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大家好,我是小小老師團隊的編輯小文。

  

  在我老家親戚眼裡,我是一個十足失敗的大齡剩女。

  

  從我25歲生日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開始貶值。單身、未婚、在外地打工、名下沒車沒房,皮膚越來越鬆弛,如果30歲再不結婚,最後只會落得連小孩都生不出。

  

  即使我不遺餘力的和她們解釋,我在外地工作挺開心的,能找到合適的男朋友是幸運,沒有的話我自己也過得逍遙自在。

  

  她們聽了只會覺得我悲哀,是借口,趕忙勸我:不能再拖了,女孩子過了25歲就不值錢了,以後找二婚帶小孩的男的都配不上,我這裡有個小夥子,是個鐵路工人,有編制的,你過年去見見,好好掂量自己,不要太挑了。

  

  我狗頭保命發誓,我對鐵路工人這個職業沒有偏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25歲前,我的相親對象還可以「匹配」上北大博士,幾年功夫,我在相親市場裡的議價權已經明顯降低了。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1張

  

  1

  

  我的第一個相親對象起點就很高,是北大博士,我老鄉,和我一樣準備去德國留學。

  

  他是工科出身,可以說學成回來,即使不留京,可以任教的學校也是隨便選,據說還有人才補貼,分房福利。

  

  而當時的我剛畢業,22歲的年紀,面臨著直接就業,還是出國讀研的抉擇,滿腦子都是對未來的憂慮。

  

  因為我們兩家人有共同好友,聽說我要去北京培訓語言,就安排他照顧我。

  

  表面上是老鄉見面,事實上,雙方家長都在打小算盤,撮合我和他交往。兩人要能成,一起出國再一起回來,到時候就是「留學精英,光宗耀祖,說出去多氣派。」

  

  我上課的地方在中國地質大學,離北大4站路,博士他們學校給配了校外休息的房子,正好可以借我暫住,他則回學校宿舍住。

  

  這可幫了我大忙,要知道,在北京城最難的就是租房,我只是來短期學習,天天住酒店太奢侈,租房很多地方都是3個月起租,而且價格也不便宜,那個時候在海淀區,單是一個10平米的小單間一個月就要3000塊,還要押一付三。

  

  他能爽快的借我住,讓我很是感激。所以還沒有見面之前,我對他的印象還是非常好的。

  

  可是,這個好印象在見面後,他說第三句話時就被打破了。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2張

  

  2

  

  我曾經看過一個段子,你永遠不需要問高學歷的人從哪兒畢業,因為他會自己告訴你。

  

  我來北京的第一天,北大博士來車站接我,

  

  說的第一句話是,等下咱們直接坐公車不坐地鐵;

  第二句是,這有位子,你坐這裡;

  第三句是,我是北大的,你是哪個學校的?幾本啊?

  

  我心想可能親戚隻對我說了他的基本情況,我的資料他卻不是很清楚。便老老實實報了校名,是個普通到榜上沒名的學校,勉強算是個小二本。

  

  他聽後沉默了,沒有再接話。

  

  這種沉默其實比直接學歷鄙視更可怕,那種空氣停滯般的尷尬,每分每秒都在提示我,你高攀了。

  

  當時我是感覺有點不舒服的,但我忍住了,安慰自己,也許我只是太自卑,太敏感了。再看看,再相處一下再來判斷一個人。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3張

  

  北大博士幫我安頓好住處後,帶我進了北大食堂吃飯,他刷學生卡的時候,我甚至想,我吃了北大的米,是不是也能變聰明變成學霸。

  

  但是當他再次刷學生卡,想帶我進北大圖書館的時候,我被攔在了門外,現實告訴我,北大圖書館只能是本校的學生才配進的,你只是一個參觀者,看看大門外觀就夠了。

  

  雖然將來我可能要去德國讀書,他也要去德國讀書,回來都將會被稱為「海歸」,但是我們兩個本身的起點就是不一樣的。

  

  被圖書館拒絕後,北大博士只好帶我去未名湖散步。未名湖小情侶多,蚊子也很多。

  

