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特殊的女友

  

  (我是作家老三,頭條號素老三,出版長篇小說《離婚真相》《香水有毒》等。這是我參加征文比賽的原創文章。謝謝閱讀支持)

  1、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1張

  

  陳凱是在朋友的婚禮上認識佳琪的。

  佳琪在酒宴上喝多了,朋友就把佳琪往陳凱跟前一推,說:「你要把她安全送到家。」

  陳凱騎了一輛黑色摩托,那是他積攢了一年的薪水再加上父親的讚助才買到手的。佳琪坐在後座上,兩隻手從後面箍著陳凱的腰,柔軟的身體緊貼在陳凱的後背,陳凱的身體僵硬起來,尤其遇見紅燈時他猛然剎閘,佳琪的身體就結結實實地靠在他的後脊梁上,仿佛穿透他的骨頭,直抵他的心臟。

  

  一個月後,正月十五的夜裡,陳凱跟著一幫朋友去街上看秧歌,又遇到佳琪。佳琪和女友走散了,陳凱就送佳琪回家。

  那晚回去,陳凱一整夜都沒睡著,眼前總是晃動著佳琪的影子。第二天他就開始追求佳琪。他請佳琪看電影,他請佳琪吃飯,她跟一幫朋友去遠足也帶上佳琪,佳琪儼然成了他的女友。當他邀請佳琪去他家或者他要去佳琪的家裡時,佳琪拒絕了。

  再後來,佳琪連跟陳凱看電影吃飯都不去了,她說,她父母不同意他們來往,認為陳凱是個工人,沒什麼出息。

  後來,朋友說,佳琪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

  

  2、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2張

  

  陳凱痛苦了很長時間。後來,他遇到了小美。

  小美愛笑,笑起來左腮有個迷人的酒窩,很像佳琪。

  小美喜歡陳凱,相處不長時間,就邀請陳凱去她家見她的父母。

  一個雨夜,陳凱帶著小美看完電影,騎著摩托送小美回家。兩人渾身都被澆濕了,小美讓陳凱進屋,等雨停了再走。

  那晚小美的父母去參加婚禮還沒回來,也許滯留在親戚家也在等雨停吧。

  兩個青年人隔著一道布簾子換衣服,不知怎麼回事,拴著布簾子的繩子突然斷了,兩個人在電閃雷鳴中凝視了片刻,就互相抱住了對方……

  那晚後半夜,陳凱回家。行至半路,鬼使神差地,摩托拐個彎,去了前女友佳琪的家。

  

  3、

  

  陳凱是在第二天早晨被抓走的。指控他的罪名是強暴前女友佳琪。陳凱不承認,但有鄰居證明在昨日雨夜一輛黑色的摩托車停在佳琪家門前,騎摩托的人還翻牆進了佳琪家的院子。當時鄰居以為是佳琪的男朋友,就沒多管閒事。

  偵破人員去陳凱家搜查,找到他昨夜穿過的褲子,在褲子上的泥漿上發現一抹紅磚的污跡,佳琪家的牆是紅磚牆,更證明陳凱爬過佳琪家的牆。

  佳琪對偵破人員說,我睡著了,黑暗中一個男人捆住我,蒙上我的眼睛,堵住我的嘴……佳琪說,我不知道男人是誰,但他熟悉我家,知道我家門鎖壞了,知道我爸媽今天都上夜班,知道我會認出他,才蒙住我的眼睛,我嗅到他身上的煙味,是白沙煙。

  陳凱抽白沙煙。

  陳凱與佳琪說的細節全部吻合,又有目擊證人,陳凱被關進監獄。

  

  4、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3張

  夜裡,同一個監室的犯人都睡熟了,陳凱把袖子裡藏著的一根筷子拿了出來,他舉著筷子抵在自己的頸部,貼著喉管的骨頭縫插進咽喉。筷子頭本來是圓的,但在陳凱眼裡那就是一把劍,毫不費力地插了進去。人一旦報了必死的決心,一切忽然變得簡單而容易。

  但一幫人撲過來阻止了陳凱。同監室的人聽說他是強姦犯,要好好拾掇拾掇他,卻反而救了他。

  陳凱在醫院裡又自殺了兩次,他回到監獄後絕食,後來就被釘在牢房裡,手腳都上了鎖鏈被鎖在牢房的鋪上,怕他自殺。

  

