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麒麟主演真的拉跨?《贅婿》魔改之後,撲街還是黑馬都言之過早

  文/文刀貳

  網路小說長江後浪撲前浪。

  但要評論誰是心頭明月光,還屬那本連載了十年之久的《贅婿》。

  《贅婿》自2011年首發後,就吸引了大批網友的追捧。

  如今再憶及書中情節,都還能惹得粉絲熱血沸騰。

  什麼滅梁山、殺宋江、弒皇帝、開後宮,光是想想就激動得令人心顫。

  近期,由郭麒麟、宋軼主演的電視劇《贅婿》播出一章了。

  好家夥,心頭明月光終於照進了現實。

  可如今電視劇播出過半,打開豆瓣一看,評分6.9。

  對比隔壁家的分數,明月光的現狀那是相當慘淡。

  對於一部改編劇來說,6.9的分數顯然是不夠看的。

  畢竟原著粉加主演粉,怎麼也得把評分往8沖。

  這分數不上不下,委實讓人摸不著頭腦。

  難不成,編劇又斷線了?

  網友們評論大多第一句都是:《贅婿》劇情、節奏沒問題。

  《贅婿》劇情、節奏豈止沒問題,其中個別包袱還設計得非常巧妙。

  如拼刀刀、蘇N毅購、做空市場等,引得觀眾是捧腹大笑。

  結合實際改編劇情的編劇少之又少。

  比起偶像劇還在「我宣你」,玩霸道總裁梗。

  《贅婿》制作方誠心可見——畢竟不拿觀眾當傻子的電視劇,可不多了。

  雖然劇情有人覺得不錯,但是也有人覺得不好。甚至於還有演員。

  有的人評論郭麒麟的演技撐不起寧毅(男主)。

  有的人評論劇情改動太大,沒原著那味兒。

  說七說八,大多是對劇情的魔改和男主抱有爭議。

  原著黨的呼聲尤其大。

  小說中的寧毅(男主)在方臘起義。

  在梁山剿匪,在夏村大戰,和大族拍板爭糧賑災。

  活得淡泊明志,看得涇渭分明,一腔熱血拋諸武朝,了卻家國天下事。

  總而言之,寧毅並不是那種穿越到古代、背首古詩就走上人生巔峰的爽文男主。

  他更像棲息在暗處的蛇一樣,謀定後動,一旦出手必致對方於死地。

  正如作者憤怒的香蕉在題記中寫道:

  「有人曾站在金字塔高點,最廉價數不清妒忌與羨艷,走過了這段萬人簇擁路,逃不過墓碑下那孤獨的長眠。」

  寧毅,並不是什麼俠義之士。

  甚至在大多數抉擇的時刻,他是個「鴕鳥」、是個「逃兵」。

  但當他聽聞舊友身死。

  他說「我為這一路走來已經死去的人們,所遭遇的事情……咬牙切齒。」

  然後……「用九,見群龍無首,吉」,提刀弒了那個狗皇帝。

  那一刻,讀者才真正在寧毅身上看見了血性。

  電視劇《贅婿》輕喜劇的設定,註定讓寧毅在性格上作出改變。

  郭麒麟版的寧毅的確聰慧過人,但要說沉穩……

  可能很多人看到他莫名就有些想笑(前期個人形象深入人心)。

  曾和郭麒麟一起合作《慶餘年》的張若昀說:

  「我和整個劇組在郭麒麟面前好像笑點變得奇低,郭麒麟隻說了‘這兒有一堵牆’,整個劇組在他身後就笑趴下了。」

  就連圈中大佬周迅,面對郭麒麟也放下臺子,親切地說:

