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迷失的女人

張莉從公司出來,十分疲憊。像往常一樣,她信步走進公司旁邊的酒吧,想喝幾杯放鬆一下。剛進酒吧坐下,調酒師就詫異地看她:「我還以為你走了,剛剛看到你離開。」張莉笑了,問調酒師在說夢話?她明明剛從公司出來。調酒師微微皺起眉,有些困惑:「你剛剛喝了兩杯藍色冰山,還不小心打碎了一只杯子,賠了五十塊呢。」

輕輕抿了一口酒,張莉認定調酒師在跟他講笑話。已經有一段時間,兩人常說一些曖昧的話。這讓張莉很受用。

他們認識兩年了,他怎麼會認錯人?

喝罷一杯,張莉又要了一杯。調酒師卻推過一杯冰水說:「你已經喝了三杯了,再喝又要醉了。」最近,張莉常常醉酒。她有點兒不高興,對調酒師說:「今天我莫非得罪了你,你怎麼處處和我為難?」

調酒師無奈地嘆了口氣,只好又調了杯酒。

喝了兩杯,張莉覺得調酒師怪怪的,心中無趣,便站起身。正要到樓上打會兒保齡球,她突然看到一個穿黑風衣的女人正從保齡球館出來。剎那間,張莉幾乎驚呆了。那女人,和她長得一模一樣,而且還穿著同一個品牌一模一樣的衣服。連張莉都要懷疑,她看到了自己正朝著樓下走!

震驚得捂住嘴巴,張莉尾隨女人走出大樓。只見那女人走到一輛嶄新的小車跟前,突然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著車窗砸去。報警器響了起來,女人若無其事地離開。張莉驚呆了,見她站在路邊攔車,她也攔了車跟在那女人的身後。令她怎麼都想不到的是,那女人朝著自己的家走去。香榭麗舍別院,張莉一年前在那兒買的房子。

女人明顯醉了,拿出鑰匙開門竟有些搖搖晃晃,張莉的心提到了喉嚨口。她真想大聲喝斥女人,想上前阻止她。可她卻又心存好奇,想知道下面還會發生什麼。想知道這女人到底要幹什麼。站在門口半晌,張莉輕輕擰開門鎖,一閃身,進了旁邊的儲藏室。老公在書房,那女人一進門就朝丈夫吼叫,嫌他沒有把地毯清理乾淨。

老公乖乖地走出來,竟然將那個醉得歪歪扭扭的女人扶進了臥室。張莉想沖出來,令她更無法忍受的是,那女人竟摟住了老公的脖子。

兩人進了臥室,張莉從儲藏室出來,呆呆地站在客廳。難道她在做夢?那個女人是誰?為什麼會有自家的鑰匙?而且,她買的明明是絕版衣服,那女人為什麼會有同樣的一款?張莉覺得自己快要瘋了,她聽到了臥室里的喘息聲,再也忍不住,緊走兩步。可沒等她走到臥室門口,突然看到里面的燈亮了,只聽到老公大聲吼叫著:「你是誰?」

女人詫異地答道:「我是你老婆,張莉啊!」

老公拿起衣服退出臥室的門,大聲說:「你不是張莉,你不是張莉。」

張莉再次閃身躲進儲藏室,從門縫里往外看。只見那女人穿著她的睡袍,氣勢洶洶地出來,蹺著腿坐在沙發上,順手拿起了一根香煙。那姿勢,竟然與張莉分毫不差。女人狠狠地吸了口煙,張莉默默地看著她,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以前她煙癮很大的,後來在老公的一再勸說下,下決心戒掉了。這個女人,看上去似乎很享受吞雲吐霧的感覺!

只見女人一根煙吸完,像是下了決心一般,猛地站起身。張莉的心提到了喉嚨口,她感覺女人好像是想幹什麼了。果然,女人突然走進廚房,將一柄凍肉刀藏在了身後。這時候,老公穿好衣服來到了客廳,女人滿臉微笑地走近老公。張莉再也忍不住,順手從身後拿起了一根高爾夫球桿,突然沖出門,猛地朝著女人揮去。女人身子一歪,鮮血順著腦袋汩汩而出。老公驚異地看看張莉,再看看倒在地上的女人,他辨不出哪個是自己的妻子。

女人倒在地上,大瞪著眼睛。張莉扔掉高爾夫球桿,手顫抖著,捂住了臉。老公看到地上女人手里的凍肉刀,終於確認眼前救自己的才是妻子。他小心地將妻子攬進懷里,拿起電話就要報警,卻被張莉一把攔住了。

在張莉的堅持下,老公和她七手八腳地將女人抬出門。好在已經是深夜,電梯里沒有碰到人,而街上也很少有人行走。將女人放到路邊,張莉用公用電話撥打了120。躲在角落里,看到醫護人員親手將女人抬上救護車才離開。

回到家,張莉和老公一晚沒睡。老公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有人整了容,做成了和張莉一模一樣?然後又偷偷配了家門鑰匙?可是,這是為什麼?她為什麼要刻意偽裝成張莉?甚至一舉一動都不差分毫。可他知道,那女人的身體不是張莉。

張莉搖搖頭,她不知道。一點兒都不知道。

天,慢慢亮了。整整一天,張莉魂不守舍。上午,老公換掉了家里的門鎖。

從公司出來,張莉像平時一樣去酒吧,特意比平時早了五分鐘。可調酒師再次驚訝地問:「你又回來了?剛剛明明喝過兩杯了。」

張莉的心沉了下去,她輕輕品著酒,問調酒師:「你確定剛才看到我喝了兩杯?」

調酒師輕輕搖晃著酒桶,說是啊,你忘了?剛剛明明是你老公陪著你,你們一起叫了個情侶杯的。

張莉放下酒杯,馬上打電話給老公。可是,老公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張莉心里突然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將一張百元鈔票扔到桌上,張莉出門打車回家。