  5、

  

  小美到監獄來看陳凱。

  隔著一扇厚厚的玻璃窗,小美的臉跟前女友佳琪的臉重疊在一起。

  小美哭著說:「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得說實話,你到底動沒動那個女的?」

  陳凱沒說話。

  小美又問:「我們長得很像?」

  陳凱還是沒說話。

  小美哭泣著說「你把我當成了她?」

  陳凱還是沉默

  小美站在窗外哭。

  探監的房間裡很安靜,小美的哭聲很輕。牆壁上掛著一個掛鐘,當當地敲著。小美抬起袖子用力地擦了一把臉,扭頭就走了。陳凱看著小美離去的背影,聽著她遠去的腳步,心裡好像也有掛大鐘在一下下地撞擊著。玻璃窗上這回只看到他自己的影子,瘦削得像個野鬼。

  

  6、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4張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時間有時候過得飛快。

  出獄這天,陳凱站在公車站牌下,等候公車車。

  雨水打濕了陳凱手指夾著的煙卷。白沙煙,剛抽了一根,腳下帆布包的煙盒裡還有整整19根。他站在站牌下,公車車過來好幾輛,他都沒有上車。他只是覺得新奇。在監獄裡蹲了15年,他不知道小城已經有公車車了,15年前,只有三輪車。

  進去的時候剛剛過了20歲生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個中年人。什麼都沒有的中年人。父母姐妹都沒有去看過他,以認識他為恥辱。女朋友小美也再沒去過監獄。

  

  站牌對面是電視臺的高樓。樓高十五層。樓下面有家面館,陳凱走了進去,要了一碗面,坐在靠窗的桌子旁,不吃面,只是看著外面下雨的街道。天黑了,女老板過來問他,面好不好吃?陳凱急忙搖頭,端起碗要吃,女老板卻把面端走了。

  女老板說:「我給你重新做碗熱的。出門在外,吃碗熱乎乎的不想家。」

  陳凱心裡熱辣辣的,吃完了熱乎乎的面,他問女老板:「你這招人嗎?工錢你隨便給,管飯就行。」

  女老板收走空碗時調侃他:「要是管住的話,你連工錢都不要嗎?」

  陳凱說:「那,那最好了。」

  女老板說:「那怎麼行?你又不是我男人,我咋能白使喚你?」

  女老板四十出頭,腰裡纏塊花圍裙,說話潑辣,幹活麻利,一副熱心腸。

  陳凱留下了,白天打雜,晚上打更。女老板走了之後,陳凱關了燈,站在黑乎乎的房間裡,看著霓虹閃爍的街道。他今晚原本是想趁人都走了,混上電視臺的天臺上,縱身跳進茫茫的黑夜裡。在監獄裡做不成的事,在監獄外面肯定能做成。但吃了一碗熱乎乎的面,他放棄了死亡,他想活著。

  像人一樣地活著。

  

  7、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5張

  陳凱在面館裡住了下來,一住就是四年。白天,陳凱在面館裡和女老板一起幹活,晚上,女老板回家了,陳凱一個人在飯館裡,他把面館裡裡外外打掃得幹乾淨淨,像給自己幹活一樣,一點不惜力氣。女老板看陳凱的目光,越來越滿意了。

  

  再見到佳琪是在一個午後。佳琪跟一個漂亮的女孩走進面館吃面。

  起初陳凱是躲著佳琪的。但佳琪的眼睛落在他身上兩次,根本就沒認出來他。陳凱在後廚的玻璃門上看到自己瘦削的模樣,還有喉管上糾結得像一塊螃蟹似的疤痕,陳凱想,就是自己的母親也認不出他來。

  佳琪依然漂亮,時間好像在她臉上沒留下多少痕跡。陳凱比實際年齡老了十歲,佳琪比實際年齡年輕了十歲。聽兩個女人旁若無人地聊天,陳凱得知佳琪身邊的女孩是她的女兒,旁邊的開發大廈的老總是佳琪的老公,是女孩的爸爸。

