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年文潭:「985相親局」的迷思:計算不產幸福

  作者:張豐

  最近,一篇《通過層層篩選,我在985相親局上見證了高端的失敗》引起公眾的關註,也讓「985相親局」成為了網路熱詞。

祈年文潭:「985相親局」的迷思:計算不產幸福 相親聯誼 第1張

  根據這篇文章的講述,所謂「985相親局」,最早來源於兩個大學生做的網路平臺,隻允許北、清、復、交四個中國最頂尖大學地學生參加,後來,由於這四所大學「已經被窮盡」,才放寬到其他985名校。日常,平臺會發布公號文章,介紹這些「優秀人士」,也會組織線下活動。

  線下活動才是重點,畢竟真正的相親都要走進現實。在短短的兩個小時,每一位參加者可以「面談」16個對象,為進一步「交往」提供參照。可以想見,這樣的相親局,「成功率」不會太高。時間短,無法進行有效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每一個參加者來到這裡,最想表達的其實是自己如何優秀,並沒有敞開自我,認真傾聽。

  這樣的相親局註定是孤獨的,某種意義上,它為我們展示的不是「幸福」,而是「幸福的缺乏」。文章中講了一個男應征者的故事:從小到大不允許別人比自己優秀,大概是所在地區的高考狀元,在大學也是尖子生,但是畢業後工作,仍然不允許別人超過自己,只能辭職創業單幹。但是,他卻想找一個和他同樣優秀的、性格穩定的女孩做妻子,這樣,孩子將來才更優秀。

  這些名校畢業生,在高考中取得了人生的大勝,他們希望下一代還要超越自己。「贏在起跑線」通常被理解成小學教育,這幾年已經被推前到幼稚園的競爭,誰想到這些高材生更進一步,把起跑線提前到相親上。這裡的「焦慮」顯而易見,高材生們希望能保住自己的「優勢」,雖然那優勢來自於獨木橋一戰,本來就是脆弱的。

  這種婚戀觀讓人瞠目結舌。它來自一種極端的進化論,相信兩個學霸(高考已經證明了)的下一代,一定還是學霸。這種看法,排出了人生的偶然,不知道即便僅僅從學習成就的角度看,從出生到高考,都充滿了不確定性。如果「下一代」真的有選擇權,沒有誰會願意做他們的孩子,因為這種被設定的生活,不但辛苦,也缺少幸福和趣味。

  「985相親局」的一個怪誕處在於,它把衡量一個人價值的標準,還和高考成就掛鉤。參加相親的人,至少都已經大學將近畢業,或者已經參加工作。名校的生活應該是豐富多彩的,一個讀了名校的人,理應擁有一個「更大的世界」,為什麼還對幾年前那場考試念念不忘?一個北大、清華的學生,如果不能從高考中走出來,大學就算是白讀了。

  這樣的名校相親局只是時下「高端相親局」的極端形式。還有很多類似的相親局,都會對應征者作出各種評估。學歷(最好是第一學歷)、收入、房產、汽車,逐個評估,最後大概能衡量出一個人的「綜合競爭力」。這是所謂「大數據」在個人生活中的應用,看上去很客觀,個人一種可靠的印象,但是它可能從一開始就錯了:婚姻的幸福,並不是算計的結果。相反,它更依靠的可能不是客觀指標,而是「主觀」的情感,你是否願意傾聽、付出和承擔責任。

  在2020年還要奔赴相親局,多少有些無奈。實際上,「985相親局」能夠提醒我們的並不是什麼幸福密碼,而是有些人對幸福的誤讀。相親表面上是一個起點,其實也是一個敘事的終點:如果一個人保持思維和認知的開放,或許就不需要到相親局上去尋找機會。同樣,如果從一開始思維方式就是封閉的,即便對象所有條件都合適,也可能會在尋求幸福的道路上迷失。

  (作者系作家)

  來源: 光亮日報客戶端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