叔叔變魔術失誤死在舞臺上,死前在空中畫了個圈,揭開其中隱情

叔叔變魔術失誤死在舞臺上,死前在空中畫了個圈,揭開其中隱情 找女朋友 第1張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詩人任凡 | 禁止轉載

  我正在上課,我媽突然給我打電話,我匆忙掛斷,然後給她發微信,問她有什麼事。

  過了許久,我媽回過來一句:「對門兒你張叔去世了。」

  張叔死了?這對我來說無論如何都是個不可思議的消息,張叔怎麼會死呢?他才三十六歲!

  張叔本名張生,是一個魔術師,用一句老話兒形容,那就是一變戲法兒的。

  張叔個子不高,光頭圓臉,小眼睛厚嘴唇,總之用一個字形容就是:醜。

  可他偏偏娶到了這裡最漂亮的姑娘,也就是後來的張嬸兒。

  張嬸兒雖然漂亮,可上學時成就很差,小學畢業後就沒再上,反而在家裡幫忙。她家有一間雜貨鋪,是小區裡唯一一家,所以生意也不錯。而她是父母的獨生子女,所以結婚後,雜貨鋪被當成嫁妝,跟了過去。

  我還記得十幾年前,我大概剛記事起,每天去樓下張嬸兒店裡買零食,也就在那裡,每天都能看到張叔。

  張叔那時候還有頭髮,在小區裡是出了名的能人,他無師自通,把魔術玩兒得很溜。甚至有一些已經出了名的魔術師前來拜訪,他都不屑一顧,將那些人趕走。

  他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比那些人火一萬倍。

  於是他整日待在雜貨鋪裡,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泡妞。

  張叔作為一個魔術師,能言善辯,巧舌如簧,而且還能變魔術給驚喜。一會兒變個戒指,一會兒變個手鐲,一會兒又變出一大捧花,張嬸兒沒多久就淪陷了。

  那時候我還小,不知道大人為何對他們指指點點,後來才知道,他倆未婚先孕,在當初惹了很大的負面風波。

  那時候的人對於這種問題的接受能力很差,所以在那一兩年裡,張叔失去了所有的表演機會,再沒有劇場和婚慶請他去表演魔術了。

  張叔決定冬眠,把張嬸兒娶回家,然後整日閉關修煉,準備全新的魔術,他覺得總有一天,自己會一鳴驚人!

  但是一鳴驚人的機會久久沒有到來,反而有種坐吃山空的趨勢。那幾年小區附近建起兩個超市,張嬸兒的雜貨鋪也一蹶不振,只能賺些家用補貼。而他們的女兒一天天長大,正是花錢的時候,這讓張叔第一次為難了。

  我記得那時候我上國中,晚上正要睡覺,張叔突然來了,支支吾吾半天張不開嘴。我從來沒見過能言善辯的他會變得結巴起來,一點兒都不像是他在舞臺上表演的模樣,反而像個小丑,讓人嗤笑。

  他吭哧半天,我媽知道他是想借貸,那時候我家條件也一般,所以我媽本意是不願意借貸給他的。可後來我看到張叔居然給媽下了跪,我爸把我趕回自己房間,不讓我看,不過我還是聽到張叔哽咽著借貸,說是女兒病了,現在他家裡拿不出一分錢來。

  我媽心軟,借了。

  至此,我那一整個夏天都沒有吃過雪糕,因為我家也因此而變得拮據起來。

  我不知道張叔的女兒得了什麼病,但確實花了很多錢。不過老天爺開眼,他女兒最後痊愈了,很漂亮,和張嬸兒小時候一個樣。

  從那以後,張叔對我就特別好,每次遇到我,都會給我變魔術。他的魔術我見過很多,沒有一個重樣兒的,我知道這是他這麼多年努力的結果,他真的是一個很有天分的魔術師。

  可是隨著年齡增長,他再想一鳴驚人就難了,他去參加魔術大賽,可當年被他拒之門外的三腳貓魔術師,如今卻已經成了評委。雖然說不上名字,可至少那些人已經上過電視,混了個臉熟。

  而張叔,即使表演得再精彩,也沒有能獲獎。

  張叔有一段時間悶悶不樂,甚至還和張嬸兒鬧離婚。也就是那個時候,他開始掉髮,很嚴重,嚴重到我出去上學半個月,回來時發現他已經成了禿頂。

  那年他三十歲。

  後來他索性剃了光頭,甚至還改了名字,叫張大成,寓意大器晚成。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又陸陸續續接到了一些表演機會,不過都是一些紅白喜事,請他過去看個熱鬧罷了,沒人會在意他到底是誰。

