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婚後三年終於懷上我,卻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把我做下去

  導語:原生家庭是每一個人的宿命,這種命運,從一開始便已經註定,終其一生,快樂也好,悲傷也罷,我們無法割捨!

我媽婚後三年終於懷上我,卻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把我做下去 爸媽逼婚 第1張

  01

  我爸和媽結婚三年,我媽都沒能懷上,等到終於懷上了,倆人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著要把我做下去。

  

  我們家原來住在一個小山村,離鄉上醫院15裡路,離鄉上中學也是15裡路,我爸是鄉中學教師,我媽是村小學老師。要去鄉裡,這15裡需要翻過一座山,再趟過一條河。山上早年有狼出沒,我爺爺曾經騎馬趕夜路,被狼追,嚇得汗如雨下躲過一劫。

  

  那時候還沒有雙休日,中學要值班,我爸只能半個月回家住一天。

  

  結婚三年,我媽遲遲懷不上,以為自己不能生養。後來,吃了一個中醫的方子,終於懷上,卻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因為我媽從來沒出現過孕吐或任何不適。長大以後,我常常想:大概那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不被媽媽待見,所以隻敢悄無聲息地來。

  

  我媽一直說自己肚子裡長瘤子了,我爸也深以為然,直到後來,我媽肚子越來越大,我爸請假從學校回家,我媽問為什麼提前回來了?我爸回答:我想帶你去市裡做手術,這瘤子越來越大,不能再長了。

  

  那天晚上,我媽突然感覺肚子裡的瘤子動了一下,恍然大悟,說:這可能是個孩子,不是瘤。一瞬間,我爸驚得從炕上跳下來,跑出去找我奶奶報喜去了。

  

  因為是頭胎,我媽有點難產,等到了醫院,在醫生的幫助下,我終於出生了,卻沒氣息,醫生為我吸痰,又倒過來拍打,我才哭出聲。我媽這時候對我爸說:盼來盼去,我生了個姑娘。我爸看著我,喜滋滋地回答:不要急,有女兒不愁兒子。

我媽婚後三年終於懷上我,卻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把我做下去 爸媽逼婚 第2張

  02

  

  我媽繼續上班,把我扔在我奶奶家,我二伯家有7個孩子,最小的小哥哥和我同歲,二伯和二娘沒工作,但只要我媽把我送到我奶奶家,我二娘一定會緊跟著把我小哥哥送過去。整個白天,我在一群孩子中間被扯來扯去。

  

  結果是我的手背被扯出一個桃核大小的筋包,上臂經常脫臼,這件事我記得非常清楚,因為這些毛病一直到我七八歲上學以後才好轉。胳膊每次脫臼不疼,手背上的筋包,冬天的晚上,我爸在家時,會用燒過火的白酒為我揉搓,後來,那個筋包真的就下去了,再也沒出現過。

  

  我媽決定抱著我去學校,不再把我送我奶奶家,是因為有一天下班回來,發現我臉上有一道帶血的傷,直到現在,我的臉上依然能看出來,可見當時劃得多深。奶奶說我臉上的傷口是她胸前的針不小心劃出來的,那時候老人總喜歡把縫衣針別在胸前,下次用起來方便。但我媽懷疑我臉上的傷是我二娘家幾個孩子劃的,所以決定再也不把我留在家裡。

  

  我兩歲的時候,我媽把我送到我外婆家,一直到我弟弟出生以後,我媽辭去工作。

  

  我弟出生以後,我媽再也舍不得把他留給我奶奶照看,於是決定辭職,就這樣,好好的一份人民教師的工作,因為我弟的出生沒了。

  

  那時候還是憑票買細糧,我媽經常趁我去外面玩時,給我弟做白面餅吃,我弟把面餅吃完,一轉身就當了叛徒:告訴我他吃白面餅了。

  

  我爸依舊要在學校值班,兩個星期回家一次,五間大房,白天黑夜,只有我們娘仨住著。農村的夜裡,四夜無人,漆黑一片,尤其冬天的夜,靜得嚇人。

  

  每晚我媽摟著我弟睡在我和弟弟中間,我睡炕尾,我得到的永遠是我媽的後背,每晚熄燈後,我都嚇得把自己連頭帶身子裹進被子裡,越害怕耳朵越靈敏,雞窩裡的雞撲棱一下,我的心也會跟著跳得加快,貓頭鷹的叫聲就更讓人心驚膽戰,過不了一會兒,我在被子裡就會憋得呼哧呼哧大口喘氣、滿頭大汗,我只能把被子翻開一條縫,讓自己能呼吸,同時雙眼緊閉,仿佛一睜開眼,就能看到怪物。

  

  七歲那年夏天,我把我們家一個用空的鋼筆水瓶子扔在了大門外,大門外的路是石頭鋪的,玻璃做的鋼筆水瓶被摔得七零八落,我弟出去玩時腳趾被玻璃片劃了一道口子,哭著跑回家。我媽知道那個瓶子是我扔的,滿院子追著打我,我掙脫開以後,一邊大哭,一邊跑向一牆之隔的奶奶家。爬上牆頭的時候,我媽追到我,使勁往下扯我,我奶奶在牆頭上抓住我不鬆手,鄰居的小孩子和大媽大娘站在牆頭邊講情,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直至今日,那個場景在我腦海中依然如舊。

