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臺,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11月初的一個下午,

  正在格子間摸魚的大廠人,

  突然收到了同一份神秘鏈接

  ——「大廠er相親文檔」。

  在這個長期作為辦公軟體的共享文檔裡,

  為婚戀問題焦慮了太久的年輕人,

  突然看到了脫單的希望。

  

  最初,這只是一個大廠實習生

  為朋友脫單所做的微小努力,

  但是很快,一個想像中

  「人均雙一流、年入幾十萬」的社群樣本

  出現在我們面前。

  

  有人驚嘆:

  「大概瞟了一眼,全都是人類高質量男性/女性」,

  就有人質疑表格相親的嚴肅性:

  「這種很難保證資訊真實性的相親交友,

  又是一場互聯網人的自娛自樂罷了。」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2張

  截至11月27日晚,已有30多萬人瀏覽了這個鏈接, 原數據來源於「大廠er相親文檔」

  表格裡,學歷、公司、收入、顏值,

  幾乎都是必填項。

  「QS前30」與「類中科院」哪個學歷高?

  「等公司上市」和「等家裡拆遷」誰的條件好?

  「顏值天花板」配「野生明星臉」還是「校草」?

  原來人民公園相親角的盡頭,竟然是拉Excel表。

  

  從線上表格的高效篩選,

  到群聊甚至線下活動的活躍互動,

  有意向的人,更容易地連接到一起。

  在這些努力的背後,

  企及世俗條件天花板的大廠人,

  究竟有什麼婚戀煩惱?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3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我們採訪了文檔的發起者,

  以及多位參與文檔的互聯網青年,

  試圖把「大廠婚戀焦慮」這個過分「粗暴」的標簽,

  重新還原成真實的個人體驗和共同困局:

  

  從「把長得好看寫上去就很有用」的小計策,

  到「姐姐有麵包,我只要愛情」的價值追求,

  年輕人在不斷的嘗試和碰撞中,

  反思對兩性關係和婚姻的需求。

  編輯 嚴奕 責編 倪楚嬌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4張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5張

  「大廠文檔相親」的走紅,

  只需要2小時

  11月2日下午2點,一隻大猴意識到自己創建的「大廠er相親文檔」真的火了,「最多的時候有900多人共同在線」。

  那天之前,他還是個忙著找工作的應屆大廠實習生。做一個解決實際供需問題的互聯網觀察者,是他想要做的嘗試。

  「大家越來越習慣於把資訊上傳到雲端了。」

  在線文檔誕生後的兩個小時裡,這個互聯網新人的一點努力,馬上得到了熱情的回饋。大廠摸魚人紛紛把它扔進了一個個私人聊天群裡。

  於是,裂變變得容易。截至11月27日晚,已經有30多萬人瀏覽了這份文檔。

  這群最懂「互聯」的青年人身上,又一次驗證了人與人、人與資訊、資訊與資訊之間,樸素「互聯」概念的強大力量。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6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打開這張在線文檔,就像是打開了當代畢業生夢想中年入百萬的未來。二三十萬是基準線,年入千萬的也零星可見。

  當看客們多少懷疑表單資訊的真實性時,發起者一隻大猴表示,就他的行業觀察來看,這樣的收入水平,與年齡、職務還是大致匹配的。

  在填寫了資料的幾千人身上,我們不難總結出這樣的共同點:

  95後為主;

  年入20-50w居多;

  普本到海碩不等;

  大都從家鄉來北上廣深工作;

  顏值水平主要靠文字發揮;

  興趣相仿、志同道合是提及最多的期望。

  既然文檔的篇幅有限,這些聰明的頭腦必將盡力發揮自己在大廠練就的PPT劃重點功力。硬核興趣自然是優選項:

  「一根網線宅一天,一場live噪一天」;

  「一直深入學習西方神秘學」;

  「不敢吃辣的探店憨憨」;

  「很會理財」。

  實事求是的自我描述更是不少:

  「我是富婆,禦蘿雙休」;

  「廢話文學表演藝術家」;

  「和星黛露一樣可愛」;

  「有稍許治愈能力」。

  大廠青年主動給自己貼上了這樣的評價,而要成為他們理想中的對象,則既要能看著順眼、玩得高興:

  「話癆沙雕」;

  「會哭會鬧會笑」;

  「必須喜歡可口可樂」;

  「清秀、正常髮際線」;

  「180以上,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不要異地,不要異地,不要異地」。

  也要有能聊到一起的價值取向:

  「看得了楊笠」;

  「不當海王不當魚」;

  「能去啃牛排也能去沙縣大酒店」;

  「希望是那種主動成熟比較會規劃的姐姐」;