  不過張叔此時已經沒有選擇,只要有生意,哪怕是讓他披麻戴孝,他都去幹。

  一切都是為了生活。

  這是張叔後來幾年的口頭禪,經過他不懈的努力,生活果然好了很多,欠的外債也還清了。

  都說無債一身輕,張叔還完最後一筆錢時,還來找我爸喝酒。喝得上了癮,還給我們表演魔術,最簡單的,硬幣穿酒杯。

  他變的方式和別人不一樣,他不動手,讓我拿著硬幣,我爸拿著酒杯,他數到三,我把硬幣拍在杯底。那一瞬間我仿佛感覺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吸扯,硬幣一瞬間消失不見了。而與此同時,我爸手臂一抖,發現倒扣著的酒杯下的掌心裡,掉下來一枚硬幣。

  這簡直太神奇了,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是難以置信。

  但是魔術就是那麼神奇,你明知道是假的,可還是會覺得驚訝。

  張叔告訴我,如果你知道了魔術的真相,魔術其實就變得無聊了。

  這也是他從來不揭秘魔術的原因。

  但是從某一天開始,我突然發現,他多了兩個徒弟,我小時候也曾想拜他為師,求他教我魔術,可是他不肯。他告訴我,我的心性做不了魔術師,魔術師就是要騙人,而我,連自己都騙不了。

  小時候的我不懂什麼意思,不就是騙人嗎?於是整日和我媽說謊,用來練習騙人,不過總會被媽媽看穿,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再想學魔術了。

  不過張叔收徒弟還是讓我很意外,但是更意外的是,兩年後的魔術大賽上,他的兩個徒弟大放異彩,從此聲名在外,電視節目,各大劇場,邀約不斷。

  但是至此,張叔卻沒有一點高興的意思。

  我以為是徒弟火了不來看師父的緣故,可後來張叔告訴我,並不是。在他們的行業裡,師父都只是引路人,真正打拼的,還是要靠自己,沒有屬於自己獨特的魔術,那都算不得真正的魔術師。

  可是他為什麼不高興呢?他還是沒有告訴我。

  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的人,於是在網上搜到了那次魔術大賽的視訊。

  我總算知道他為何不高興了,兩個徒弟變的魔術,恰恰是張叔最出色的兩個自創魔術。

  他甘願教,卻不甘心接受這樣的事實。

  如果說他年輕時不氣盛,或許他早在幾年前就出名了。

  可是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張叔這輩子註定無法成為一個萬眾矚目的魔術師。

  不過張叔心有不甘,他依舊每日清晨就起來練手,我也想過學習,可是堅持不下來。張叔毅力超人,每天五點起床,開始練習撲克牌,切牌,飛牌,碼牌,各種樣式的動作一遍一遍重復。

  撲克牌結束了就是硬幣,幾個硬幣在他指尖流轉,跳躍,翻騰,仿佛他的手就是一個舞臺,而那幾枚硬幣則是精靈一般的舞者。硬幣結束又開始下一個項目,基本上他沒有演出的時候,每天都要練習一個上午。

  可是他年紀越來越大,而且之前有過一次中風,所以對於這種純靠手法的魔術有些心有餘而力不足。但是他最鐘愛的就是近景魔術,那些道具魔術,逃脫魔術,甚至現在還有電視魔術,靠鏡頭拼接來騙觀眾,或者找槍手幫助完成魔術,這些魔術他都不太喜歡。

  但是不喜歡並不代表他不會,他也有很出色的道具魔術,上次放假他還給我表演了一個魔術,叫做難以逃脫的怪圈。

  名字有些怪,但魔術其實很簡單,左手拇指食指撐開一個橡皮筋,右手同樣撐開一個橡皮筋,讓橡皮筋互相接觸,摩擦。然後他突然鬆手,橡皮筋彈飛起來,掉落在地上。他讓我撿起來,我撿起來一看,卻發現兩個橡皮筋互相套著,怎麼都分不開。我甚至一毫米一毫米地檢查,都沒有發現其中的缺口。

  或許是他換了橡皮筋吧,我心裡這樣想,畢竟剛才橡皮筋彈飛的一瞬間,我根本看不清楚他做了什麼手腳。

  他見我心有疑惑,於是開始變第二個,他拿出兩個鐵環,我檢查了一遍,沒有任何缺口機關。然後他就把兩個鐵環當成是手鐲,一左一右戴在手上,和我說道:「看好了。」

  他話音未落,兩隻手輕輕一拍,那一瞬間我隻聽到了叮一聲清脆的聲響,再看時,兩個鐵環已經互相套住,像手銬一樣銬著張叔。

  我抓住他的手臂仔細檢查,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難道他袖子裡藏了一對兒?無論怎麼猜我都猜不透,不過他說這個魔術是三連變,他自己被銬上了,還怎麼變呢?

