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臥底假聊群:「桃花運」批發價1到8元,裝女生為殺豬盤引流

  「你多大啦,是本地的嗎?」小鄭在一個交友平臺上遇到一個令他心動的女生,當小鄭反問對方資訊時,女生表示,自己是來幫「閨蜜」介紹對象的,「我閨蜜的qq是XXX,你加她自己問吧。」小鄭加了閨蜜後發現,自己好像被假聊給「套路」了。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通過臥底暗訪發現,目前市面上出現了「假聊」、「微信拉手」等黑灰產「兼職」,其具體流程為:有引流需求的「上家」以每名用戶2元到15元不等的價格向假聊中介購買流量,假聊中介再以1元至8元不等的價格將引流任務分包至「兼職」的個人,通過眾包方式逃避平臺監管。

  通過「假聊」手段引流的「上家」,往往是黃賭平臺甚至是詐騙團夥、殺豬盤等黑灰產從業者。據記者了解,其中殺豬盤騙局的偽裝性比較強,在對方騙錢之前的那段時間,所有的行為都和一個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戀相親的人的行為非常相似。

  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對於通過言語誘導等方式將不同平臺的用戶引流到社交帳號上的行為,如果最終目的是售賣淫穢物品或者進行詐騙,那麼提供引流服務的也要作為同案犯被抓,因為哪怕只是商業上的委托關係,也提供了商務上的合作,對於淫穢物品的擴散是發揮了作用甚至主要作用的。」

  「假裝女性」加人聊天

  社交平臺成「引流」工具

  小鄭在某陌生人社交平臺掛上「認真找女朋友」的動態不久後,他接到了一位「心動女生」發來的資訊,對方說要把閨蜜介紹給小鄭做女朋友。

  小鄭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當他加上「閨蜜」的qq號後,「心動女生」就不再和他發生任何互動了。「之後閨蜜時不時和我聊幾句,但一直強調說自己是做直播的,要我去她的直播間和她互動,我懷疑自己遇上了騙子。」

  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心動女生」很有可能只是黑灰產雇傭的「假聊」帳號,當小鄭加上對方提供的qq號後,這時一單假聊「引流」單就完成了。

  貝殼財經記者聯繫到一位網名為「信譽第一」的假聊中介,「信譽第一」告訴記者,他擁有一個專業的團隊,從事「假聊引流補量」服務,並招聘兼職人員,「做一單可以給你1到3元左右的傭金」。

  「就是在類似於探探、soul、赫茲等交友平臺上找人聊天,按照要求讓對方加商家提供的社交帳號。成功加上一個人返你1塊傭金。」「信譽第一」告訴記者,「話術可以自己編,這裡提供一個模板,就說你是來幫朋友介紹對象的,可以把你帳號的性別改為女生,這樣可信度更大一些。對方答應添加帳號後,把聊天截圖發我,據此返傭。」

記者臥底假聊群:「桃花運」批發價1到8元,裝女生為殺豬盤引流 交友軟體 第1張

  貝殼財經記者按照「信譽第一」提供的話術在交友平臺上添加了數名用戶,並將他們引流至其提供的QQ號上,當天晚上,「信譽第一」果然以一名用戶一元錢的傭金進行了返傭。

  記者注意到,「信譽第一」提供的QQ號頭像為年輕女生,並有面容姣好的空間照片、動態等。有熟悉黑灰產的人士告訴記者,這些社交帳號有可能是潛伏著的殺豬盤,而引流過去的用戶帳號則有上當受騙的風險。因此,貝殼財經記者對被引流過去的用戶也進行了風險警示。

  貝殼財經記者通過不同的假聊中介進行了數單引流兼職發現,根據「上家」要求的不同,引流的話術、傭金也不盡相同。

  例如在一個「關註公眾號」的假聊引流任務中,記者的兼職內容是添加對方提供的公眾號並冒充被地推人員吸引而來的本地人士,為完成這單引流,記者需要修改自己的微信帳號地區,並按照對方提供的話術與公眾號客服聊天。此後,記者獲得了0.4元傭金。

  在另外一個假聊引流任務中,記者需要通過指定的電話號碼添加對方微信並將對方添加至指定群聊中,拉一人可返傭8元。記者調查發現,這批引流的微信用戶最終會被導入某博彩平臺進行「返傭」操作,疑似詐騙行為。

  15元可定制「高端深聊」服務

  獲取信任後極可能被轉給「殺豬盤」

  除了以兼職人員身份應聘假聊外,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也以購買假聊服務為名接觸了多個假聊中介。

  貝殼財經記者調查發現,除詐騙外,許多假聊引流的上家「老板」是各行各業的微商。例如一位假聊中介在發廣告時表示,歡迎「男科、減肥、養生、黑發、美白、雀斑」等等老板咨詢。而假聊的話術與身份也不盡相同,如有假聊中介表示根據上家要求不同,需要兼職人員以「患者身份」或「帶朋友圈的年輕女孩身份」與對方聊天。

  此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曾找到過一家提供「各個平臺色粉引流」的黑產工作室。該工作室負責「市場營銷」的人士小趙表示,微信色粉的引流成本為2元一個,主要引流方式就是話術引流,要求提供簡單易懂的微信號或關聯QQ、手機號,並採用掃碼登錄的方式登錄PC端,「到時候粉絲會自己來加你的微信,你只需要通過好友申請就行」。

