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陸自忠作品,主編黃幼中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1張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門前的那棵老樹長出了新芽。

  

  日上三竿,一家農戶傳出了新生兒哇、哇一陣啼哭聲,小生命似乎向世界打一聲招呼來了。

  

  這是一九六零年自然災害的頭一年,天幹、地旱、蟲災撲面而來,饑荒嚴重,糧食緊缺,每個家庭生活都註定是雪上加霜。兒子的到來,給這個家庭溢滿了溫暖,父親甭說心裡有多高興,時常串到私塾家去拉家常,渴望先生能賞賜給自家兒子一掛好名字,先生沉思了良久說,災兇年頭就給他叫乾吧,乾字在名字當中寓意為長壽多才、清雅榮貴、晚年隆昌,父親呵呵笑得合不攏嘴,從此娃的名字就叫玉乾,雖然生活艱難困苦,也覺得日子有奔頭,哪怕吃蘿蔔幹子送粥,一家人也其樂融融,該多幸福。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2張

  

  乾長大後,大體上是接了娘的基因,長得不是很俊,那額門頭與後腦勺像紅薯疙瘩明顯的朝外隆凸,臉也自然拉長變斜,滿口歪牙,重要的是一塊地圖形狀的紅色胎記,幸運地貼在太陽穴下的右臉部位上十分顯眼,可怕的是那雙綠豆小眼死氣沉沉,眼神渙散,怎麼看和帥氣都不沾上邊,還有一副不盡如人意的塌鼻,一臉膚色暗沉的病態,看上去似乎三天沒有睡覺一樣萎靡,絲毫沒有朝氣和活力,那相貌也逐漸像猥瑣的小老頭,望人總是不斷地眨著雙眼,乍一看似乎是用額門視人目光的模樣。

  

  長輩們都說,人不可以貌相取人,人與人之間,心地善良就好,在村裡邊,逢上老幼他都能主動打上招呼問候。有了一把甜嘴,勝過那些佼佼不群的悶騷,生活真像一把鈍刀一樣,怎麼也無法去改變他的那面容貌。

  

  村裡的後生們談情說愛轟轟烈烈比比皆是,可玉乾二十七八了仍是無動於衷,總認為自己的相貌醜陋低人一等,心裡就多了一份自卑感,習慣一個人獨來獨往自由自在,漸漸地自己淡出了人群,變成了時代的落伍者!對愛情兩字,仿佛是溫水煮青蛙一樣若無其事,只能感應到外部激烈的環境變化,而對於緩慢而漸進的變化卻習而不察,轉眼之間又走過兩年多,隔壁鄰舍也在心急如焚勸著他:「大兄弟,三十出頭了,你還在磨嘰個什麼?這可是人生的黃金時間,千萬不要錯過機會,盡快找個合適的姑娘成個家,要不就是村裡的剩男了!」一直以來最引以為傲的是疼他入骨對他百般偏愛重男輕女的老娘,上演了一副老母豬想吃萬年糠的畫面,見她怪著老臉翹著老嘴嗲聲嗲氣哼了那麼一聲說:「急個什麼呀,我就那麼一個兒子,船到橋頭自然直」!待在一邊的他,不厭其煩地聽著老娘的嘮叨,耳朵都長出了繭似的,其實他正在漸漸地走向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馬不合群難融合,人不入眾性孤高,一天過一天,一年又一年,眨眼之間,不覺年齡又踏入了四十奔頭,莊稼人說:三十不高也矮,四十不富也貧。娘在那年渾渾噩噩害了一場大病,睡床五年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最終也沒有看到自己兒子成家成當的願望。從此以後,他與父親相依為命,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耕生活。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3張

  

  四十好幾,有人笑他是爛泥糊不上牆的阿鬥,可誰能想到命運給他開了一個莫大的玩笑,不是他不想成家,而是家境十分的貧窮,殘破兩間的泥土房,田地兩畝多。那年代,稻谷產量不是很高,旱田一年隻種一碴,糧食勉強夠糊口,剩飯不多一粒,雞鴨不養一雙,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家裡蟑螂不多見一隻,一幫耗子經過實地潛伏考察,覺得這塊沒有油水無利可圖之處,也不情願待在他家挖洞築巢,家裡養的那隻土狗,每天都在豎著耳朵聽著鄰裡家大人兜小孩屙屎噝、噝、噝的吹哨聲,才盼來那一份口福,它瘦得皮包骨,白天黑夜都恪守在看守崗位,經不起家貧饑餓的折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也遠走異鄉另尋他處而去。

  

  父親年近八十,他真想成個家,不想給父親留下遺憾,望著空蕩蕩的家,真是左右為難!想外出打工賺些家用,又沒有誰來照顧老父親,一直以來他都是村裡的貧困戶,生活左支右絀,村裡一名婦女見他心地善良,也在為他行善積德地奔波,幫他物色了外地一個蠻般配的女人,長得也不怎麼好看,可當她串上門來見到這麼寒酸的家境,也心灰意冷的退了堂,第一次相親就是殘酷的敗筆!他只能默默地堅持潛伏到老頭與老太太社會底層中去,由於他沒有出現過生活的交集,沒有任何感情做鋪墊,憨厚本分又不會說話,語言溝通上就有一條溝壑,在這路遙馬急的人間,他既漠然又迷茫,在婚事上都沒有風生水起。

  