  他又看到了我的疑惑,說道:「最後就需要你自己來了。」

  他指了指旁邊的兩個呼啦圈,問我會不會,我搖頭。

  他說:「沒關係,你把兩個呼啦圈套在腰間,甩甩就行。」

  我半信半疑,把呼啦圈放在腰間,可是我從來沒玩過這玩意兒,在我腰部晃動的一瞬間,呼啦圈連半圈都沒轉,直接掉在了地上。可是當我撿起來時卻發現,兩個呼啦圈也套在了一起,我沒有找到任何缺口。

  這個魔術聽起來或許沒有太讓人驚奇,可現場看的時候,卻讓我大開眼界,仿佛有一股神秘力量在運作一般。

  我追問張叔這個魔術為何叫做難以逃脫的怪圈?

  他告訴我,因為這個怪圈都是一次性的,套在一起後,就再也分不開了。

  我搖頭,說:「這個名字太牽強了。」

  張叔笑了,說道:「怪圈怪圈,就是很怪啊,人在圈外時想進去,進去了卻又出不來,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我問他:「你是說魔術圈?」

  他搖搖頭,可是並沒有告訴我,他說的是什麼圈。

  我隻知道,他從那天開始,很少再練習那些基本功了,而且除了演出,他也找一些其它工作去做。比如在劇場打零工,在街邊發傳單,我很難想像曾經在舞臺上輝煌燦爛過的他能做出這種事。

  張叔不再拘泥於魔術一行,好像走出了他所說的怪圈,可是張嬸兒卻有些不習慣了。兩個人吵了十幾年,每天研究魔術時,張嬸兒嫌張叔賺不了錢,如今出去打很多零工,張嬸兒又心疼他,怕他累壞了。

  張叔自打小就沒有幹過重活,我聽說他在劇場幫人家搬箱子,一個箱子一百五十來斤,他一口氣就扛上了二樓,為此,他的手都受了傷。

  要知道,一個魔術師最心疼的,就是那雙看似靈巧,而且無所不能的手。

  可張叔竟然讓自己的手受傷了,這樣的後果就是,在後來的一次演出中,他頻頻失誤,被觀眾趕下了臺。

  這是我媽告訴我的,我雖然沒有看到,卻知道張叔心裡肯定難受,我還給他打電話,本來想安慰他,結果我哭了,而他卻在安慰我。

  而這通電話,就發生在一個月前。

  我媽沒告訴我張叔怎麼去世的,不過我還是請了假,想回去送他最後一程。

  還沒回到家,我就在網上看到了鋪天蓋地的新聞,魔術師張大成表演逃脫術失誤,血濺當場。

  逃脫術?他怎麼會變自己最不擅長的魔術呢?我想不通,想回家找答案。

  回到家裡,我媽告訴我,張叔確實是變魔術失誤死的。

  我甚至還看到了一部分錄像,張叔在一個很大的露天舞臺上,表演得井井有條。錄像聲音嘈雜,但我看得出來,這魔術很簡單,他把自己關在一個箱子裡,把手腳和腰部銬起來,然後在有限時間裡逃脫。而與此同時,一把電鋸從天而降,如果他慢了,就會分屍當場。

  鏡頭到了最後一刻就沒了,應該是故意掐掉了,不想讓人看到那最殘忍的畫面。

  可是在最後一剎那,我似乎看到了張叔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我無限後退看最後那一秒,雖然畫面並不清晰,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他在被銬住雙手之前,他的手做了一個手勢,在空中畫了一個圈兒。

  呵呵?我情不自禁地笑了,他用他最不擅長的逃脫術,逃脫了這個怪圈!

  但是,他真的逃脫了嗎?

  我一度以為他所說的怪圈,就是魔術圈而已,可是後來我才知道,真的不是。

  喪禮結束後,張嬸兒就搬家走了,帶著女兒,住進了更大卻又空蕩蕩的房子裡。我媽告訴我,張叔死前買了很多保險,如今意外死亡,獲得了大量賠償。

  隻怕是有人說他是蓄意自殺,可是證據呢?我想保險公司比我清楚,不過一個人拿命換錢,無論是我還是保險公司,都會覺得這不值得吧。

  可是張叔那陣風卻也在網路上掀起了風波,有人找到了他的履歷,人肉出他的本名,甚至還發現了他兩個徒弟用他的魔術參加比賽,以及那些公報私仇的評委。

  這些我都不再關註,可毫無疑問的是,張大成這個名字總算一鳴驚人了,可他付出的是生命。

  不過我也總算知道了他所說的怪圈到底是什麼了,除了名利,我想沒什麼再讓他難以逃脫了。(原題:《逃脫術》,作者:詩人任凡。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下載看更多精彩內容)

About 小秘書 3358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