  佳琪和女兒出門就去了開發大廈。

  送早報的來了,把報紙放在桌上。報紙是扣在桌上的,報紙的背面做了整版的廣告,開發大廈拆遷了郊區的土地,要蓋高層別墅。大廈老總的笑臉占了半個版面。當年佳琪那個有錢男友的臉和大廈老總的臉重合在一起,是同一個人。

  

  那天晚上,陳凱睡不著覺。後來他在窗前站了一夜,抽了一地的煙頭。早晨女老板買菜回來,一進屋就被煙氣熏得不高興地說:「作死啊,抽這麼多煙?把房子點著了?」

  陳凱一聲不吭地走了出去。一天也沒回面館。

  女老板很納悶,不就是開句玩笑嗎,至於賭氣出走嗎?

  

  8、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6張

  佳琪去停車場取車,嗒嗒的高跟鞋聲傳出很遠。陳凱跟在佳琪的後面。

  佳琪開車去菜市場買菜,陳凱戴著棒球帽打了計程車跟到菜市場。

  薄暮佳琪跟老公出門到廣場的草坪散步,陳凱又出現在草坪上。

  陳凱沒有刻意地隱蔽,所以佳琪很快發現了他。

  起初,佳琪沒有認出陳凱。後來佳琪在倒車鏡裡瞥到陳凱拿出一支煙卷在嘴唇上抹了一下,叼進嘴角,劃著火柴瞇著眼睛抽煙的那一刻,佳琪認定那是多年前的陳凱。

  佳琪沒有躲,她徑直向陳凱走過去。陳凱在監獄裡積攢的戾氣還有跟蹤佳琪積攢的仇恨都在佳琪走向他的一刻向後退去。

  兩個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館,坐在角落裡要了兩杯咖啡。

  「你找我有事?」佳琪問。

  「你應該知道我找你是什麼事。」陳凱答。

  「知道。」佳琪說,「我早就知道。」

  「知道什麼?」陳凱問。

  「你出獄後會來找我。」佳琪說。

  「就這些?」陳凱問。

  「不是這些還有什麼?」佳琪看著陳凱的眼睛。

  陳凱也看著佳琪的眼睛。夜色低垂,咖啡館憂鬱的燈光將陳凱的目光襯得更加悲涼和犀利。

  佳琪躲開陳凱的目光,低聲說:「你要什麼?」

  陳凱說:「一個蹲了15年監獄的人最想要的是什麼,你肯定知道。」

  佳琪站起來去吧臺結帳,臨走前她丟下一句話:「三天後,還是這個咖啡館,還是這個時間,我來見你。」

  

  三天後,陳凱在咖啡館沒等來佳琪,卻等來幾個打手。打手們竄進咖啡館將陳凱打倒在地,對陳凱說:「再敢打女人的注意,就整死你!」

  佳琪一如多年前的絕情,上次她讓陳凱蹲了15年監獄,這次讓陳凱在醫院養了一個多月。養好了傷,陳凱再次跟蹤佳琪,這次他兜裡揣了把鋒利的匕首。

  星期六的午後,佳琪把車停在美容院門前,她下車進了美容院。陳凱就隱藏在附近。他想等天黑後偷偷撬開佳琪的車門,藏到車裡。等佳琪做完美容出來上車,他就用匕首準確無誤地插進她的咽喉。

  

  10、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7張

  我是在早晨接到一個陌生電話的。身為報社熱線電話的新聞記者,我的手機24小時開機。

  電話裡傳來一個男人的懇求。「我就是想找個人聽我說說話,可這個世上,就是沒有人能聽我說說心裡話。」

  男人的聲音似乎哽咽了。

  我說:「好,您說,我聽。」

  我們約在報社門前見面。

  

  我趕到報社時已經有五點了,天已經亮了。我老遠就看見有個人坐在報社門前的臺階上。等我走近了,我猛然看到他渾身都是血,拿著煙卷的手指上都是鮮紅的血。

  男人抬頭看向我,說:「你是剛才接電話的記者?」

  我忍不住問:「你的血,是怎麼回事?」

  他說:「沒事。」

  他用力地抽了一口煙,開始講述他的故事。

  他叫陳凱,19年前他沒有強暴女友佳琪,卻被佳琪控告,蹲了15年的冤枉牢。他第一次見到佳琪沒別的意思,就想聽佳琪跟他說三個字:對不起。但佳琪卻找來她一幫人打傷了他。他就這點卑微的想法卻讓佳琪給滅了。他第二次見佳琪只想殺了這個毀了他一生的女人。可就在他舉起刀子時,有件事卻讓他改變了主意。