  記者於當日14點向對方提出了相幹要求,截至當日21點,記者的微信上果然新增了100個好友申請。而接受申請後與這些「引流」而至的粉絲聊天發現,這100人之所以添加記者微信,是因為在探探、×聊、××漂流瓶等不同的交友APP上收到了含有記者微信號的引流資訊。

  對於具體採用何種話術將這些粉絲引導至記者的微信,小趙表示,因為他所在的工作室職位分開,引流主要是「技術部」負責,所以具體不便透露,「你可以根據你自己的業務再進行二次轉換,比如賣片、收費視訊等。」

記者臥底假聊群:「桃花運」批發價1到8元,裝女生為殺豬盤引流 交友軟體 第2張

  隨著網友對陌生人警惕性的不斷提高,假聊產業也開始推出「高端服務」。

  一名提供「假聊定制」服務的人士在接收記者詢價時表示,通常引流的價格是2元一人,以對方加到你提供的社交帳號為準,「如果需要定制話術,想要轉化更精準一點的用戶,價格為15元。」

  有熟悉黑灰產的人士表示,聊天周期長,讓對方更加信任後所引流來粉絲,極有可能會往「殺豬盤」方向轉化。

  殺豬盤最早開始於電信詐騙,主要是詐騙分子利用網路交友等方式,誘導受害人投資賭博等。其主要手段是包裝成某個身份與受害者邂逅,通過網聊、傾訴、培養感情,待受害者充分信任對方後,再引導至某些陷阱平臺,最後完成「殺豬」詐騙。一般情況下,「養豬」養的越久,爆單殺的越狠。不過近些年,殺豬盤開始利用直播、網購、炒股、買基金等方式進行新形式的詐騙。

  騰訊反詐騙實驗室安全研究員張工此前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就表示,相比其他騙局,殺豬盤騙局的偽裝性比較強,在對方騙錢之前的那段時間,所有的行為都和一個正常的交友或者婚戀相親的人的行為非常相似,「殺豬盤詐騙的周期比較長、詐騙金額也比較大,一般完成一次殺豬盤詐騙大概最短需要7天時間。」

  3月18日上午,廣州市南沙區人民法院對朱某等101人跨國「殺豬盤」電信詐騙案進行宣判。涉案人員通過陌陌、探探、微信等添加被害人為好友,通過包裝人設,情感經營換取對方的信任,向被害人發送「全民財富通」、「英皇娛樂」等詐騙平臺的QRCode引導其賭博或投資,不到10個月詐騙1600餘萬。

  此前2020年10月,陜西安康破獲特大「殺豬盤」詐騙案,涉案資金達1.9億元。

  中介遭監管後將假聊分包給兼職

  兼職人員是否涉嫌犯罪?

  貝殼財經記者觀察發現,由於微信等平臺對於相幹黑灰產打擊力度不斷加大,多數假聊中介和詐騙團夥將假聊以及後續的詐騙環節拉到了第三方平臺進行。

  如有中介表示,自己已經被平臺設定為「無法加好友」,記者在添加該中介QQ號時也發現對方因「涉嫌被多人舉報」而無法添加。

  在記者以兼職身份添加好友進行假聊時,發現如果是通過添加微信的方式,在頻繁添加好友數量過多後,會被提示「暫時無法進行操作」。對此,有假聊中介告訴記者,「一次添加幾個人,等過一段時間再添加。」

  一位熟悉黑灰產行業的人士告訴記者,此前使用工具、腳本進行引流的操作很通用,但隨著平臺監測異常行為力度加大,把這些行為分包給大量真實用戶更為保險,這也是假聊兼職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貝殼財經記者此前在接收假聊中介「招聘」後曾被要求幫忙發布「招聘廣告」,當把招聘廣告文字轉發至數個微信群後,記者的微信帳號被限制加好友及發布朋友圈。此外,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在假聊中介把目標轉移至疑似實施詐騙的微信群中時,其使用了同音字來代替原本表示「福利」、「博彩」等文字。

  3月15日,永安在線黑灰產情報研究中心發文稱,傳統引流方式中,建群等高風險操作往往由黑產養的號執行;而在觸發風控後,黑產養的號往往會在第一時間被封禁,這極大的提高了引流成本。「在新模式中,黑產往往通過有償的方式吸引正常用戶幫助其執行建群等高風險操作。通過上述操作,黑產把觸發風控後被封號的風險轉移到正常用戶身上;另外,其用於引流的帳號只需培養至擁有發言的權限即可,極大的降低了引流成本。」

  騰訊守護者計劃團隊曾在去年年底的反詐媒體溝通會上告訴記者,通過「兼職眾包」的方式,誘導用戶封鎖產入正常群,誘導用戶傳播引流資訊,誘導用戶提供收款碼等,對於正常用戶來講可能只是做了一個兼職,但無形中成為了黑產的「幫兇」。

  對此,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方超強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通過言語誘導等方式將不同平臺的用戶引流到社交帳號上的行為至少涉及虛假廣告,「如果這一行為最終售賣的是正當商品,涉嫌營銷手段違規,畢竟這屬於虛假廣告。而如果售賣的是淫穢物品或者進行詐騙,那麼提供引流服務的也要作為同案犯被抓,因為哪怕只是商業上的委托關係,也提供了商務上的合作,對於淫穢物品的擴散是發揮了作用甚至主要作用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徐超 校對 陳荻雁

  來源:新京報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