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

萬萬沒想到,小豬佩琪之父居然還拍過這樣一部反映人性之惡的動畫短片 

小豬佩琪》,歷年來最具潛力的學前兒童品牌,史上最賺錢的動畫之一。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它成功的背後赫然屹立著三個英國男人:

馬克·貝克內維爾·阿斯特利菲爾·戴維斯

三人的合作,被視為動畫界的“桃園三結義”。

今天向大家介紹這部的動畫短片,就出自三人之一的馬克·貝克之手,即馬克的早年作品——

《村莊》(The Village)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動畫完成於1993年,曾榮獲6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短片獎提名、第47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動畫短片獎提名。

在豆瓣評分上,它也保持著8.6分的好成績。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動畫《村莊》,或許可以用“短小精悍”四個字來形容它。

儘管全長只有短短的14分鐘,但是一遍看下來後,卻讓人不得不驚歎其情節之緊湊、信息量之巨大。

最要命的是它對黑色幽默的運用,以及對人性之惡的刻畫,都叫人懷疑從《村莊》到《小豬佩奇》,馬克·貝克是如何棄惡從良的?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影片伊始,一群長相酷似“睫毛精”的螞蟻正排著歪歪扭扭的隊伍,把東西一一抗回洞裡。

其中一隻螞蟻所抗之物過於龐大,一時堵住了洞口。

於是其它螞蟻圍了過來,合力把它推到了旁邊。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如此開頭似乎顯得有點不知所云,實際則為後面的情節埋下伏筆

隨著動畫標題The Village (《村莊》)的出現,故事發生的舞台——一幢圍起來的福建土樓般的建築印入我們的眼簾。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在這個環狀的建築裡住著的,是一個村莊的人。

村莊與世隔絕,村民們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

俗話說:“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個小村莊里的人多不是什麼善類,而是各懷鬼胎。

掃地大媽每天都會趁掃地的時候,暗落落地偷走公家果樹上的果實,為自己能夠占到便宜而沾沾自喜。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村里的牧師則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身為牧師的他,會在四顧無人時肆意地喝酒,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一旦出了門,他就一秒化身道德模範,步子邁得那叫一個雄赳赳,氣昂昂。

擁有這樣天賦的他,不當演員可真是“暴殄天物”。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窺探他人生活是村民每天的必修課。

他們一個個都覬覦著他人的秘密,每天從自家窗戶向外張望。村莊的“圍城”式結構為他們的窺探提供了便利。

綠衣老太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她最愛管閒事,像個監控錄像頭般時刻盯著他人的一舉一動。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村里還有住著一個土豪。

他愛財如命,時常把藏在床底下的一箱金子拿出來,一遍又一遍地把玩。

土豪不曾料想,他藏有金子的事被隔壁好吃懶做的壯漢知道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看著箱中閃閃發光的金子,壯漢起了邪心。

他暴力地把土豪從樓上推了下去。

諷刺的是,土豪臨死想的不是如何逃命,而是用手拼命抓地上散落的金子

最終金子是被他抓到了一些,但他因此也一命嗚呼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壯漢喜提一箱黃金,頭頂卻慢慢變綠

因為此時此刻,一個有著小豬佩奇爸爸同款眼鏡的男人,正在村旁的小樹林里和壯漢的老婆偷情。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眼鏡男聽到外面好像有什麼動靜。

等他來到樓下,卻看到土豪已經橫屍現場。

這時,綠衣老太充分發揮了她村口大喇叭的功能,扯著嗓子叫來了村里的其他人,並指認眼鏡男是殺人兇手。

眾人聽了綠衣老太的話,不分青紅皂白地抓住眼鏡男,將他關了起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可憐的眼鏡男成了真兇壯漢的替罪羊。

他被村民關在了地下監獄。與他關在一起的,還有另外一個犯了事的人。

平日里受盡村民羞辱的犯人,意識到自己不再是食物鏈底端,於是肆無忌憚地拿新來的眼鏡男出氣。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村民們開始打造刑具,想要處死眼鏡男。

