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狐行動》撤檔,品今控股的資金遊戲如何玩下去?

  

  梁朝偉與段奕宏雙影帝出演、呂克·貝松團隊加持,原定於1月8日公映的《獵狐行動》卻意外撤檔。影視局就是資本局,品今控股與這部投資巨大的「華麗」影片風雨同舟。業內有聲音指出,是品今投資的資金鏈斷裂導致了《獵狐行動》撤檔。

  日前,多名投資人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爆料品今控股旗下私募產品到期遲遲未兌付。《獵狐行動》也一度是品今控股試圖穩住投資者的籌碼。品今控股旗下私募產品的投資人張冰(化名)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品今控股方面曾告訴投資人,《獵狐行動》上映後會慢慢回款,品今控股方面會拿這部分回款兌付給投資者。

  沒能成功上映的《獵狐行動》似乎預示著品今控股的困局,以品今控股為軸心募集資金流向具體的項目,又以項目資金周轉來兌付投資者應得的收益,品今控股將資本遊戲搬到了現實生活中。

  《獵狐行動》撤檔,「號稱投資方」的品今控股迷局重重

  定檔2021年元旦後的一線大片排名中,《獵狐行動》占有一席之地。久未露面的梁朝偉牽手實力演員段奕宏,兩大影帝攜手參演,加上「邦女郎」化身危險情人,以及豪華的制作團隊加持,《獵狐行動》未播先熱。

  計劃趕不上變化。原定1月8日上映的《獵狐行動》突然撤檔。1月5日,《獵狐行動》官微顯示,受海外疫情影響,電影《獵狐行動》在海外進行的部分後期制作未能如期完成,出於對作品完整性及全體主創的尊重,制片方決定對本片原定公映時間(2021年1月8日)做出調整,將於2021年擇日公映。

  《獵狐行動》為何調整上映時間?有業內人士稱,該電影未過審,也有聲音指出,電影投資方品今控股資金鏈斷裂導致影片延期上映。1月19日,《獵狐行動》還在為獲評」抖音星動之夜「頒發的年度最受關註電影而大力宣傳。

  出生至今,《獵狐行動》一直備受關註,但其與品今控股之間的關係卻更引人遐想。據品今控股的投資者介紹,《獵狐行動》是品今控股穩定未拿到兌付款投資者為數不多的籌碼。品今控股旗下私募產品投資人張冰說,品今控股方面曾對私募產品到期未兌付的投資人表示,《獵狐行動》上映後會慢慢回款,品今控股方面會拿這部分回款兌付給投資者。

  從貓眼專業版數據來看,《獵狐行動》與品今控股之間並沒有直接關係,《獵狐行動》的出品公司和制作公司名單中均未出現品今控股旗下公司。那為何品今控股會把《獵狐行動》當做回款的渠道?

  2019年5月,《獵狐行動》在京舉辦開機發布會,耳東影業董事長陳碩罡以嘉賓身份出席。而耳東影業與品今控股有一個共同的實際控制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現,北京源石創世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則招聘資訊顯示,招聘公司為北京晨夢飛揚文化傳媒公司,屬於品今控股集團旗下企業,目前出品制作的優質影視劇即將上映,其中就包括《獵狐行動》。不過,從股權關係上來看,晨夢飛揚的股東為自然人,與品今控股並無直接關係。而從招聘資訊上來看,晨夢飛揚系品今控股旗下的殼公司。

  迷霧重重下,品今控股募集資金是否直接流向《獵狐行動》的投資?

  耳東影業上市未成行,品今控股「池水斷流」

  品今控股的重註也壓在了耳東影業身上。

  自2015年景立至今,耳東影業投資的電影及延續劇包括《葉問4》、《反貪風暴4》、《我和我的中國》、《西虹市首富》、《紅海行動》、《那座城這家人》及《陸戰之王》。有著多部超高票房的電影背書,耳東影業在掛牌新三板之後又兩度沖擊港股,但招股書也將耳東影業的真實面目示人。過往業績記錄期,耳東影業電影及延續劇投資及制作管理分部的收益部分來自向投資者轉讓電影及延續劇(於其公開發行前)部分或全部投資權。

  2017年-2019年,耳東影業來自核心經營分部的收益分別約1.76億元、3.80億元及8.10億元,來自核心經營分部的年內溢利則分別約2370萬元、4090萬元及5760萬元。截至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年度,耳東影業的毛利分別為4420萬元、9140萬元及23800萬元,毛利率分別為25.2%、 24.0%及29.4%。

