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小夥出租屋外慘遭殺害,其女友稱兇手曾對她死纏爛打,案件即將開庭

  極目新聞首席記者 趙德龍

  最近,安徽宣城52歲的魯賢強,接到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關於鄒傑故意殺人案開庭通知。此次開庭,距他兒子魯錚遇害已有10個多月。

  魯錚出生於1996年底,大學畢業後在上海某房產中介公司上班。2020年12月30日晚,當他下班回到租住屋時,慘遭犯罪嫌疑人鄒傑殺害。

  據魯錚生前的女友黃丹介紹,她與鄒傑曾是同事,案發前不久,鄒傑對她大獻周到、頻繁示愛,甚至發展到在地鐵口堵、樓下等的地步,幾乎是死纏爛打。

  但無論如何,黃丹都沒想到,鄒傑最終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此案一審開庭在即,魯賢強希望鄒傑得到法律應有的制裁。

  身中20多刀

  2020年夏天,魯錚大學畢業。因考公務員面試失利,他進上海一家知名房地產中介公司工作,準備一邊工作,一邊繼續備考。

  工作不久,魯錚認識了比他大一歲的同事黃丹,兩人不久確定戀愛關係。

  但一切美好都在2020年12月30日晚戛然而止。當晚,魯錚回到出租屋,慘遭殺害。

24歲小夥出租屋外慘遭殺害,其女友稱兇手曾對她死纏爛打,案件即將開庭 找女朋友 第1張

  「12月31日,接到小孩舅舅電話,說趕緊去上海一趟。」魯賢強說,路上孩子舅舅沒細說。下午5時許,魯賢強等人到了上海市警察局靜安分局,民警告訴他,兒子被人殺害了。

  上海市警察局靜安分局刑事偵查支隊出具的《居民死亡確認書》顯示,魯錚死亡原因為:失血性休克,他殺。

24歲小夥出租屋外慘遭殺害,其女友稱兇手曾對她死纏爛打,案件即將開庭 找女朋友 第2張

  魯賢強回憶,當時人懵了,屍體解剖查驗時,他沒過去。此後因等待屍解剖體查驗結論有一段時間,他和親屬回到老家,沒敢將實情告訴妻子,隻說兒子在上海出了車禍,正在重症監護室搶救。

  「我一直跟孩子他媽說,盡可能往壞處想。」魯賢強說,他只能讓妻子提前有個心理準備,怕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天,承受不住。

24歲小夥出租屋外慘遭殺害,其女友稱兇手曾對她死纏爛打,案件即將開庭 找女朋友 第3張

  2021年1月13日,魯賢強和親屬再次來到上海。上海警方提供的《上海市警察局靜安分局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該局聘請有關人員,對死者魯錚進行了屍表查驗、屍體解剖及死亡原因鑒定。鑒定意見是,魯錚系生前被他人用銳器刺戳背部等處,造成肺臟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魯賢強回憶,當時警方出具的相幹文件,他因過於悲慟沒仔細看。據他哥哥魯賢文回憶,文件提及,魯錚身上被砍了20多刀,致命傷有三處。

  1月15日,魯賢強和親屬們在上海將兒子遺體火化,將骨灰帶回安徽。

  這時,魯賢強已瞞不住妻子:「兒子沒有了。」夫妻倆抱在一起痛哭。

  樓棟口的血跡

  魯錚和黃丹並不在一個門店上班,也沒住在一起。

  魯錚遇害的那個晚上,黃丹記得天很冷。

  晚上8時許,她在公司加班。魯錚則離開門店,返回他位於上海市靜安區普善路附近出租屋。

  黃丹說,魯錚回到小區時,因忘記帶門禁卡,還給她發了條消息。黃丹告訴他,隨便按個門號,讓別人幫忙開門。

  沒多久,黃丹收到魯錚回復:「門開了」。接著,他又發來一句「哈哈哈哈哈」。黃丹發資訊叮囑魯錚,說外面冷讓他趕緊進門。後面,黃丹又陸續發了幾條資訊,但魯錚一直沒有回復,打電話也沒接。

  「這不正常,我以前發給他消息,他都是秒回。」黃丹說,因為魯錚遲遲不接電話,她內心感到不安,便向公司請假。

  「第二天就是跨年夜,還要和他一起跨年,當晚沒準備見面。」黃丹說,她請假後,回到位於嘉定區的住所。這裡是她創業的地方,也可以住宿。

  但因為一直聯繫不上魯錚,黃丹愈發著急。此時她想起一個人,鄒傑。

  黃丹剛來上海時,兩人在同一家酒店上班。後來黃丹辭職,一邊在房產中介上班,一邊租了房子準備創業,鄒傑也提供了一些幫助。

  據黃丹說,鄒傑有家庭,但自2020年12月上旬開始,兩人的關係變得緊張。鄒傑開始對她獻周到,經常在她樓下等,有時等一夜,還在地鐵口堵,半夜發微信。她給鄒傑講過,自己已有男朋友,且準備年底見家長。為此鄒傑曾放過狠話,稱此前在廣州打過人,讓人斷胳膊短腿也容易。