  佳琪從美容院出來時,美容院的女店主出來送佳琪。雖然19年了,但女店主左腮上笑出的酒窩讓陳凱一輩子都忘不掉,那是他的女友小美,他們曾經同床一夜,他準備要娶回家的女人。

  我放心了「你沒殺佳琪,那你身上的血是怎麼回事?」

  陳凱說:「我攥著刀子,把自己傷了——」

  我想了想,不知道怎麼才能幫到他。我說:「我們報紙有個傾訴的欄目,我可以把你剛才的講述整理成文字,發在上面,可以嗎?」

  陳凱說:「無所謂了,我這輩子太窩囊了,想殺的人不能殺,殺了她的話,我就真成罪犯了。想見的人不能見,我身上的污點蹲了十五年牢也洗不掉!我特別難受,可死,又死不瞑目。」

  在晨曦裡,我看到陳凱眼裡藏著一層淚光,淚光裡是無盡的悲憤和無奈。

  我問:「我能幫你什麼?」

  陳凱搖搖頭,把手裡的煙卷抽完,起身走了。走過人行道上的花磚,向馬路上走去時,忽然回過身對我說:「你能不能幫我去看看她?」

  

  11、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8張

  我跟隨報社的廣告業務員去了一趟小美的美容院。小美在我們報社的美容版面做了半年的廣告,跟業務員的關係很熟。我旁敲側擊地問出許多內情,小美竟然一直沒有結婚,卻帶著一個兒子在城市裡打拼。兒子18歲了,鼻子眉毛額頭都很像陳凱。我沖動地問她兒子是不是那個坐牢的男友的,小美笑而不答。我問她這些年有沒有去牢裡看過他,她搖頭,說過去的就過去吧。

  我從美容院出來,急忙給陳凱打電話。他大概正在面館裡忙活工作吧,人聲嘈雜裡他淡淡地說:「晚上我去見你。」

  但沒到晚上,陳凱就來報社找我。我把打聽到的情況都告訴了他,他很激動,端著我遞給他的茶杯,手顫抖著,茶杯裡的水溢出來他都沒有發覺。

  隔天晚上,陳凱約我在報社對面的酒吧見面。

  陳凱一見我,就有些興奮地對我說:「那小家夥長得不賴,挺健康,挺愛笑,像我年輕的時候。」

  陳凱去看過孩子了,他說著說著,眼淚控制不住地落了下來。

  我說:「孩子見你挺高興吧,十幾年沒有爸爸,終於有爸爸了。」

  陳凱搖頭。他是遠遠地見了兒子兩次,但卻沒有和兒子相認。

  陳凱說:「我腦袋上頂著強姦犯的罪名,所有認識我的人我都不能見,尤其是他們娘倆。」

  我理解他的心思,卻無法理解他的痛苦。

  

  12、

  偵查員老薑把車停在酒館的門前,一雙大頭皮鞋用力地跺著地面。隨著他的跺腳,鞋幫上褲腳上的雪就落在地板上,很快被室內的溫暖融化了。

  外面下雪了。這是初冬第一場雪。

  老薑一邊往座位上走,一邊說:「這天兒適合喝酒——」

  老薑看向桌旁的陳凱時,銳利的目光在陳凱臉上一晃。

  

  我跟老薑有點交情,我和他們跟蹤採訪過幾個案子,後來形成文字資料時,我幫過老薑。破案他內行,寫稿子我內行。

  