  「喜歡會噴香水的男孩子,答應我,男孩子也要香香的好嗎?」

  找對象和看熱鬧的大廠人在狂歡,一隻大猴卻始終保持著冷靜,讓沒時間社交的大廠人連接到一起是他的初衷,但除此之外他還說:

  「讓所有人通過一個文檔就能結婚,我覺得這也是不太現實的。戀愛沒有那麼容易,後面的故事還需要更多線下社交的沉淀。」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7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身在大廠,

  確實讓脫單更難了。

  肖綠 女 98年

  互聯網遊戲發行 現居上海

  「用手機談戀愛的話,沒有共同愛好是很難的。」

  「我首先就在上面寫,我沒車、沒房、沒戶口。」

  相較於自覺不自覺地美化個人資訊,23歲的肖綠更傾向於直接亮出別人關心的底線,省去相互推擋的過程。

  肖綠在互聯網行業做一份遊戲發行的工作,她希望未來的對象可以和她一起玩遊戲。

  「我其實還挺忙的。對我們來說,談戀愛更多地是用手機溝通,要是沒有共同愛好或者話題,會更難維系感情。」

  所以肖綠把自己最近常玩的遊戲,都填到了在線文檔上。

  「大多數人加我的都是來開黑的,當然有很真誠的大哥加上我是為了相親。」但她覺得,這位誠心相親的大哥,一上來就黏貼了一份基本資料,更像是廣撒網的表現。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8張

  肖綠目前最喜歡的遊戲Apex Legends裡的炸蛛機器人

  在大廠工作了幾年、跳過幾次槽之後,互聯網行業相似的評價體系和結構,在肖綠眼中變得透明起來,她坦言,自己多少會在心裡偷偷形成一點鄙視鏈。

  「這個人的薪資,如果比他這個階段應該拿到的低的話,就會在心裡有一個判斷。」

  她認同大廠現在卷得厲害的說法,一些高級人才,不僅對自己的生活標準很高,對別人的要求也很高,找到對象的幾率自然就低了。

  另一方面,「女性向上擇偶,男性向下擇偶」的傳統模式,在互聯網環境中也並沒有被打破。

  肖綠自己不願走入這樣的刻板期待:「我不想找一個比我(經濟水平)好很多的,比如之前那個大哥,他的年收入是我的5倍,我就覺得太多了。」

  收入水平可能導致的婚後家庭地位,和話語權的落差,是她不想繼續聊下去的主要原因。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9張

  肖綠提供的貓片

  肖綠的媽媽,對互聯網的生態更是持懷疑態度:「我媽總覺得互聯網幹不到退休,就應該找一個公務員、教師那種穩定的對象。」

  但肖綠感覺到,互聯網人接觸到的東西可能比別人更多,如果對象是一個傳統行業的人,會覺得有點無趣。

  「我是98年的,別人可能會說,才幾歲怎麼這麼著急。但是我們家比較特殊,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我覺得我媽挺辛苦的。」

  她為脫單做過的最努力的事是在朋友的攛掇下,給@拯救大齡二次元的帳號投過稿,但這種掛出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的形式,還是不適合她。

  經歷過各種嘗試之後,肖綠總結現在婚戀態度為:「反正萬一有機會找到自己喜歡的,還是去試一下吧。」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0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NANA 女 96年

  字節跳動公關 現居上海

  「大廠也是圍城,大家都是普通人。」

  「那個表格我看了1000多條,原來大家都是單身,我就放心了。」

  在字節跳動擔任公關的NANA,目前還是以「脫貧」為第一目標。

  她覺得如果把結婚、買房這些東西放在前面的話,會給自己的決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後顧之憂。

  比起認真脫單,NANA更像是在看熱鬧:「我更關註的是大家在什麼崗位賺多少錢,而且群裡會有一些HR,他們可能也會來挖人。」

  在這樣的心態下,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澳洲本碩的朋友填寫的資訊。

  「他對對方的期待是喜歡HIPHOP,但卻拼成了HIPHAP,我覺得如果你真的喜歡,你是不可能拼錯的,就挺搞笑的。」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1張

  NANA的辦公環境

  NANA說大家對大廠會有一種刻板印象。她之前不在大廠,覺得大廠人學歷高,條件好。進來之後就覺得,大廠也是一種圍城,每種狀態都是圍城。

  「都是普通人,對,大家都是普通人。」

  然而經過了親身經歷的對比,NANA也切實感受到了互聯網內外思考方式的差異。這種差異典型地出現在了她的兩任前男友身上。

  第一任男友是她的高中同學,也是字節跳動的員工。「因為在大廠他會比較忙、會加班,會發生找不到他的情況。不過他做事比較果斷,從高中開始就比較努力、有長進心,也比較適合在大廠工作。這是他吸引我的地方。」