  黃丹給鄒傑打電話,鄒傑稱自己正在酒店幫客人停車。黃丹聽到,電話另一頭是呼呼風聲,並非地下停車場。再打電話,鄒傑說信號不好,聽不清。黃丹懷疑鄒傑在說謊。

  最終,黃丹決定到魯錚住的地方去。等黃丹趕到魯錚的住所外,已是次日凌晨,樓道沒有燈,敲門無人應。

  黃丹無奈下樓,在單元樓門口徘徊,卻發現了一攤血跡。她心中愈發感到不安,立即報警。

  黃丹說,她再次給鄒傑打電話。鄒傑回復讓黃丹不必再找,讓她去自己所在的酒店,並承認魯錚在他那裡。於是,黃丹再次報警。

  地下停車場發現屍體

  黃丹前往鄒傑工作酒店途中,鄒傑在電話中告知,魯錚人已經不在了。

  最終,黃丹在酒店10樓某廳房見到鄒傑。此時房內只有兩人,鄒傑和他老婆,並無魯錚。

  黃丹記得,當時鄒傑穿了一身西裝,幹乾淨淨。他和老婆坐在地毯上,看起來很平靜。面對黃丹的質問,鄒傑並不搭言。鄒傑妻子指責黃丹:「都怪你,破壞了兩個家庭。」

  隨後警方到達酒店,鄒傑帶著民警到達地下停車場。因不讓靠近,黃丹站在遠處,依稀看到鄒傑的車後座坐著魯錚,低著頭,靠在玻璃門上。此時黃丹感到陣陣後怕。

  侄子魯錚遇害後,魯賢文一直幫著弟弟魯賢強處理善後事宜。魯賢文回憶,案發後,他曾和親屬到過侄子魯錚生前租住的房屋,侄子住在11樓。當時現場被警方封閉,但仍可看到,樓棟門口留有血跡。

  魯賢強稱,案發後他曾到兒子租住公寓查看,結合屍檢報告,他懷疑是兒子回家開門時,鄒傑從背後持兇器襲擊,殺害了兒子,然後轉移屍體。

  黃丹說,12月30日下午,鄒傑曾再三邀請她一起吃飯,她都拒絕了。

  後來,鄒傑打電話說黃丹店裡沒人打掃,要送她一個掃地機器人,黃丹婉拒。鄒傑說掃地機器人是辦信用卡送的,不要的話可以換個行李箱,黃丹同樣婉拒。後來鄒傑說自己去兌換行李箱。

  12月30日當晚,黃丹在電話中詢問鄒傑是否在家時,鄒傑曾讓黃丹不要去魯錚家,自己下午一直在那。「我沒有告訴過他魯錚的住址,不知道是不是他尾隨我找的。」黃丹說,自己並不清楚,是否那天下午,鄒傑兌換完行李箱之後,就去了魯錚家附近……

  關於鄒傑的反常行為,黃丹事後回想起來,也感到害怕。黃丹記得,自己最初認識鄒傑時,覺得他頭腦靈活,處事理智。

  但後來鄒傑愈發怪異,曾給她看過他手臂上的劃痕,還告訴她自己病了,懷疑是鬼上身,在脖子上系了紅繩。

24歲小夥出租屋外慘遭殺害,其女友稱兇手曾對她死纏爛打,案件即將開庭 找女朋友 第4張

  案件即將開庭

  10月9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從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該案件將於10月12日上午開庭審理。

  魯賢強說,今年8月,黃丹還來他家裡小住了幾天,並到魯錚墳前祭拜。黃丹曾告他們,她和魯錚本來商量2023年結婚,連小孩名字也想好了。

  魯賢強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兒子從小聽話懂事,在學校成就也不錯。他高考考入安徽當地一所本科院校,還當了班長。雖然考公務員面試失利,魯錚也一直沒放棄,準備一邊工作一邊備考。

  魯賢強從19歲開始開車,做過小客車司機,也跑過貨車。在魯錚上高中時,他和妻子去外地做生意,魯錚就一直在學校寄宿,每逢兩個星期放假,魯錚就到外婆家去。

  「兒子上一次回家,還是去年11月份外婆走的時候。」魯賢強說著,淚如雨下。不想外婆走後沒多久,魯錚竟遇害了。

  魯賢強本是校車司機,兒子出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沒再上班。直到今年9月,他才開始重新工作。現在家裡,只有他和妻子兩人。「孩子他媽背著我私底下難過,我也從不在她面前哭。」魯賢強說。他以前除了早晚開校車,白天空閒時還會用自己的車跑網約車。但現在他不知道奮鬥的意義在哪。兒子沒了,沒了依靠,他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註:文中均為化名)

  圖片均為受訪者供圖

  更多精彩資訊請在應用市場下載「極目新聞」客戶端,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歡迎提供新聞線索,一經採納即付報酬。24小時報料熱線027-86777777。

About 小秘書 29688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