  老薑坐下後跟陳凱讓了一顆煙,說:「從裡面出來多久了?」

  陳凱一驚,問:「你咋知道的?」

  老薑呲牙呵呵一笑,吐出一口煙圈,不無得意地說:「感覺。」

  陳凱說:「那你能不能再幫我感覺感覺,我到底有沒有罪?」

  老薑說:「有罪也沒罪了,你不是都從監獄裡服刑出來了嗎?」

  陳凱執拗地說:「可我根本就沒罪,我是被冤枉的。」

  老薑不看陳凱,他看向我,問:「你是讓我給他翻案?」

  我點點頭,說:「我相信他,真的,我感覺他真沒強暴他那個前女友,那案子的真兇肯定另有其人。再說了,要不是真被冤枉的,誰有病啊還翻自己20年前的醜聞再抖露一遍?」

  老薑說:「呦,你做記者真白瞎了,應該去做偵查員」

  老薑的臉剌剌下來,把剛點著的煙掐了,丟進旁邊的煙灰缸裡,站起身,拉開椅子要走。

  我沖老薑說:「我要是偵查員我就不找你了,直接找那個前女友問清楚細節,我就不信那女的能把強暴自己的人給認差了!」

  但老薑還是走了。

  陳凱說:「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吧,他們肯定護著自己人,誰管我的破事?」

  我擔心陳凱做出出格的事,說:「我幫你。」

  

  13、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9張

  我是在第二天的午後踏著薄雪去佳琪家的,她來開門時,我向她出示了記者證,說有個新聞想找她核實一下。佳琪謹慎地查看了我的記者證,才讓我進去。佳琪的房子很大,樓前樓後都有綠油油的草坪。

  坐在裝修豪華的房間裡,我把陳凱的故事跟佳琪說了。佳琪先是無動於衷,等我說要將陳凱的故事發表在報紙上時,她開始激動,說:「不要發!」

  我說:「對於一個做了15年牢的人,他只想宣泄一下積壓多年的憤懣。況且,他只想要一個道歉,可你卻讓人把他打進了醫院——」

  佳琪開始哭,像個女孩似的一直哭。後來她開始說話,她說她老公打陳凱的事她不知道,她以為陳凱找她是來跟她討要十五年的坐牢錢,約定的那天薄暮,她有事情耽擱了一下,後來她拿著二十萬塊錢來到咖啡館,卻一直沒有等到陳凱。

  佳琪說她並沒有把陳凱的行蹤告訴她老公,可她老公是怎麼知道陳凱在咖啡館等待佳琪呢?

  

  14、

  我去見老薑,把我掌握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兜給了老薑。

  我極力地請他幫忙,記者的權利就這麼大,我能用的基本都用完了,剩下的如果沒有他幫忙,很難查下去。

  老薑不想幫忙我也理解,因為這次翻案無論成功與否,都是個費力不討好的事。老薑就把局裡上上下下的人都得罪光了。

  我們爭執到很晚,天黑了,老薑開車送我回家。車輪碾著薄雪行駛在公路上。

  我望著車窗外的夜色說了一句話:「這年頭,被冤枉了就像掉進深淵裡,一個普通的小百姓,永無出頭之日。」

  老薑沒接我的話,卻一手開車,一手拿出煙盒,想抽煙。我急忙獻周到地給他點了煙。我想起老薑的身世。據說他以前曾是省城的特殊人才,後來替人背了個小黑鍋,再後來就被下放到這個塞外小城做了一名普通偵查員。

  

  15、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10張

  老薑是兩個月後給我打電話的,他在電話裡說:「那個案子有點眉目了。」

  老薑先去找佳琪,從佳琪的手機裡找出一枚追蹤晶片。那是佳琪的老警察裝的。佳琪的老公從佳琪的手機裡偷聽到妻子跟陳凱的見面時間和地點,於是先行帶人把陳凱爆打一頓。

  老薑開始了他的調查,他先是找到當年佳琪報警的原始檔案,還有陳凱的筆錄,佳琪男友和佳琪鄰居的筆錄,隨後他又去了一兩個城市,走訪了當年跟案件有關的證人,當他再次回到小城時,他把佳琪找去談話。當時老薑在車上,半小時後佳琪從老薑車上下來,臉色蒼白得嚇人。

  又半個小時後,我就坐在老薑的車上,他把調查的結果跟我說了一遍。

  事情的發展有點逆轉。當年強暴佳琪的確實不是陳凱。而佳琪也確實不知道強暴她的男人是誰。那晚她和男友在朋友的婚宴上都喝多了,男友送她回來後什麼時候走的她都不知道,她醒來後發現自己身體不舒服,房間地上一片狼藉,她想起酒醉中好像被人捆綁住還給強暴了,她驚駭地尖叫起來。左鄰右舍都被佳琪的尖叫驚動了。得知佳琪出事,有個鄰居說,夜裡他去外面解手,曾看到一個騎著摩托車的大個子男人翻牆進了佳琪的家。陳凱騎摩托車,陳凱高個子,佳琪就認定是陳凱強暴了她。