  但長期異地的生活,還是讓他們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

  在其他行業工作的第二任男友,則一直想盡快安定下來。「他覺得大概賺一點,差不多可以養活自己就行了。每天會打很長時間遊戲,下班也不會去提升自己,後來我就覺得很沒勁。」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2張

  NANA在公司裡拍的夕陽

  NANA覺得自己的工作太忙了,沒有心力為脫單作更多的努力,而且「不是所有的感情,你努力就可以了」。

  她甚至會和朋友一起開玩笑說,談戀愛,尤其是網上交友太浪費時間了,ROI(投資回報率)小於1,還不如多搞錢。互聯網邏輯的黑話,已經融入了對生活決策的判斷。

  在NANA身邊,70%的互聯網人都處於單身狀態,但她覺得大家也不是特別想談戀愛。

  「你會覺得談戀愛是不太正常的,我們單著,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有些人可能一輩子也不會遇到特別合適的人。」

  而線上相親文檔,篩選出了一些脫單意願更強的人,替大廠人節約了不少成本。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3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文檔相親或許找不到對象,

  但一定能看出大廠人的擇偶標準

  西柚 女 92年

  一線大廠產品經理 現居杭州

  「把長得好看寫上去,就很有用。」

  「我看一下,大概有50個人來加我。」

  這樣的數據背後,是西柚的一點巧思。「把長得好看寫上去就很有用,事實證明就是這樣。」

  但西柚並不把如此有效的交友,完全歸功於這點小機靈,她覺得大多數人還是因為她的自我介紹而來,因為她寫得真誠,不是那種嘩眾取寵寫著玩的心態。

  「加的人我都會通過,真正聊天的可能只有一小半,能聊下去的就只有兩三個人。」

  她把前來交友的破冰方式分成三類,一種是直接要照片的,第二種會發很長的自我介紹,還有一類就是「擠牙膏」。

  那幾個能聊下去的是切中共同愛好,發來了K歌平臺上的演唱,才有了持續的話題。

  男生愛乾淨是她最看重的一點,她覺得自己能從這簡單的三個字中,看到更多的品質和生活習慣。

  「愛乾淨意味著他會收拾自己、收拾家裡、會做家務,可能很會做飯。」忙碌的互聯網行業中,這樣的特質可能更難得。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4張

  西柚留下的背影

  如此「透視」之下,西柚有了一套獨特的篩選邏輯。

  那些在要求一欄裡填了「希望對方溫柔善良」的人,就會被她自動過濾掉,因為她覺得,這樣的人可能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是覺得會是好的品質。

  「他喜歡那樣的女孩做妻子,是不是有可能代表他只想被照顧,不想付出,不想承擔責任?」

  在被問到「女性的婚戀壓力主要是哪方面壓力」時,她認為,對女性來說經濟才是最大的焦慮。

  目前西柚的年收入在20-30W之間,大廠的工作並沒有緩解她心裡的壓力,因為未來的不確定性一直都存在。

  「我會非常害怕,結婚之後如果我哪一天覺得不幸福,想終止婚姻,如果我的經濟能力不足以支撐我離婚後的生活,離不成婚,難道我要過那種忍氣吞聲的日子嗎?」

  從一兩年前開始,西柚產生了一些婚戀焦慮,但她對婚姻還沒有特別大的期待:「如果說碰到的人還是不行,可能過5年都不會結婚。」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5張

  楚辛的工位

  楚辛 男 95年

  騰訊主播運營 現居深圳

  「我的要求沒有那麼高。」

  楚辛向我們表示:「我其實要求沒有那麼高的。」

  最先吸引到他的,是一位評價自己為「穿搭達人」的網友。

  「我在穿搭方面其實不太好,所以我覺得就算不能跟她處對象什麼的,還可以學習一下穿搭技巧。」楚辛想得很長遠,可惜這位達人沒有留下聯繫方式。

  於是他也填上了自己的資訊。「我比較喜歡那種平穩點,生活不要太龐雜的。」楚辛覺得自己要求不高,但依然沒人主動聯繫他,「可能是同時湧入的的資訊實在太多了。」

  「然後我就加了很多同城群,誰要加進來,我就去拉他們,就這樣加了一堆人。」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6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目的越是明確,就越能很快判定,是不是有繼續聊下去的必要。

