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堪回首 口述我和初戀女友跨越近30年的愛戀「上部」

  說起初戀,大多數人應該印象都極其深刻吧。我和她的故事時間跨度很大,將近30多年。

  我的初戀是我發小的表妹,她名叫曉曉。

  小時候我們那個村莊的小孩子挺多,特別是寒暑假的時候,很多小夥伴的表哥表妹什麼的也會來走親戚,住一段時間,曉曉來我發小家過暑假,我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那時候一個村莊每天起碼有20多個小孩子在一起瘋,起初對她其實沒什麼印象,實在要說一個就是一頭有點發黃的頭髮,天生的,小孩子其實黃頭髮的很多,一天到晚跟在我們後面玩。

  後來我讀小學的時候,她爸爸工作調動,全家搬到縣城裡了,有那麼幾年沒見過,我也早把她忘得一乾二淨。

  直到1998年夏天的時候,我發小的爺爺過世,曉曉的全家來吊問,我又見到了她。

  其實那天我一開始沒認出她,和小時候的變化真的太大了。看到她的第一感覺這麼說呢,心跳加快,胸悶感覺喘不過氣?不知道有沒有哪位兄弟姐妹有過這種感覺,反正就是覺得特別特別好看,皮膚特別白,眼睛特別大,瓜子臉,櫻桃小嘴,身材修長。

  那時候她應該是12歲吧,可能女孩子長得比同齡男孩子快,身高感覺快比我高了。一個人獨自站在在屋外的棚子裡。我那一刻的感覺,應該就是一見鐘情。

  在我盯著她的看的時候,她也看見了我,突然對我微笑著向我走來,她牙真白,到了我跟前叫了聲‘阿帆阿哥’,阿帆是我小名,阿哥使我們老家對同輩年紀比你大的男性的稱呼。

  我那時候還沒認出她來,所以只是回了一聲「啊?」然後兩個人估計就在那沉默了大概有十幾秒,最後好像還是她打破了沉默「我是依依(我發小的名字)的妹妹,不記得啊?」那時我才反應過來,當時那個震動啊,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三觀盡毀,心裡始終無法將眼前的俏丫頭和小時候的小黃毛聯繫起來。

  那次接觸也僅限於此,畢竟都是青春期的孩子,比較害羞,後來沒說幾句話各自走開了,但是那次喪事上,我總是不受控制註目著她的背影。

  我知道,這個身影將在我的內心,永遠占據一個角落,永遠。那次以後有兩三年沒見過她,可是說來奇怪,她在我心裡的模樣從未淡去,無比清晰。

  再一次見她,是我高二的時候,還是在一場喪事上,我發小的奶奶的喪事。在那種場合上大家都很沉默,可是我卻很興奮,因為我知道她會來。可是我等了一整天沒見到她出現,直到親戚鄰居陸續回家,我才丟魂落魄的回去,那一晚,是我記憶中第一次失眠,第一次有心痛的感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第二天中午,按我們那得習俗,吃完中飯就出喪,然後大家都要離開,不能再待在主人家裡,說是怕打擾的逝者歸家的靈魂。我又像頭天一樣假裝在院門口閒逛,期盼她的出現,快到中午的酒席快開始了,她還是沒有出現。

  就在我再一次快失望的時候,她出現了!見到她的是時候,我心裡仿佛解脫了,那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刻,沒有之一。

  還是我記憶中的樣子,一樣的好看,長高了,紮個馬尾,白淨的皮膚,俊秀的五官。

  走近後我向她父母打了招呼,但她只是對我很靦腆的微笑了一下,就去院吃飯了。說實話,那時候我其實有點失望,以為她把我忘了,可是大概過了幾分鐘吧,她又從院裡溜達了出來,這頓時讓我有呼吸急促了起來。

  「阿帆阿哥」曉曉走近我,臉上還是掛著恬靜的微笑。「唉~」我那時很內向,也可能因為緊張而不知道說什麼,心裡縱然有千言萬語,也不知從何說起。「我聽依依哥哥說你考上超金高中啦?你好厲害哦~~」曉曉說道。