而他們打造刑具的木頭,就是從眼鏡男栽種的樹上砍下來的。

這波操作,難道是傳說中的“我殺我自己”嗎?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圍城的院子裡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眾人感到快活的原因不是壞人即將得到應有的懲罰,更像是因為自己接下來能夠圍觀一場好戲。

由此可見,魯迅先生筆下的那種“看客”,其實是不分國籍的。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趁眾人不備,壯漢的老婆——也就是和眼鏡男偷情的妹子,她偷偷地把一把鏟子遞給監獄中的眼鏡男。

三下五除二,眼鏡男從挖好的地道逃跑了。

這下,監獄裡又只剩原來關著的那個犯人一個人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按照正常的人思維,有人挖好了一條可以通往外面世界的地道,那麼自己接下來就跟著也從這條地道逃走好了。

然而,故事中的犯人卻是腦迴路清奇。

他不跑也不跳,而是從窗口探出腦袋,告訴外面的人說,眼鏡男逃跑了。

寧願自己過得不好,也不願看到別人過得好,說的就是這種人吧。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眼鏡男遭到村民們的圍追堵截,他驚恐地逃到了屋頂上,卻不巧被壯漢撞見。

壯漢爬到屋頂上,一把奪走了眼鏡男的眼鏡。

看不清前路的眼鏡男變得搖搖欲墜。這時,壯漢的老婆出現在壯漢背後。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三人一番推拉過後,壯漢一個趔趄,從房頂重重地摔了下去。

這時,動畫開頭的那群長相別緻的螞蟻再度登場。

它們將死去的壯漢包圍起來,啃食他的屍體。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第二天天亮,村民來到圍牆外,看到地上出現了一堆螞蟻啃食後留下的白骨。

而在白骨的旁邊,還有一副眼鏡——那是昨晚壯漢從眼鏡男那裡搶過來的。

人們看到這副眼鏡,誤以為死去的人是那個眼鏡男,也就不再繼續追捕他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他們拆除了為眼鏡男準備的刑具,因為沒有料想的好戲可以看,一個個神情都怏怏的。

村子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大媽繼續掃地,牧師又開始偷偷飲酒,老太太變得百無聊賴。

其中無論如何不會缺少的,則是高高聳立的圍城之中,他們日復一日的互相窺探。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村子遠處的山丘上晃動著兩個人的身影,那是逃出村子的眼鏡男和壯漢老婆。

兩人向村子的方向望了最後一眼,手牽著手離開了。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動畫至此還未結束,導演在結尾處加了一個小插曲,這個插曲可謂細思恐極。

“睫毛精”螞蟻又出現了。

它們和動畫開場時一樣,馬不停蹄地搬運東西,但是這次堵住洞口的不再是大石頭,而是一副眼鏡!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說這個情節令人細思恐極不是沒有理由的。

如果將最後螞蟻搬運的眼鏡結合到眼鏡男的遭遇,或許可以認為動畫一開始的那塊石頭背後,隱藏著村中另一個倒霉鬼的悲慘故事。

而他很可能沒有眼鏡男的運氣可以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讓人忍不住想給他寫個“  ”字。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除此之外,以螞蟻開頭又以螞蟻作結,這種首尾呼應的手法,又或許是暗示著這個村莊中存在惡的循環。

那個圍起來的樓將人們禁錮其中,同時也將惡禁錮其中。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句話不一定完全正確,但也不能說沒有道理。

從馬克·貝克的這部《村莊》中,我們看到了人性之惡的集大成,那個封閉的村莊無疑是惡,特別是平庸之惡滋生的溫床。

真正的文明如何才能產生?如何才能避免成為烏合之眾?

看完動畫《村莊》,或許你會得到自己的答案。

小編看完覺得好累, 我還是看小豬佩琪吧~

小豬佩琪作者另一部漫畫, 風格完全迥異-尋夢新聞

《籃球少年王》遭下架,網友吐槽:會員白沖了

尋夢園

十月霸權預定!《鬼滅之刃》第二季定檔,大概率直接做到完結

尋夢園

火影忍者:小南沒能阻止長門的黑化,最終成為帶土的打手

尋夢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