  影視行業內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影視圈子相對較小也較封閉,一般在圈內和上遊的影視制作或者發行公司關係較緊密才能拿到影片的投資份額。

  耳東影業從港圈影視作品中」出圈「。招股書顯示,耳東影業擔當大部分電影及延續劇的跟投投資者角色,和耳東影業建立持續工作關係的市場同業包括英皇影業有限公司、博納影業集團、北京嘉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及天馬電影出品(香港)有限公司。

  作為老牌的影視制作公司,英皇影業在影視圈的地位無人可及,上市進程中的博納影業,也是從港片起家,天馬電影系香港資深電影人黃百鳴與其兒子黃子桓創立。三家公司與香港影視圈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博納影業作為《紅海行動》的制作公司,英皇影業出現在《紅海行動》的發行公司名單中,而耳東影業也搭上了這輛順風車。

  自2016年起,耳東影業開始與古天樂的天下一電影制作合作,並共同成立品今天下。耳東影業與古天樂形成了密切的聯繫,品今天下制作的項目包括《使徒行者》、《犯罪現場》及《骨妹》。2018年,耳東影業與香港制作公司天馬電影出品(香港)有限公司合作,並作為跟投投資者參與《反貪風暴3》的投資。

  耳東影業如何闖入香港影視圈至今是個謎,但其跟投不少香港類型電影並從中獲利卻是不爭的事實,其低買高賣電影市場份額更似一場金融遊戲。

  耳東影業如今也成為品今控股棋盤上重要的一顆棋子。有投資者向記者提供的一份投訴信顯示,品今控股方面曾告訴投資者,若耳東影業在港成功上市,回流的資金款項會通過內部操作手段轉到品今投資集團下面,給投資者兌付預期的資金。就此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多次致電品今控股方面,電話均無人接聽。

  據源石財富的前員工介紹,品今控股融資後的資金流入到了二級市場、影視板塊和教育板塊。如今,耳東影業上市不知歸期,投資者的資金如何兌付?

  品今控股的「拼多多」遊戲

  多個招聘網站上的招聘資訊顯示,品今控股、源石財富十分青睞有留學背景的銷售人員。上述源石財富的前員工介紹,在招聘過程中,有留學經歷的員工底薪會比沒有留學經歷的員工高出2-3倍。如果沒有留學經歷,源石財富更青睞於家庭條件不錯的員工。

  有留學背景的員工或許對應著高淨值客戶。源石財富作為品今控股旗下私募基金的銷售公司,對於員工有著一定的考核標準,其對沒有留學背景的員工和有著留學背景的員工考核標準也不相同,有留學經歷的員工考核標準更高。有業內人士稱,「朋友、圈子」不斷註入新的資金形成血液流動在品今系的身體裡,支撐著品今系進一步擴張。

  根據《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二條規定,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資者是指具備相應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投資於單隻私募基金的金額不低於100萬元且符合相幹標準的單位和個人。

  然而,源石財富卻疑似存在拼單代持的方式招攬客戶。上述源石財富的前員工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與朋友一起拼了100萬元投資品今基金的理玉帛季豐優選理財計劃,其中自己出資35萬元。

  投資者張冰也表示,在疫情期間,為了吸納更多投資人的資金,品今系的銷售們開始明目張膽的拼單,中高層領導不僅不嚴加管理,還鼓勵違規的吸納資金的方法。

  目前,已有多名投資人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其投資的品今控股旗下的理財產品到期並未兌付。

  基金業協會官網顯示,截至2020年11月,私募基金管理人數量為24611家,私募基金產品數量為94739隻,私募基金規模為15.91萬億元。在私募投資基金市場蓬勃發展的同時,更需監管到位。

  為進一步加強私募基金監管,嚴厲打擊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嚴控私募基金增量風險,穩妥化解存量風險,提升行業規范發展水平,保護投資者及相幹當事人合法權益,1月8日,證監會發布《關於加強私募投資基金監管的若干規定》。《規定》共十四條,形成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從業人員等主體的「十不得」禁止性要求。其中,證監會重申私募基金應當向合格投資者非公開募集。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妍頔 編輯 趙澤 校對 薛京寧

>《獵狐行動》撤檔,品今控股的資金遊戲如何玩下去?

聘爸爸打工月薪五千,16歲拿百萬投資的喻言,真有這麼牛?

尋夢園

朝鮮首都平壤,總計300多名女交警,為何26歲必須退役?

尋夢園

《我憑本事單身》出圈,燈塔深入短視訊宣發航道

尋夢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