  我的成就一直不錯,考個重點高中還真的是小意思~。

  「呵呵~還好」我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該說什麼,嘴實在是笨,出奇的笨,雙手不知道該放哪裡好,一會撓頭,一會插進褲子口袋,像個小丑。

  或許是我窄小不安的樣子和言簡意賅的回答給她一種我很高冷不願搭理她的感覺。(這是後來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她告訴我的),曉曉有點尷尬的對我說了一句「要吃飯了,快進去吧」,就轉身進了院子裡。這次交談就又被我親手毀了。

  味同嚼蠟的吃著午飯,不時的在棚子裡搜尋的那個身影,我媽還問我在找什麼,我連說沒什麼,把我給嚇得。

  午飯結束,主家準備出喪,大家也要按當地習俗準備離去,就當我覺得不知道下次見她是什麼時候,滿心沮喪一個人站在院門口的時候,曉曉突然從主家走了出來,遞了我一張紙條,略帶嬌羞的對我說到:「阿帆哥哥,我媽讓我多學學你,以後也考超金高中,有不懂的多問問你」並指了指那張紙條:「我們當筆友吧,80後的朋友應該都知道,2000年那會兒手機很少,那時候高中國中特別流行寫信交流,我們那叫‘筆友’,我寫你你要回的噢~」。「上面寫了我的學校班級」曉曉指了指那張紙條說到。

  「噢~」我當時腦子其實沒反應過來,直接宕機,‘寫信?’什麼意思?‘一連串的問題冒了出來。

  曉曉什麼時候走的我不知道,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早就不見了蹤影,只有空氣中淡淡的香味和我手中的紙條,提醒我剛才的一幕並不是我的想像,是真真切切的事實。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高中的歲月是噩夢,但對我來說,是天堂,是仙境,應為我和曉曉寫了整整三年的信!她在信裡和我聊學習,聊生活,聊學校的趣聞,什麼都聊,但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只是一對從小就認識的發小,是童年的玩伴。

  那時的我對她沒有一絲雜念,雖然我們隻相距30多公里,可是高中三年都沒想過要去看看她,再說我也沒有去看她的理由,首先他心裡一直叫我哥哥,我以為她只是當我是哥哥,其次她家裡條件比較好,她爸是企業主,她媽媽是我們縣城的發動機廠的工程師,我那時對於她有點自卑。僅僅通過她來信的字裡行間想像她的模樣,就感覺很幸福,很滿足!!

  和曉曉的關係發生實質性的變化應該是高考結束後的暑假,那年的高考我發揮的不錯,考上了南京的某大學,可是曉曉那年中考考的不好,她家裡給她出錢買進了我們當地一所普通高中。

  我爸給我買了臺聯想的臺式機,2002年那時家用電腦還沒像今天普及,發小(曉曉的表哥)一天到晚泡在我家和我輪流CS和帝國時代。記得那是八月的一天,我兩玩的正高興地是時候,突然聽到樓下有人在叫發小的名字,我一聽到那個聲音,整個人突然緊張激動的發抖,是曉曉!曉曉來了!發小沒發現我的窘境,開門接那丫頭進了我的房間,看到我朝思暮想三年的曉曉出現在我房門口,正微笑叫我「阿帆阿哥」。

  三年沒見曉曉,她變化很大,怎麼說呢,五官沒怎麼變,精致如初,白色的緊身T恤,雪花紋的牛仔褲,顯得她的腿又細又長,迷人極了,我的第一反應則像觸了電一樣跳了起來,開始手忙腳亂的收拾我房間裡的那些不宜的雜誌書和扔的到處都是的衣服,而曉曉趁我暴走的時候已經走了進來,雙手背在背後,臉上掛著耐人尋味的笑容,欣賞著我的狼狽不堪。

  [篇幅過長,等下一篇更新]

  

往事不堪回首 口述我和初戀女友跨越近30年的愛戀「上部」 找女朋友 第1張

  

往事不堪回首 口述我和初戀女友跨越近30年的愛戀「上部」 找女朋友 第2張

  

往事不堪回首 口述我和初戀女友跨越近30年的愛戀「上部」 找女朋友 第3張

About 小秘書 3358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