  

  整個小學期間,我弟的書包每天早晨要掛在我的身上,我們家離小學6裡路,需要步行,如果我忘了給我弟帶書包,我弟就會空著手去學校。

  

  03

  

  我爸去世那年,我媽44歲,我們靠著我爸單位的遺屬補助金度日,我媽從來沒有想過要去做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一直到我賺錢開始養家、供我弟讀大學。

  

  在北京遇到我老公,我婆婆家和我小姨住在一個村莊,結婚前,我小姨說她要把我當女兒嫁出去,我媽說我結婚她不回去,我沒同意,於是我媽跟著我回去參加了我的出嫁儀式。

  

  我懷孕時,我弟妹也懷孕,我倆快生娃時,我媽和我弟吵架,我媽罵我弟妹說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弟的,我弟氣得徹底和我媽決裂,夜裡我媽給我老公打電話,讓我老公去接她,這一接,我媽一直在我家住到了現在。

  

  有一天我去醫院產檢,醫生說孩子還沒入盆,當天中午,我回到家,蹲下身削土豆皮準備給自己和我媽做午飯時,發現見紅了。我媽後來說,她一直不做飯是想讓我多活動,這句話真假只有我媽自己知道。

  

  我在醫院住了五天四夜,夜夜我老公一個人守著我和孩子,孩子臍帶沒剪好,疼得一直哭,有一天夜裡,孩子大哭不止,我老公又困又累睡得人事不醒,沒辦法我抱著孩子下床溜達。天快亮時,我雙腿如同拔在冰窖裡一樣,疼得我眼淚嘩嘩流,我老公坐在床邊一直給我搓腿。

  

  我兒子上幼稚園,我開始上班,下班時,哪怕我回家晚了五分鐘,我媽電話立即打過來,說孩子找我,又哭了,弄得我下班比誰跑得都快,夜裡孩子睡下,我開始給孩子洗衣服,洗好衣服後,還要完成單位剩下的工作。那一年,累得我落下一個病:崩漏!

  

  這毛病一直跟到現在,有一年,我長期失血不止,每天腳踩棉花似的上班,開車時兩隻手一直在抖,醫生說我嚴重心肌缺血。後來在醫院工作的三年,醫院組織獻血,我從來沒參加過,因為我一直處於貧血狀態。

  

  04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媽和我弟弟一家的矛盾漸漸消散,但她依然不喜歡住我弟家,在她心裡,兒子永遠都好,兒媳婦永遠都不好,我幫我弟妹說句公平話,我媽就罵我:看她老了,我心向著我弟妹,早晚我會遭報應,她要把我們對她的不好寫個傳單漫天發放。

  

  我受不了我媽買菜總是買一堆,吃不了再扔,她的理由是便宜,所以要多買。後來我乾脆不讓我媽買菜,我是真怕不知道什麼時候眼前就會出現一堆腐爛的菜啊。

  

  住進樓房20年,我媽依然沒有進屋換鞋的習慣,她的鞋永遠放在自己臥室床下,為這事我們吵過無數次,依然沒用,總之我媽進屋一定要穿鞋在屋裡把自己手裡的東西放妥當,才去換上拖鞋。我兒子小時滿地爬,我每天最頭疼的事是擦地。

  

  最近幾年,每天凌晨三四點鐘,我媽就睡醒了。醒了便開始玩手機,無數次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被手機聲吵醒,我神經衰弱,夜裡醒了再也睡不著,睡眠不夠的後果是白天頭疼不止。

  

  孩子中考時,無論孩子在不在家,無論什麼時候,我媽都會隨時拿出手機聽歌刷視訊,我為她買過各種耳機、耳麥,我媽怎麼也不肯戴,她說帶著那東西不舒服。

  

  夜裡手機也有不響的時候,那時候我媽多半是在整理衣櫃,她的衣服都用塑膠帶一層又一層包著,寂靜的凌晨,傳來塑膠袋子的聲響,我便知道再也不要指望這一夜還能睡個好覺。

  

  有一天夜裡,我媽去廁所,我被吵醒,白天的時候我說自己被吵醒沒睡好,從此,我媽到處宣揚我夜裡不讓她上廁所。

  

  我的家裡,所有我媽用的櫃子,都被她釘上鎖鼻子,放上一把鎖,哪怕新買的櫃子也不能幸免。其實櫃子裡只有衣服和她喜歡看的書。

我媽婚後三年終於懷上我,卻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把我做下去 爸媽逼婚 第3張

  我媽吃飯不喜歡大魚大肉,但挑剔,有一段時間,她不喜歡吃青菜,每天吃自己制的鹹菜,導致便秘,夜裡疼得不行,我只能去藥店買開塞露,親手給她上上,她才順利排便,當時我心裡超級無奈,明明不應該發生的事,早就說多吃點青菜為什麼不肯聽。

