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鞏俐飾演郎平,出道33年,她如何一步步成為鞏皇?

  由陳可辛執導,鞏俐主演的電影《奪冠》正式上映,截至9月28日晚,電影的票房已逼近2億元大關。

  

  《奪冠》描繪了一幅中國女排三十多年的沉寶塔景,鞏俐飾演的郎平從基礎最差的女排隊員,成長為當之無愧的女排第一人的故事。老實說,且不先說陳可辛導演,單單憑借鞏俐,就足以擔保這部電影的質量。

  鞏俐1965年出生在中國遼寧,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在她小學二年級時就被推薦到濟南人民廣播電臺唱兒歌。

  

  15歲那年,鞏俐在一部電視劇拍攝中,在群演中脫穎而出進入到導演的視野,席輿明導演的一句"這孩子天生就是吃演戲這碗飯的"進入到了小小鞏俐的心中,埋下了一粒種子。

  

  1985年,鞏俐參加高考報考中央戲劇學院正式踏上了演員這條路。

  從1987年的《紅高粱》算起,鞏俐已經出道了33年。直到2014年的《歸來》,鞏俐一直是張藝謀導演的禦用女主角。

  

  《紅高粱》是張藝謀導演的處女作,也是鞏俐第一次出現在大螢幕上,它成績了張藝謀,也成績了鞏俐。《紅高粱》登上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舞臺,鞏俐也因此在國際上嶄露頭角。

  哪有什麼一夜成名,其實都是千錘百煉。

  

  《紅高粱》中鞏俐是外表不張揚、內心潑辣的九兒,上演了一場生命與民俗、形式與美的碰撞。

  

  為了這部電影,鞏俐提前到山東高密農村住了幾個月的時間,觀察農村生活和村民的言行舉止。一個挑水的動作,她反覆練習一個月,對角色進行認真的打磨,左肩練破了換右肩,只為了在鏡頭前最自然的呈現。

  

  

  在《秋菊打官司》裡,鞏俐飾演一個懷孕6個月,善良有主見的村婦秋菊,當她身穿紅衣大襖子,操著一口地方口音,從姿態到神色,儼然她已經成了秋菊,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婦女。

  

  拍攝過程中鞏俐連陜西婦女頭髮枯燥這樣的細節也不放過,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地裡,拍完最後一場戲,人當場暈倒。

  

  

  《藝伎回憶錄》一場扔扇子的戲,只有數秒鏡頭鞏俐卻和它死磕到底,5個月時間,每天扇子不離手,狂練2000次。

  演起癡呆病人來也毫不含糊。《歸來》勞改犯陸焉識因為念家心切,逃回家想與妻女見面,沒想到在這過程中被抓獲。多年後平反,回到家的陸焉識發現一切物是人非,妻子在他被抓獲過程中瘋了。

  

  馮婉喻和陸焉識的三次見面,第一次的久別重逢從懷疑到不可思議到激動到冷靜,第二次的車站會面從找尋到心切到著急到憤怒到不舍,第三次的回家從熟悉到冷漠到害怕到憤怒。

  

  鞏俐的情緒層層遞進,連眼神都在演戲,不得不感嘆渾身上下都是戲。拍《歸來》,為了演繹老年癡呆症患者,她去老人院和癡呆症病人一起生活2個月。

  

  

  這樣的例子並不是少數,她曾在採訪中表示過,很羨慕那種接到劇本後下個星期就能開始演,還能演的很好的演員,自己就不行,必須提前幾個月就帶入到角色中,去觀察和學習角色,這恰恰反映了鞏俐對待角色的千分打磨,做好萬全的準備。

  在《奪冠》中她又何嘗不是,為了演好女排教練郎平,她8月初就跑到寧波北倉的排球訓練場,3天3場比賽一場都不落下,甚至連郎平走路和普通人不一樣,"肩膀要端著,因為有傷"這樣的小細節也不放過。

  

  在這樣一點一滴的死磕中,鞏俐已經和郎平融為一體,已然分不清誰是鞏俐,誰是郎平。連排球隊長朱婷都說:"太像了,一見面就很震動,我感覺郎導就在眼前"。

  

  鞏俐一路以來幾乎每部影片都能順利斬獲獎項,拿獎拿到手軟。《秋菊打官司》獲得第49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 第1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霸王別姬》獲得第46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

  

  《漂亮媽媽》獲第24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第20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滿城盡帶黃金甲》獲得第2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

  

  哦,對了,她是華語影壇唯一、世界影史第二位包攬歐洲三大電影節最高獎的演員。

  

  

  她還擔任過戛納電影節、柏林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臺灣電影金馬獎評委會成員或主席。

  

  陳可辛導演在一次採訪中提及過鞏俐曾3拒過他。圈內人都知道鞏俐對於劇本和角色非常挑剔,她也坦言自己沒有接受的原因是擔心演不好女排教練這樣一個角色。

  

  鞏俐在國際影壇都稱得上是一個有分量的人,很多好萊塢大制作邀請她,她拒絕了《007》的出演,"人物太簡單,沒有發揮的空間",這樣一個有頭腦、有決策的鞏俐,經歷了猶豫,最終接下了郎平這樣一個角色,用傳奇書寫另一段傳奇。

  有人說《奪冠》不如改成《郎平傳》,事實上郎平也值得起這樣的濃墨重彩,鞏俐也絕對是郎平的最佳人選。她並不是像誰演誰,而是演誰像誰。從外形到舉手投足,乃至眼神中流露的自信且果敢,那股子堅韌的勁兒都惟妙惟肖。

  郎平將一生奉獻給了排球,鞏俐將一生奉獻給演戲。兩人在某種程度上是心心相惜,鞏俐演郎平,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演自己。在專業上追求極致,兩人同樣是有溫柔也有力量的女人,想必有許多的感同身受。

  

  劇中的郎平剛加入國家隊因為基礎差,總是在每天訓練結束後進行加訓,她對陳忠和說"我已經沒有退路可走了",她註定這輩子與排球相伴,而鞏俐,在踏上演戲這條路的時候,就意味著一演就是一生,沒有退路,也絕不回頭。

  郎平曾出任美國女排主教練,並帶領美國女排奪得2008年北京奧運會銀牌。此事引起軒然大波,郎平對此回應:"我執教美國,絕對不是為擊敗中國隊。我是作為一名職業教練接受這份工作,郎平是屬於中國的。"

  

  鞏俐在出演《藝伎回憶錄》時也曾受到過"為什麼一個中國人要去演一個日本藝伎"的質疑,她卻說,自己演的是一個女人,無論她是哪裡的女人。

  兩人都是很剛的女人。當年中國女排陷入困境、一蹶不振,郎平執意要進行3項改革,將女排改頭換面;鞏俐出任臺灣金馬獎評委,面對臺上的不當言論,拒絕上臺頒獎。

  

  中國女排不能沒有郎平,而電影事業同樣需要鞏俐。鞏俐,早已成為一種電影精神。

《雷霆戰將》回應熱議:抽雪茄穿裙裝符合歷史,劇情經得起考證

吳孟達逝世,情史被曝光:3段婚姻,4個家庭,揭開了他的感情

突傳死訊!香港資深藝人林聰突發心臟病離世,上月還在客串拍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