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他是高嶺之花,她暗戀他十年,在他面前,她緊張驚惶失措

小說:他是高嶺之花,她暗戀他十年,在他面前,她緊張驚惶失措 找女朋友 第1張

  蕭媚兒的內心瞬間扭曲了。

  盡管這只是她的猜測,但足以讓她妒火中燒!

  不過是個賤/人生的野種,傅深珩居然這麼在意!他要是喜歡孩子,她可以給他生。兒子,女兒,一個,兩個,都可以!

  可傅深珩怎麼能就這麼接受了沈芮雪那個心機婊的私生子!

  要是沈芮雪利用傅深珩喜歡孩子的心理,又借著那個野種的由頭去勾引傅深珩怎麼辦?

  她還以為那天讓陌安北開除了沈芮雪,這賤/貨連飯碗都找不到,就翻不起風浪了,沒想到,除了一個老婊/子,還有一個小賤/種!

  她絕對不能任由事態這樣發展下去!

  傅深珩不可以認這個私生子!

  她才不要當後媽!

  她更不會容忍沈芮雪以孩子為籌碼,死皮賴臉的跟傅深珩藕斷絲連!

  傅家少奶奶,只能是她!

  ——

  丁磊將需要審批的急件送到別墅,並跟傅深珩一起開了視訊會議。

  會議結束後,他把兔子手套的禮盒拿出來,雙手呈上,「總裁,這是您吩咐買的東西。」

  傅深珩打開看了看。

  嗯,粉粉嫩嫩的,很可愛,小寶一定會喜歡的。

  他不得不說,沈芮雪的智商就跟股市一樣,起伏不定。

  在星空娛樂重逢那天,他找人調查她和沈小寶,傳回來的資料上,有她的過往經歷,其中自然也包括求學經歷。

  坦白說,他沒想到她會是名牌大學雙學位畢業,在他眼裡,她笨笨的,動不動就哭,他還在心裡鄙夷過她——「哭能解決問題?」

  但偶爾,她給他的感覺又很「驚艷」。

  比如,她教訓他,不準他在小寶面前罵她的時候;又比如,他不經意間看到的那段劇本。

  不過大多數時候,她還是蠢蠢的。

  不能讓小寶抓身上的水痘,那給她兩隻手都戴上手套就好了,何必兩個人時時刻刻抓著手,像要切磋個三天三夜似的!

  傅深珩滿意地對丁磊說了句:「好,你先回去吧。」

  拿上禮盒,去了沈小寶的房間。

  走到門邊,他的腳步習慣性的放輕。

  手搭上門把,正要擰動,推門而進,他又頓了一下,修長的手指緩緩放開,曲起食指和中指,敲了敲門。

  今晚,沈芮雪住在他這兒。

  他開口留她的。

  小寶眼下這種情況,她不可能走的。

  只是,她肯定也不好意思主動說要留下來過夜,眼看著夜幕一點點低垂,她遲疑地說:「時間不早了」

  有一瞬,傅深珩其實起了壞心,他故意緘默了兩秒,就想等她主動問他,她可不可以住在這裡。

  可看她那窄小不安的樣子,他終究沒有為難她,接過了話碴兒。

  「你和小寶早點休息吧,兩天一夜都沒怎麼合眼,今晚早點睡。洗漱用品,我明天讓人準備,今晚我叫女傭拿她們沒用過的給你,你先將就用著。」

  傅深珩的安排,不能說是一百分的貼心。

  但對沈芮雪印象中的傅琛珩而言,已經是他的極致了。他一個單身男人,要是家裡隨時備著留女人過夜的東西,反倒顯得猥瑣了。

  沈芮雪很感激傅深珩,他肯讓她留下,對她來說,就是最大的體貼。別說沒有洗漱用品,就是沒有床,讓她打地鋪,只要讓她和小寶在一起,她都願意。

  「謝謝。」她眼神真摯。

  傅深珩卻挑眉相向,「又說謝謝?」

  沈芮雪想起傅深珩在車上說的話,馬上改口,「大恩不言謝。」

  傅深珩唇角輕動。

  讓她住一晚,這就叫大恩?

  那她可能要在這兒住一個星期,又該如何算?

  他這恩情她無以為報,應當如何?以身相許?

  咳——

  傅深珩被腦海裡冒出的「以身相許」四個字給驚了,斂住思緒,正色道:「你們先休息,我還有個會議。」

  他這會議,開了近一個小時,也不知道沈芮雪和沈小寶睡了沒有。

  他直接推門進去,不妥。

  傅深珩敲了兩下門。

  沈芮雪還沒有睡,她其實有點犯困了,但想到主人家還在忙於工作,她一個借宿的,怎麼好意思先睡?

  音色清亮地應了聲,「進來。」

  傅深珩這才擰動門把。

  在自己的家裡還要敲門,他真是個正人君子!

  「小寶睡了嗎?」傅深珩壓低聲音問,給自己深夜進入女生房間找了個最正當的理由。

  「剛睡著。」

  沈芮雪有點窄小。

  她應該起來的。

  雖然她現在穿得規規矩矩的,但她坐在床上,披頭散發,給人的感覺,總是不太好。

  傅深珩竟然很有默契的沒有直視她。

  他的目光悉數落在沈小寶身上,打開禮盒,拿出純棉透氣的薄手套,繼續說:「我給小寶買了副手套,這樣,你就不用擔心她抓傷自己了。」

  「你想得真周到。」沈芮雪讚許道。

  心頭暖暖的。

  傅深珩對小寶的疼愛,遠遠超過了她的期待。

  傅深珩順竿而上,「你自然是沒法兒跟我比。」

  沈芮雪垂首啞然失笑。

  她知道小寶的臭美是遺傳自誰了,肯定不是她!

  看著她嘴角那淡淡的,但卻沁人心脾的笑容,傅深珩有一瞬的失神。他就那樣盯著她,直接的,熱烈的,目不轉睛。

  沈芮雪一抬頭,就對上了傅深珩那似能深入人心的眼睛。

  她唇畔的笑意瞬間凝固,不止是眼裡,整張臉都寫滿了慌亂。

  她這麼大反應,弄得傅深珩也尷尬了。

  不過,他可不是沈芮雪,他若有似無地抿了下唇,非常自然地說:「你還不給她戴上?我出了錢,你連力都不出?」

  「哦。」

  沈芮雪連哦了兩聲,低著頭,雙手接過,就像接皇帝的賞賜一樣。

  同時,她在心裡鄙視自己:

  沈芮雪,你以為傅深珩看你呢?

  他是看你怎麼這麼沒眼力價兒呢!

  丟死人了!

  什麼時候她才能在他面前表現得好一點?

  「要是小寶夜裡有什麼狀況,隨時叫我,我的房間在最左邊。」

  「好的。」沈芮雪還是不敢抬頭。

  傅深珩道了聲晚安,轉身出了房間。

  他看起來老神自在,所以,沈芮雪絕對不可能知道,其實傅深珩也在鄙視自己:

  你有什麼不敢直視的?

  沈芮雪從頭髮絲兒到腳趾頭,有什麼地方是你沒看過的!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還不如五年前有魄力!

About 小秘書 3264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