  

  我做的飯十次有九次,她說不愛吃,不是嫌棄做硬了,就是嫌棄太油膩,要麼就說剩的米飯糖粉太高。上頓我做了米飯她說想吃面條,下頓我蒸了饅頭,她說想吃小米。結果只能是她自己下廚房去做,我永遠無法猜到我做的哪一餐是我媽喜歡的,但我做飯永遠有她那一份,她不吃的後果就是我基本每天都在吃剩飯剩菜。

  

  我媽做完飯,廚房的灶臺裡就像被打劫一樣,她永遠不會順手把灶臺擦乾淨,弄得我每天都要無數次收拾廚房,這個過程中,我的態度真心不好,好不起來。

  

  我表哥為此找我談話,總結起來就是我對我媽不好。不好就不好唄,我從來不是我媽心中的好女兒。你不和老人住在一起,你媽也不用你伺候,你怎麼能體會長期與老人住在一起的感受呢?我後來總結了一下,所有站在道德至高點指責我的人,無論年輕的、還是年老的,他們有些沒有長期和老人住在一起,有些和老人住在一起,房子是老人買、生活費是老人出、下一代是老人在養並照顧、家務是老人在做,年輕人當然能做到每天回家面帶微笑,敢不笑自己過日子試試去。

  

  我們家廁所有一個廢水桶,洗衣服時,我習慣最後一盆清水倒進水桶用來洗拖布。我媽經常把那個桶裝滿,我一遍又一遍告訴她不要裝滿水,裝滿了往馬桶裡倒時,我拎不動桶。經過無數次爭執,我媽終於不再往那個桶倒水了,但我卻不知道。以至再一次發現桶裡水滿了的時候,引發一場戰爭。

  

  當時,我又忍不住說:為什麼又把這桶裝滿水了呢,不是說別裝滿嗎?我就說了這麼一句話,我媽立即開始撒潑:不是我倒的水,你成天這麼挑我毛病,不怕遭報應嗎?然後,不得好死之類的話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樣,全出來了,我媽罵到最後,開始重復說:那水不是我倒的,是鬼倒進去的。

  

  一瞬間我明白,桶裡的水應該是我兒子倒進去的,這不就是變相咒罵我兒子嗎,我心裡的火一下就起來了,沖口而出:願意罵人出去罵,別在我家裡罵人。

  

  05

  

  我和我媽的矛盾暫時止於我媽膝蓋受傷以後,她行動不便。

  

  快到年三十的一天夜裡,我清楚的聽到我媽唉喲一聲,帶著困惑,我起床走出臥室,一眼看到我媽半跪在廁所前,我扶起她以後,她正常如廁,誰都沒有在意,這次跌倒會傷到膝蓋。

  

  臨近春節,我媽的腿行動越來越不方便,後來發展到每天上廁所,都需要有人扶著才能去,每天吃飯時我會把飯分在餐盤裡,幫她端到床上去。我媽年輕時候有風濕性關節炎,所以這時候,我們依然以為腿疼是老毛病,這期間,我給她買了理療燈、風濕貼,每天她會定時烤電,腿疼時好時壞。

  

  大年初三,我媽依然不能下地走路,我和老公決定帶她去醫院,我老公把我媽背下樓,開車帶到醫院,磁共振結果有點嚴重,看片子的醫生說,那天夜裡跌倒,傷到了膝蓋,新傷舊傷,一起發作,所以導致老人的腿一直好不起來。

我媽婚後三年終於懷上我,卻以為我是個腫瘤,一心想把我做下去 爸媽逼婚 第4張

  經過一個多月的吃藥、理療、外敷,我媽的腿已經好了很多,現在,室內行動已經沒有問題。

  

  這場病,徹底改變了我們母女的關係,我媽時時刻刻需要人照顧,吃飯、喝水、上廁所都離不開別人幫助,我做飯她也不挑食了,廚房裡再也不會每天像被打劫一樣狼狽。母女關係空前和諧,我媽開始到處宣揚我算是個孝女。

  

  最好的修道場不在佛門淨地,而在生活裡,心理學中有一種說法「原生家庭是每一個人的宿命,這種命運,從一開始便已經註定。」生命的歷程從一個叫做家的地方開始,誰都無法選擇父母,快樂也好,失望也罷,那裡承載了一個人成長中的喜怒哀樂與親情,這一生,我們無法割捨。不被母親愛護的童年,讓我在我媽面前,有一顆堅硬的心,直到我媽行動不便,我才意識到:我媽已經是一個老人。

  

  母女一場,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場修練,我和我媽未來的日子,會變成什麼樣?如果在我媽的腿好起來以後,我能對她的各種壞習慣和折騰裝瞎到視而不見,或作聾如雙耳失聰,那麼,我們的關係應該會變得更好。人生不易,今生是親人更不易,一個人的快樂應該掌控在自己手裡,而不是記憶裡,對於未來,我只想說,且行且修行!

About 小秘書 33581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