  「我也沒見過你,但是就是特喜歡你。」

  郭麒麟杠杠的親和力,讓劇組苦壞了頭。

  為了建立寧毅足智多謀的人設,編劇直接讓配角變傻白甜。

  誰知這一降一升,倒也成功讓劇情節奏更加輕快流暢,接棒輕喜劇的主流。

  而與其說郭麒麟版寧毅崩盤,不如說郭麒麟的出現,讓觀眾看到了謀定後動的另一種演繹。

  我們常說的聰明人,或是沉穩大氣,或是大智大勇,又或是避世隱居。

  卻獨獨沒有一種接地氣的聰明人。

  給人一種——誒對,聰明人就該少言寡語的感覺。奈何聰明有,伶俐無。

  小說中的寧毅就是那類「常規」的聰明人。

  讀者們喜歡的也就是那樣的寧毅。

  但也有讀者更期待、同樣更希望接地氣的寧毅出現。

  評論跳腳,郭麒麟能演出寧毅身上那股子血性嗎?

  什麼叫「血性」?

  官方給出的釋義是忠義赤誠的性格,所謂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忠義、赤誠更非天生就會。

  寧死不降、捍衛「威武不能屈」真理的錢老終為土灰。

  心懷家國大義的秦相秦嗣元在抗爭的道路上身死。

  夢想人人有飯吃的劉大彪劉西瓜至死是「少年」。

  正是一個接一個這樣的人犧牲。

  才會出現寧毅坐在金階上,面對滿朝朱門痛罵「一群廢物」的高光時刻。

  這樣的人是冷漠的嗎?

  換而言之,經歷過背叛、沉浮,卻又重拾信仰的人,應該是怎樣的?

  答案參差不一。

  但寧毅可以和郭麒麟是同類人。

  相聲界的前輩侯寶林和馬三立在壯年時,就決定日後不允許自己的孩子說相聲。

  除了對相聲行業的擔憂外。

  最重要的是害怕自己的名聲太大,子輩們擺脫不了他們的身份,得不到觀眾們的認可。

  郭德綱似乎沒有這個顧慮。

  以至於有段時間,「郭麒麟的爸爸竟然是郭德綱」的詞條頻登各大熱搜榜。

  當時很多人詫異,這突然冒出來的郭麒麟是誰?

  總之,郭麒麟是誰不知道。

  但若是和郭德綱雙雙提起,眾人都會恍然大悟:嗷,他是郭德綱的兒子啊。

  言語間幾分戲謔,想必大家你知,我知——畢竟咱見過的荒唐星二代可不少。

  「我爸是郭德綱」,只要這話一開頭,至少在相聲圈,沒人敢招惹這位少班主。

  可嶽雲鵬曾在某節目上這樣評論郭麒麟:

  「他(如果)是一個容易嫉妒的人,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日子都不會好過,恰恰相反,他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這真是嶽雲鵬的肺腑之言嗎?