  五十二歲那年,隔壁村的荷香外嫁到異鄉,生下一雙兒女,一天,老公騎上摩托車馱她去趕集,半路上遭遇了嚴重車禍,男人經搶救無效不治身亡,她卻受了重傷,病好後痛定思痛帶上孩子回到娘家,隔壁大娘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對這起劫後重生的不幸寄予同情,經常找她聊人生,開導她不要在痛苦中煎熬,而是要有一副良好的心態從災難的陰影中走出來,處理好對立問題的那一面,振作起精神來面對現實,重新揚起生活的風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娘把壓箱底的想法攝合她和玉乾修成正果,為他們穿針引線鋪路搭橋,一場美麗的邂逅就此拉開了序幕,玉乾那顆冰封已久的心突然有了松動的痕跡,事實就擺在眼前,他懷著一顆坦然之心,積極去應對了這一切,相處一段時間後,兩人都有共同話語,彼此的性格十分相投,漸漸無話不說,互生情愫,很快確定了情侶關係,感情上產生了共識,愛情上擦出了火花,就這樣他們交往不久,愛得如癡如夢地在一起同居生活了半年之多,雙方之間都感到相見恨晚。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4張

  

  然而,最終還是貧困這隻攔路虎擋住了他們的前程路,待在一起時間久了,生活中免不了出現皮毛的磕磕碰碰,因為老父親說了一句公平話,卻被誤為老人在護著兒子,其實她不想待在這個貧困的家庭,嫌棄老人是累贅,想撇下老人要玉乾去她家入贅做上門女婿,好照顧自己的兒女,可怎麼他能丟下孤獨的父親不管呢?

  

  她渾身解數想出了鬼點子,挑起事端制造矛盾,在雞蛋裡挑骨頭,老人也裝聾裝啞裝瞎,從不隨聲附和,畢竟兒子這班年紀了,婚姻來得不容易,這麼長時間內心的壓制和捆綁,都隨著眼淚全然釋放了出來。她說:這裡是尖銳的刺叢,鳥兒不下落的地方。無論玉乾怎麼勸說和挽留,她已下決心執意要玉乾回心轉意隨她回去,可他又怎能丟下老父親去尋他的幸福呢!一邊是養育他的父親,一邊是愛得無邊的戀人,他像腳踏兩隻船那樣,力不從心,右右難移,經過權衡利是後,最終心裡的渴望戰勝了理性,他選擇了留下照顧父親,就算真的沒有結果哪怕是沒有重來的機會,他不想讓自己後悔,這可是種了別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九頭牛也拉不回了她的心,最後分道揚鑣,她走了!在現實面前所有的渴盼都成了一場空,他內心一直反覆默念那句誓言:心中有愛、心眼有光!惋惜這段無疾而終的愛情。這時候,他哭著哭著就笑了,笑著笑著也哭了。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眼又到了五十五歲,人生好比一場長跑比賽,有耐力的人能堅持到達了終點,沒信心的人跑到半途就知途而返,沒有經歷峰回路轉,奇跡卻總不在他們的眼前。他對成家這事已經不抱多大的希望,心裡至少說沒有放棄,可是這段歲月為他帶來了一段天賜良緣,一次偶然的機會,據說附近有個鄰村風水不正,男人一般逃不過四十當頭就暴病而故,村裡已有幾十例類似家庭,人們人心惶惶,難以置信,故稱為寡婦村,一戶農婦年頭老公病亡,年尾兒子溺水而死,給這個家庭帶來了不幸,人死不能復生,生活仍要繼續,親人悉心的開導,大家七嘴八舌地商量了半天找出個萬全之策,一位妯娌尋思一下說,國拉村的玉乾還是王老五,憨厚又本份,是農工的好幫手,是顧家的好男人,嫁對這人準沒錯,大家張羅,說幹就幹,妯娌把消息告訴了玉乾,約一個相親機會,雙方見面互不相嫌,讓他忍不住為之著迷,主動坦白了自己過去的感情歷史,他們將就共同在一起生活了。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5張

  

  人們也在七嘴八舌轉出閒言碎語,都這把年紀了,黃泥已經蓋到了脖子上,還在念念不忘弄璋之喜,這是逢場作戲吧!一片輿論嘩然,他飽嘗重創滋味之後,以一種謙卑的姿態看待了這個世界,他這樣想著:你們在一起就是愛情,我們在一起就不正經?

  

  這段試婚生活僅僅維持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個女人就無緣無故地漂走消失了,現在的淒涼,不禁讓人感慨,村裡的老人也在議論著:有人說這女人顴骨高、尖下巴、厚嘴唇是個克夫相、有人說她好吃懶做、有人說她已被閹割過,是來試探玉乾兜裡的錢,想混著吃兜著走!見撈不著便宜順機溜開了,盡管怎麼道聽途說,只有玉乾心裡明白,今年他六十二歲,婚姻始終沒有與他握手言和,卻像小孩玩家家一樣,每一次總是擦肩而過!

  

  得之不喜,失之不悲,一路走來,歲月帶走了他的純真,時光蒼老了他的容顏,閱歷成熟了他的心智,他把沉淀下來的心境看成了一種淡泊,人們常說:「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他把九十高齡老父親給予自己生命視為重要,「你養我小,我養你老」,他始終堅守著對老父親的承諾,義無反顧地盡自己的孝心守候父親的每一天!寧可放棄自己的幸福,也要珍惜父親的滴水之恩。因為,生命只有一次,人生沒有重來!

  

  2022/1/10.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6張

  以文會友,推廣交流、相互促進,我在這裡等您

  

  作 者 簡 介

陸自忠《相親》心香文藝 相親聯誼 第7張

  陸自忠

  

  陸自忠 男,1983年應征入伍到廣西某軍團服役,1987年至今,退出現役,在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來賓分行工作。作品散見於今日頭條、網易新聞、百度、搜狐等網路媒體。

About 小秘書 3271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