  當年的筆錄上,佳琪的男友離開佳琪的家時,是有證明人的,所以佳琪男友沒被懷疑。

  但老薑在查看佳琪男友的筆錄時,發現了一個漏洞。佳琪的男友在接受詢問時,第一句話就問:「佳琪被人給睡了?」他不問佳琪怎麼了,卻直接問佳琪是不是被人強暴了。

  老薑輾轉了好幾個城市,走訪到了當年證明佳琪男友沒在案發現場的人。那個人的說辭前言不搭後語,最後直截了當地說:「我們那晚喝高了,都躺在朋友家裡,他一早請我去吃包子,跟我說,如果警察問起來,就說我們昨晚睡在一起——媽的,狗日的說話不算話,答應給我一萬塊,最後只給了我一千。我背著這個秘密背了這麼多年,累死了——」

  

  老薑再次見了佳琪,隨後又見了佳琪的老公。佳琪的老公就是當年佳琪那位有錢的男友。佳琪當年跟男友相處時,發現他有賭博的惡習,且每次輸贏都很大,佳琪勸說幾次都未果。那天佳琪跟男友去參加朋友的聚會,酒席開始前一幫人在包廂裡玩牌,半個小時的時間,男友輸掉一千多塊。那是20年前,一千多塊差不多是佳琪一年的薪水。當晚,男友送佳琪回家時,佳琪提出分手。

  那天晚上,男友根本就沒有離開,他把佳琪給睡了。他覺得相處了這麼久,佳琪花了他很多錢,很多朋友都知道他跟佳琪處對象,現在被女友甩了,太沒面,他得做一件有面的事,於是就把佳琪給睡了。酒醒後他有點後怕,就事先找個朋友給他做證,說他有不在現場的證明。陳凱這個替罪羊被判刑之後,他又開始追求佳琪。佳琪見男友誠心誠意地戒賭,就同意復合,並很快結婚。

  

  16、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11張

  陳凱知道結果後,搓著兩隻大手,一遍遍地喃喃著:「我真的沒罪,真的沒罪,在牢裡的那些年,我好像都覺得我是有罪的了——」

  申訴的路並不是很順利,但還是在行進著。我作為記者想全程報導陳凱的案子,但陳凱卻請求我不要報導。他不想讓前女友佳琪的日子過得太難堪。我只好把出名揚萬的機會很不甘心地放棄了。

  最終,法庭宣布陳凱無罪。

  陳凱回家看他母親。老屋已經拆遷,母親和弟弟一家蝸居在四十平米的閣樓裡。他一到樓門前就跪下了,一直跪走到房間裡。母親哭得泣不成聲。當年陳凱的父親為了替他打官司,出車禍去世了。母親為此哭瞎一隻眼睛。家人都說陳凱在監獄裡自殺死了,母親就沒去監獄看望陳凱。姐妹兄弟為了避免回家跟母親談起陳凱,也不再去監獄探視他。

  

  17、

  

  陳凱得到國家補償給他的賠償款,在郊區買了一處平房,和母親搬了過去,剩下的錢全部給了女友小美和兒子,以盡他父親的責任。

  小美帶著兒子嫁給了一個一直追求她的男人。以前她心裡總是記掛著陳凱,現在陳凱出獄了,又不是罪犯了,她終於可以放下心裡的包袱了,輕松地接受另一個男人的求婚。

  郊區的平房前後有很大的院落,陳凱在院落裡栽種了很多蔬菜。還在回廊裡搭起長長的葡萄架。

  夏天的時候,我曾經去拜訪他,喝著他自釀的葡萄酒,躺在葡萄架下聽著夜蟲的呢喃,還有他的母親逗弄孫子的聲音。陳凱娶了面館的女老板,第二年的十月一那天,女老板給他生了一個胖兒子。

  (請朋友們幫我轉發和分享。感謝之至!)

故事:特殊的女友 找女朋友 第12張

About 小秘書 31512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