  不少人質疑:這位少班主日後可是郭德綱的接班人,嶽雲鵬哪敢得罪啊。

  十歲之餘,郭麒麟第一次登上相聲的舞臺。

  觀眾們十分熱情,就連主持人也奉承道:「你很有天分。」

  郭麒麟面帶笑意,誠摯回答「其實大部分都是我父親的功勞。」

  早在這時,郭麒麟就清晰認識到自己頭上的光環,有多少是來自自家的父親。

  長大後的郭麒麟同樣沒有失去這份清醒。

  《今晚九點半》的訪談節目中,華少前去拜訪郭麒麟。

  兩人在茶桌上交流,寒暄片刻後,郭麒麟起身為華少倒茶。

  在倒水時沒控制好水量,以致茶水漫溢杯口。

  於是他連忙將茶杯端起移到自己面前,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喝這杯。」

  中國人講究「七茶八酒」,意為倒酒時可以倒滿,但敬茶時隻斟七分。

  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酒滿敬人,茶滿欺人」。

  在這盞茶淺抿中,觀眾看到了郭麒麟的春風化雨。

  《朋友請聽好》中,易烊千璽要同郭麒麟合作一段相聲。

  考慮到對方是個新手,郭麒麟不僅耐心指導,還在排練完後,立馬給易烊千璽送上鼓勵,「不錯不錯,說得好。」

  易烊千璽、郭麒麟,同樣是天之驕子,一個樂於學,一個樂於鼓勵。

  在這勉勵之中小唐看到了郭麒麟的赤子之心。

  《拜托了冰箱》中,何炅詢問郭麒麟冰箱中食材的來源。

  郭麒麟細數同門師兄送來的「愛心」。

  德雲社內部關係好與惡,一舉見真曉。食材禮輕,情誼重千金。

  在這冰箱門內,觀眾看到了郭麒麟的桃花潭水。

  嶽雲鵬初走紅時,網友們看熱鬧:嶽雲鵬和郭麒麟,誰是德雲一哥?

  郭麒麟隨後便排上一場《誰是一哥》相聲。

  大大方方討論起這事,和搭檔閻鶴祥調侃道:「以後咱爺倆合作了,我接替嶽雲鵬。」

  不在盛名時打壓,不在低谷時落井下石。

  在這談笑風生中,觀眾看到了郭麒麟的明月入懷。

  有人讓郭麒麟比較師傅於謙和父親郭德綱。

  郭麒麟是這樣回答的:

  「於老師可能比較淡然,不爭。」

  「其實我爸也不想爭,他是不得不爭。」

  「他不能退,因為他身後就是他要保護的我們這些人,他要退了,我們就都掉下來了。」

  師傅之於父親,那是流水知音;

  師傅之於郭麒麟,那是不教之教;

  父親之於郭麒麟,那是寸草春暉。

  有心人想利用德雲社微妙的關係挑起事端。

  卻被郭麒麟三言兩語挑了過去:這事兒不是這麼個理。

  有人問郭麒麟,有沒有特別想超過父親?

  郭麒麟回答:

  「我希望在任何時候,哪怕我七老八十,別人提起我來,還能提到我是郭老師的兒子,這是一件特別自豪的事。」

  別人家的星二代都還在忙活加強頭頂上的光環,然後待翅膀硬了的那天,再取而代之。

  郭麒麟卻坦然地接受這種身份,並以此為傲。

  黑子嗤笑其有背景,他卻泰然處之:是,為什麼要去否認,這有什麼可否認的?

  就像郭麒麟自己說的那樣:

  「就我們這種身份來說,很多人覺得順風順水。」

  「但其實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我們很難能夠證明自己。」

  「而其他演員他可能沒有那麼多的資源,沒有那麼多的機會,只要抓到一個機會他就可以證明自己。」

  看到郭麒麟的表現,又會有人跳出來嘲諷:這年頭誰還沒有個人設了?

  的確,節目為了播出後的效果,總會有誇張的成分。

  但若有人能從一始終,也不枉為一樁美談了。

  話又說回來,郭麒麟扮演的寧毅真的拉垮了?

  倒也不盡然。

  悄悄問一句:各位打低分真不是沖郭麒麟顏值去的嗎?

  如果是,很多讀者應該會為郭麒麟抱不屈了。

  作者憤怒的香蕉在原著中對寧毅的外貌並沒有著太多翰墨。

  什麼玉樹臨風、儀表堂堂沒有。

  頂多是少年意氣風發罷了。

  再者,誰規定男主不能是小眼睛單眼皮呢?

  電視劇《贅婿》是撲街還是黑馬,不能單憑個人武斷。

  部分讀者也別糾結原著是不是什麼輕喜劇。

  就《贅婿》書中的某些「超綱」劇情而言。

  指不定會改成什麼樣兒,咱們知足常樂吧。

  

  看完記得關註 圖片來源網路 侵刪

  往期精彩:王鷗的悲慘故事,也救不了深夜對劇本,她該如何挽回「三觀」?

  意難平!10年又10年,等到的是吳孟達和周星馳後會無期

《山河令》主演龔俊:現在想起溫客行,心裡面依然會難受

《掃黑·決戰》主演談保護傘:在灰色地帶抵不住的,必付出代價

白百何被罵三年之後,居然靠「人品」救回了路人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