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個朋友講述自己曾經的一些靈異經歷,真實的發生了

尋夢新聞LINE@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故事:一個朋友講述自己曾經的一些靈異經歷,真實的發生了 靈異 第1張

  

  小時候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我和我班一個同學打鬧.那時候人很小.我們校是原來地主的老房子.從大門進去有一個五步石梯子.我們班是上體育課.我和那個同學在校門口不知道為什麼鬧起來.剛好我手上有藍球.我就用球狠狠砸了他.他也發火了.撿球就想砸我.我看他撿球.我馬上就像校內跑.跑到五步梯子的時候.我知道不能停.那里三梯和四梯上都有幾個同學在彈)杏骨(八十年代的人應該懂).我才幾歲哦.人不高咋一下跑的上去.但我還是狠心從一梯飛越上去.明明看見自己就要踩到一個同學的手上了.我心很急也很亂.突然我感覺我的左腳被誰拉了一下似的.那種感覺就像騰雲駕霧.很舒服.一下上了五梯.我飛快的跑.終於跑掉了.這件事我沒對任何人說.但一直在我心中感受著那份感覺.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為什麼會.說不清楚!

  小時候我說話很準的.心里有這個念頭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有時候我都不敢去想太多.那時候我們院子里的一個老太太婆和我開玩笑.小時候在家曬谷子.很多雞吃.我們家狗很聽我的話.他似乎聽的懂我說的話.看的懂我的表情.只要有雞一吃我家的谷子.我就想扔石頭.還沒有扔.我家狗都把雞到處追的到處飛.不過發生和那老太太婆的事的時候.我家的狗被人打了.那天也是曬谷子.我家門口離曬場還有十米左右吧.很多雞在吃我家谷子.太陽很大.我就撿了石塊想把雞嚇走就算了.那老太太婆看到我就笑笑說.你把那雞砸死算了.我也說.要得嘛.看到.我打那雞公的頭.這麼遠.其實我也是說的玩玩的.那眇的準.誰知道我做了個架勢.眇了下.死力砸了過去.正中那一只雞公的頭.那雞公當時就把頭掉在地上打轉.當時沒死.不過到了晚上就死了.

  六年級的時候在曬場和我一樣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踢足球.很多人也在曬場耍.那時候沒電視.大家吃了飯多半都在曬場耍.顏三娃也抱著他還沒有滿三個月的小孩站在那里看著我們玩.這時球到了我的腳下.突然心中有個念頭.這一腳把球踢出去一定會踢到那小孩子的頭上.心里也很慌.但自己也沒有去想太多.想那有那麼巧合的事.一腳踢出去.那球正中小孩子的頭.才三個月的小孩子.當時我都嚇傻了.不知道幹什麼.顏三娃也嚇了一大跳.就發火了.把球用刀砍了.說孩子有什麼事一定找我算帳.我被我媽打殘了.從那後到小孩子八個月再沒有抱出來耍過.我自己也鬱悶.也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

  讀初二的時候.我喜歡上了鬼怪靈異的事件.那時候我拜那個乾爹能通靈.我們那里方圓幾十里的人都知道.他那里有很我關於神學.道學的書.我就借回來自己看(我乾爹應該還是很靈的.我記得小時候四歲吧.那時候我肚子痛.我媽就把我抱到他那里看.他用手指在我額頭上畫了一會什麼.我自己感覺馬上肚子就不痛了.不過這件事發生.我還沒上初中的時候他就過逝了.所以只有自己受了.) 我放學一個人就在家寫寫畫畫.看那本書.可很多都看不懂.不過書上提示了很多符有什麼用.做什麼的.我明白點.但一直不懂.有一天下午放學回家.我家隔壁聽說是鬧鬼.找我那個幺爸(不是我爺的兒.隔房的)在捉鬼.我就拿起書也看.看了一個捉鬼的符.我就用毛筆比著書上畫下來.拿著符念著書上的咒語.念完我就燒了.我也沒有管他.第二天聽說隔壁沒事了.不過從第二天晚上開始.我人都渾渾韁韁.上課想睡覺.回到家也想睡覺.覺得只有睡覺最好.飯也不想吃.我媽感覺不對.就把我拉到我乾爹的同門師弟那里.讓他給我看看.他說:沒什麼事.我畫道符泡開水喝下去就沒事了.他就在他家門口邊念邊畫符.畫完了泡了開水叫我喝.我喝下去.我媽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我碰到道路鬼了.不過沒什麼大的惡意.回去睡一覺.明天就好了.第二天.我自己都感覺到我人充滿了精神.再不是渾渾韁韁的感覺.世界上真的沒有鬼嗎?我確實不信世上沒有神靈.