  聊天時,他說得最多的四個字就是「我們北大」,我知道他有這樣的資本做談資,換了我可能牛皮要吹到天上去。只是當時的我聽完話,隻覺得自己一無可取。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4張

  

  3

  

  在北京的一個月可能是,當時的我22歲人生中最努力的一個月,甚至比高考還要用功。

  

  和我一起參加輔導的同學,很多都是人大、交大的高材生。我在自己的學校成就還好,到了北京城,我就是個大傻蛋,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我很努力很努力,也總是追不上他們。

  

  我想去的柏林洪堡大學可能在世界排名排不上太前,但是在德國國內還是叫得上號的,愛因斯坦、黑格爾、叔本華、馬克思還有海涅都是榮譽校友。

  

  因為我本科出身一般,即使我在校的成就在全年級前幾名,績點不錯,想要去這樣的好學校,德語成就將近要達到20分滿分才有勝算,所以我的壓力一直很大。

  

  北大博士則很輕松,雖然去德國留學,但是他們是英語授課,對語言要求不高,加上又有高校背書,出國是板上釘釘。

  

  期間他約過我好幾次吃飯,本來的相親大會,變成了學術研討會,吃飯間全是聽他在說「我們北大」如何如何,我每吃一次飯就要受一次打擊,學霸和學渣之間毫無浪漫氛圍可言。

  

  之後的考試我真的盡力了,但是離滿分還是差了3分,不要小看這3分,基本上就離好學校無緣了,剩下的可以去的學校,需要再補上語言成就,這意味著,要讓爸媽養著,備考一年再戰。

  

  比起坦然接受我是個學渣的事實,我更意識到了,其實我想去留學,根本不是為了學習知識,只是為了一張更漂亮的畢業證書,一個更響亮的學校名號,來證明我是一個優秀的人罷了。

  

  這比皇帝的新衣,還要自欺欺人。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5張

  

  4

  

  在離開北京之前,我請了北大博士吃飯,感謝他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雖然我可能去不了德國了,但是也祝他燈與河川,夏日人間,前程似錦,未來可期。

  

  他隻說,你也會找到適合自己的路。

  

  這段相親經歷不算太浪漫,甚至有點狼狽,有彼此好感的時候,也有彼此失望的時候,連帶著一點點的小曖昧都隨著時間的流逝消失殆盡。

  

  後來他出國又歸國,娶妻又生子,事業順利家庭美滿,是典型的北大成功人士生活范本。

  

  而我則完全活成了他的反面。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6張

  

  在親戚眼裡,我錯過考研,錯過留學,錯過北大博士,錯過很多相親對象。如今大齡未婚,在外打工,無房無車,簡直好可憐,給我介紹鐵路工人是抬舉我,要是再錯過,就沒有更好的了。

  

  對於他們,或者大多數人來說,過了25歲,年紀越大在相親市場越是貶值,最後可能真沒得挑。

  

  可是,年齡的「貶值」是客觀不受控制的,人的貶值卻是根據自己的內心來評定。

  

  我覺得現在的我才是最好的時候。

  

  原來的我不懂得愛自己,自卑又膽怯,更不要提去愛別人。

  

  現在的我,在每個和我相親過的對象身上都領悟到了很多(有機會下次分享其他相親故事)。不是他們主動教會了我什麼,而是經歷過一些人和事,我自己更懂得自洽,活得更加自在。

  

  我沒能留學成功,沒能和愛因斯坦成為校友,沒能成為博士後夫人,沒能在25歲前把自己嫁掉。而是轉換賽道,安安靜靜做了一枚打工人。

  

  我原諒了自己的平庸,也認識到我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差。

  

  我用幾年的時間去成為更好的自己,我努力去尋找我真正喜愛的東西,去做我擅長的工作,不再為了一紙證書向眾人證明自己。

  

  即使在25歲已過,30歲未到,這個眾人眼裡不算成功,不算優雅的年紀,也可以自得其樂,悠然向前。我不拒絕新的姻緣,但也不再慌亂我的未來。

  

和北大博士相親,從和他對話的第3句開始,我就對他好感全無 相親聯誼 第7張

  

  圖源網路

About 小秘書 32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