  身高、年齡、城市、作息、是否接受婚前同居……甚至是星座,都可能成為阻礙進一步了解的一道道門檻。

  盡管一再強調條件都是次要的,楚辛還是給出了一些標準:「因為我比較瘦,不能找個胖子吧;年齡的話,五歲以內都還可以接受;身高太高了,我可能跟她也不太合適。」

  他還專門提到不想要「懶」的女生:「我之前遇到一個女生,天天放假都待在家,喊不動。」

  傳統相親方式和相親APP幫不上楚辛的忙,註冊繁瑣、流程冗長、資訊虛假、收費混亂,還無法及時聯繫到本人,對最缺時間的互聯網人來說,都是阻礙。

  楚辛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工作上,但他不希望在工作環境中找對象。

  「我是做主播運營的,也不能和主播談戀愛啊,對吧?然後就沒什麼人了。除了工作外,周末和放假就很難接觸了異性了。」

  在湖北老家,楚辛已經有一套房子,因此他對深圳沒有非留不可的堅持:「我現在還好,28、29歲估計就有壓力了。」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7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婚戀焦慮,
是被創造的焦慮嗎?

  從這群剛剛20出頭的年輕人,簡短又不乏創意的自我介紹裡,很難立即看出婚戀焦慮的陰雲已經迫近。

  但他們對拓展朋友圈的渴望,甚至伸著脖子看熱鬧的姿態,又都那麼真切。

  我們一定要找個人結婚嗎?男性和女性在婚戀中的角色有這麼大差異嗎?愛情到底是不是人生的必需品?

  在「大廠青年」的共同姓名之下,人們給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從對婚姻最傳統的期待,到對親密關係最徹底的反思,同時在這個群體身上湧現。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8張

  頻繁出差也會成為大廠人建立親密關係的挑戰

  小紅認為她一定會結婚的。因此,戶籍、收入、車、房,以及房在哪裡,都是她必須在乎的條件。她說:「在我這個年齡,肯定希望有穩定的戀愛,然後結婚。」

  她現在不過25歲而已。

  「其實你跟我說這個人180,長得小帥,我就會想加他。」但如果結婚大概率是必選項,小紅需要考慮的就遠不止這些。

  98年的白茶就還未面對現實的壓力,她覺得:「隨著女性獨立意識的覺醒,主動選擇單身的女性肯定會越來越多的。」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19張

  趁假期,小龍蝦在麗江旅行

  小龍蝦不願意輕易改變自己的狀態,她覺得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舒服。

  「我感覺這個線上文檔就像一個市場,先看看自己有多少錢,然後大家去挑選自己能消費得起的或者匹配的商品。所謂年輕人的婚戀焦慮,是大家自己在給自己制造焦慮。」

  男性的收入比不上自己,於她而言完全沒有問題:「不是聽過有句話說‘姐姐有麵包,我只要愛情’,在未來,我自己就可以生活得很好,更想要一份純粹的愛情,找一個感情上旗鼓相當的人。」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20張

  漕河涇小段的寵物狗小白和寵物貓AA

  男性的想法又會有所不同。

  或許是因為傳統視角的慣性,剛滿30歲的漕河涇小段覺得,男性和女性在婚姻面前,處境多少不同:

  「對女性來說,年齡越大,擇偶面相就越窄。男性可能你年齡越高,經濟能力越好,選擇面反而會越來越廣。所以對男性來說,最大的焦慮來自於他的經濟實力。」

  不過,相比「好嫁風」的溫柔居家妻子,他更讚賞追求事業和自我表達的勇敢女性。

  「中國男青年,至少大城市的男青年,應該多欣賞女性身上散發出的,一些不那麼傳統的特點。」

  露娜也打破了性別的差異化觀點:”我從來不認為男生,就應該去賺錢養家,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沒有人要求,男生就一定要比女生賺得多。

  如果男生本身就很居家,喜歡跟孩子相處,我覺得同樣都很偉大。”

互聯網人的相親名單爆紅:寫年薪百萬,不如寫長得好看 相親聯誼 第21張

  圖片與本文人物無關

  對當代互聯網人來說,親密關係和婚姻,早就沒有了一定的模式。

  乍看之下,他們似乎不再那麼現實,精準擇偶的畫像模糊了,數字化的硬性指標也不占據最重要的位置。

  但另一方面,大廠年輕人又比誰都現實,他們一早就懂得興趣相仿、志同道合的秘密,把生活中的契合和陪伴放在第一位,又何嘗不是一種對時間的珍惜,對高效的追求。

  他們要選擇的感情,不論難易,都一定是最適合自己的答案。

  

  題圖攝影:BoatRen

  部分圖片來源網路,均已購買版權

  本文章為「一條」原創,未經允許不得刪改、盜用至任何平臺,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