  讀初中畢業的時候做了一個夢.這麼久.不記得那個夢做什麼了.反正就是關於我初中畢業選擇讀高中還是中專(那時候中專很吃香的.還有鐵飯碗.不過我上中專第一年.國家的政策都變了.變成安需分配了.靠)後頭還有現實發生的事都讓我選擇了去上中專了.

  .那是我在當二年兵的時候.那年我們全營出去挖溝.連里只留了六個兵.一個班長五個兵(我們三樓).八連就留下一個通信兵和連長.七連在菜場.那天晚上我下崗後就回床睡覺.本來很困.很快就睡了.突然我發現自己好像醒了.但自己也知道自己閉著眼睛.我聽到一陣音樂.說不出的好聽.但不知道是什麼樂器吹出來的.而且是感覺到一個人正從外面進到我們班里來.我想起床看.又感覺自己動不了.而且也還不想動.就靜靜的音樂感覺到那人走到我床邊.他坐下來用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說:你不好耍.我陪你耍.我嚇的自己都感覺到冷汗直流.想動又動不了.我也強迫自己醒過來.但就是動不了.感受那東西的手按住的我肩膀.想喊也喊不出來.過了應該有一二分鐘吧. 終於醒過來. 我一下坐起來.班里早關燈了.我坐在黑暗的床上不知道做什麼.終於想起點蠟燭.把蠟燭點亮就坐在床上發呆.肩膀上還感覺到那冷冰冰的五個手指紋.發了差不多十分鐘的呆才想起為什麼不開電燈.才爬起來開燈.開燈班長就醒了.問我半夜做什麼.我告訴他.他不信.哨兵也進來看出什麼事了.我說了誰也不信.都當我發傻了.我也不知道.就又關燈睡覺.早操的時候.八連的從菜地回營房出早操.全營都知道了.都當一個笑話.有人半信半疑的就說起了營地原來是一個墳地.去年他們整營房草地的時候還挖到死人骨頭(第一年我去了湖北學習).不過誰也沒有當回事.第二天早操的時候.八連的通信兵說出來的.他們連長昨天晚上在寢室里亂叫亂砸東西.寢室里的全砸爛了.不過這件事保密了下來.就全營的人知道.後來我們指導員有一次在操練的時候開玩笑問他.八連連長一下臉黑了.不知所措.嘴里連說不知道.不知道.我們二個連的兵都看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可能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當兵第二年的六月份吧.因為我去學了光學儀器修理的.我被調入旅修理所.在修理所待到第二個月.去野外野訓.我們二年兵最低的軍齡.所以晚上還要看器材.修理所的管理很散漫.所長(上校)根本都不怎麼管.我們幾個二年兵也學到那些士官一樣也到處跑去耍.發生這件事我那幾天一直心里有個想法.我的人生轉折點要出現了.那天晚上看器材.我在我們光學車上就睡著了.睡著睡著.我就做夢一個人在霧中大聲問我:你是想轉業還是想轉士官.反復問我.我也問他:你是誰.他說:你不要管.你是轉業還是轉士官.反復速度很快的問.不容我去想.我被問急了.就大聲回答:我要轉業!馬上一切都結束了.不過我還是睡到第二天.但我清楚的記得.第二天晚上.我們幾個二年兵在野外看器材.晚上也沒有人來查崗.就說出去喝酒.本來也沒什麼事的.可一出去喝酒.就喝到一個我們所的士官馬子在外面被人打了.我們肯定幫忙了.這件事就被所長知道了.所長叫我們全退回去.我們幾個說回就回.所里的士官就叫我們幾個請所長吃一下.送點禮說點好話.本來又不是什麼大事.也說所長這個人很好說話的.可我們幾個都一致的犟.說回就回.我們自己就打背包就回來了.檔案還是一個多星期我們指導員去拿回來的.回到連里應該也還有機會.因為全營就我學過電腦.那時候部隊現代化剛開始.所以指導員有什麼文件都讓我去.七連八連的關於電腦方面的問題也叫我去.但我還是那樣的.我過生的那晚把連長給打了.不久我們幾個四川的又把在我們新兵時打我們的一個班長打了.這件事雖然被營里壓下來.可一切都不可能回頭了…..

>故事:一個朋友講述自己曾經的一些靈異經歷,真實的發生了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