家里,空無一人。她呆呆地坐在茶幾前,看到煙灰缸里還冒著縷縷青煙,正是她以前喜歡的牌子。來到臥室,床上平平整整,還是她早晨收拾的樣子。

張莉試著再撥老公的手機,書房里傳出一陣悅耳的鈴聲。張莉無奈地放下電話,原來他出門忘了帶手機。

呆呆地等到凌晨,張莉終於聽到門響。她一眼看到老公擁著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人進來。兩人有說有笑,看上去十分親密。見到坐在沙發上的張莉,老公和那女人看上去都吃了一驚。張莉氣得漲紅了臉,質問老公:「你難道不知道那個女人不是你的妻子嗎?」

想不到,那女人看到張莉竟然冷冷一笑:「你是哪兒來的?為什麼要裝成我的樣子?我家今天才剛剛換了鎖,你是怎麼進來的?莫非你是傳說中的江洋大盜?」

張莉氣得渾身發抖。老公似乎也疑惑不解,他走到張莉跟前說:「介意我摸一下你的頭嗎?」

張莉不知道老公要做什麼,用力點點頭。老公伸出手,摸了一下張莉的腦後,臉色變了。他憤怒地指著門,對張莉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也完全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裝成我妻子的樣子。但現在,還是請你出去。」

張莉驚呆了,她的手緩緩地伸向腦後。剎那間,她的手指僵在了半天空。她摸到自己的腦後貼著一塊紗布。那部位,分明是昨晚她用高爾夫球棒擊傷女人的地方!

女人冷笑道:「果然是昨晚的女人,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張莉快要發瘋了。老公看著她,平心靜氣地讓張莉趕緊出去,否則他就要報警了。

張莉踉踉蹌蹌地出門,進了一家小旅館。在小旅館待到深夜,張莉失聲痛哭。她愛自己的老公,愛這個辛苦經營起來的家,可現在,家就要毀了。猶豫片刻,她打電話給女友。女友聽了她的話幾乎驚呆了。她說一定是張莉的老公有了外遇,才用這種方式折磨她。張莉搖頭,昨天老公明明看穿了那個假女人。可是,今天他卻上當了。他是個善良厚道的男人,他一直都深深愛著她,他絕對不會這麼對她的。

在小旅館輾轉一整夜,張莉直接去了公司。一進公司,她看到眾人看她的目光怪怪的。張莉顧不上多想,一進辦公室就鎖上了門。可她現在哪兒有心思工作?拿起電話,她幾次撥打老公的手機,可老公卻一字一頓地對她說:「我妻子已經決定從公司辭職了。這兩天就要辦理離職手續,不管你是誰,請不要再騷擾我的生活。」

張莉都要絕望了。打開電腦,張莉上網發了帖子,大呼:救救我。

帖子很快就被頂了起來。有人說她一定是精神分裂了,有人說這是老公要折磨她至精神分裂的手段,更有人說是外星人入侵。張莉頭痛欲裂。一頁頁地翻著,突然,她看到一個長長的帖子:

那不是別人,其實正是你自己。每個人的身體里,都住著一個善,一個惡。當善大於惡時,惡一直受制於善,它無法出來作祟。可是,當惡脫離善的控制,她就會慢慢奪走你的全部。也許就是今天,你會被莫名其妙地解職。因為惡要將你折磨得瘋掉,她代你會朋友,她扮演妻子母親的角色,她甚至以你的身份行走在街上。可是,她會攪亂你的一切,讓你的生活一團糟。你冷靜下來,就會看到自己的結局,失業,家庭破裂,與父母失和,四面楚歌……

張莉,徹底驚呆了。半晌,她加了那個人的Q,問:你怎麼知道這一切?

那人沉默半晌,說:因為,我也經歷過。三年前,我失去了一切。不過,我用兩年的時間來調整,現在我正在找回我失去的東西。

還沒到下班時間,可張莉早早回到家。無疑,那個女人還是比她早一步進了家。張莉看到她正漠然坐在沙發上吸煙,她最喜歡的真皮沙發,已經燒出了一個大洞。張莉客氣地朝她笑,說:「我今天買了件禮物送給你。」

女人疑惑地站起身,張莉打開嬰兒房的門說:「我們的孩子,你不想看看嗎?」

女人走進去,張莉在後面猛地關緊了門,上了暗鎖。女人在里面咆哮著,踢著門,大聲咒罵張莉,讓她放自己出去。張莉倚住門,輕聲問:「你想怎麼樣?工作不如意,本來應該升職卻沒分,就心灰意冷了?老公的一些瑕疵也看不慣?你又開始吸煙,酗酒,你居然還和調酒師調情,你到底想做什麼?」

女人,漸漸沒了動靜。

老公回來了,輕聲問系著圍裙的張莉在跟誰說話?張莉攏攏頭髮,微微一笑說:「我自己。」

老公吻了一下她的額,說:「那個女人沒再來打擾我們吧?」

「當然。她永遠不會來了。」張莉輕聲說。

張莉重新振作了起來,徹底戒掉煙,很少去酒吧,老公不在時,她大部分時間都泡在健身房。偶爾,她還會看到那個女人。但是,她只是偶爾閃過。當老公踩過沾著些污跡的紅地毯,張莉會親昵地上前,摟住他的胳膊,輕聲對他說:我愛你。

部分內容來源於網路,謹作為試讀鑒賞之用,五天內將自行刪除。

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立即刪除,謝謝!

歡迎關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21999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