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曖昧了,我們戀愛吧

初秋的夜里,翻著字典的烏冬看見了一個詞的註解。

拉鋸戰:意指雙方反復地爭奪,你來我往不相上下。對峙時間長,消耗多。

她想,這不正是自己和廖正嗎。

近來,烏冬常在某個停頓的空白點里感到困惑,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陷入與廖正的這場拉鋸戰里的呢?似乎無論從哪個時間點回溯,自己好像都已經陷在里面了。

別曖昧瞭,我們戀愛吧

認識廖正時正值立夏,廣州天氣最熱的時候。人們身上總是黏糊糊的,滴滴答答流著汗,像被人遺棄後在柏油馬路上融成一灘的冰淇淋。

這的確是個不適合牽手,不適合擁抱,更不適合接吻的季節。然而,她卻在這樣的季節里萌發了「想要和廖正在一起」的念頭。

畢業後,烏冬只身一人離開北京,來到廣州工作。人生地不熟,也沒什麼朋友,每個難得的周末都成了無聊的虛度光陰。

二十四歲生日那天,烏冬一個人坐在海底撈店中,對著服務生送上的蛋糕雙手合十,小聲許願:求求你了老天爺,我不想再一個人啦!

蠟燭吹熄後,對面座位依然只有服務生之前擺著的大熊,別說真命天子,過路人都不見一個。烏冬咧咧嘴,有些想哭。

一個人默默吃完火鍋,距離今天結束還有四個小時,她一點也不想回家後一個人對著天花板發呆。

索性就在小區門口漫無目的地踱著步,路過桌遊室時鬼使神差地拐了進去。里面早已聚集了六七個年輕人,新的一輪狼人殺正準備開始。

烏冬湊了過去,加入了新的戰局。

幾輪狼人殺下來,不論是做狼人還是當好人,勝率高達百分百的僅有兩人,烏冬和廖正。

烏冬念大學時人送外號「邏輯鬼才」,自成一套語言體系,講話混亂又難懂,一本正經闡述事實時也常被人誤認為是在胡說八道。

今天能狼人殺里取勝,大概是老天賜給她的生日禮物了。

因此,烏冬對對面完全靠高智商和清晰邏輯思維取勝的廖正由衷佩服。

狼人殺結束後,大家組了唱k局。大概都是一群不願回家重投「無聊」懷抱的孤獨患者。

孤獨症晚期的烏冬也厚著臉皮跟了去,唱k前她還很靦腆,唱完k後便和大家嘻嘻哈哈抱作一團,還約了以後常常見面。

別曖昧瞭,我們戀愛吧

自那天起,烏冬每日準點上班似的出現在桌遊室里。是因為狼人殺,還是在期待某個人的到來,烏冬心知肚明。

只是,她的好運氣似乎一去不復返了,之後的狼人殺遊戲里輸得一塌糊塗,再沒贏過一局。她安慰自己,大概是要賭場失意,情場得意了吧。

「勝率最高的頭號贏家」廖正和「輸得一塌糊塗的輸家」烏冬,兩人的名字開始常被放在一起提及。

「誒!你們倆還真的蠻互補的。要不廖正你考慮一下收了烏冬,拉高一下她以後孩子的智商吧。」

「烏冬怎麼又是你最早被冤死!你是不是故意輸啊,想引起廖正注意!」

「不求烏冬能有廖正一半智商,三分一也好啊!」

諸如此類的玩笑愈來愈多,烏冬也感覺到廖正對自己的態度也有了明顯變化。

一開始,烏冬每日在微信上給廖正發送的冷笑話只能換得對方惜字如金的幾個「哈哈哈哈」,之後全都石沉大海。

如今的廖正像是塊終於被捂熱的石頭,他不願再看著烏冬陷入無措的冷場里,開始學會自己找話題,發一些從和烏冬的聊天中偷來的表情包,努力將聊天繼續下去。

烏冬想,有人能聽懂自己說的話且願意接下去,真是難得。

對廖正,喜歡是有一點點的,但也不算太多。至少,還沒有多到足夠讓她先開口挑明所有。

學名稱這類感覺為「crush」,短暫而熱烈的迷戀。比好感多一些些,離愛情尚有些距離。

別曖昧瞭,我們戀愛吧

短暫迷戀真正進階成為完全喜歡是在一個日常加班的夜晚。

加完班的烏冬走出辦公大樓後已接近十點,前幾天剛被台風肆虐過的廣州看起來很是狼狽。人行道上躺著七零八落的樹,路燈忽明忽暗地閃著,對烏冬這個夜盲而言真是太不友好了。

她以玩笑的語氣在微信里向廖正直播了十號風球肆虐過的災後現場,但心里卻期盼著其他事情發生,例如,廖正能打電話陪她走完這段夜路。

上一秒「直播」剛結束,廖正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不僅如此還附贈了個驚喜套餐:「那麼晚,夜盲加路癡你就別自己亂跑了,我來接你。」

烏冬愉悅地掛斷電話,打開手機手電筒乖乖等在原地。

遠處的廖正慢慢走近,出現在光暈里,模糊得不真切,美好過虔誠基督徒眼里的天父。

就在這短暫的一瞬間,烏冬決定入廖正門下做虔誠信徒。信廖正,得永生。

到家後,烏冬發了條朋友圈,窗外蛋黃色的月亮配著矯情的話。她知道廖正看得明白的,正如他明白自己今晚所有隱蔽的小心思一樣。

然而,那晚過後廖正卻沒有再向前走一步。

兩人仍是在打著曖昧的擦邊球,卻沒人站出來結束這場拉鋸戰。

很多時候,烏冬都氣得咬牙切齒,卻始終捨不得放棄。她像是僅有著耐心的笨拙獵手,守著一顆歪脖子樹,靜靜地等著廖正一頭撞上去。

別曖昧瞭,我們戀愛吧

周六的唱k局,大家似乎隱隱察覺到了烏冬與廖正間的暗流湧動,開始偷偷撮合兩人。不好好唱歌,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

不知兩人是真的運氣差,還是大家有心撮合,頻頻中招。

「烏冬去跟廖正擁抱三十秒!」

「廖正,快抱著烏冬做十個起立蹲下!」

「哎,烏冬又是你!好了!廖正快去公主抱烏冬!」

又一次中招後,廖正實在抗不住,選擇了真心話:「手下留情啊,不要問太過分的問題!」

廖正說完,大家不約而同地發出起哄聲。

小分隊里一個女孩子八卦地問:「你覺得烏冬是個怎麼樣的女生呢?」

廖正看著面前緊張過頭,盯著ktv字幕發呆的烏冬,拿起面前的酒杯:「答不出來,我選喝酒。」

「真沒勁!」大家說到。

烏冬收回神遊的目光,心里有些失落。她說了聲要去洗手間,轉身快步離開了包廂,看來自己這場暗戀又將未遂了。

烏冬在洗手間里整理好情緒,掛上公式般的笑容,準備重新回包廂。

走廊盡頭,廖正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自己的出現。烏冬低頭看著腳尖:「剛剛那個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不難啊。」

「那我現在再問你一遍,你覺得烏冬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子?」烏冬鼓足勇氣看著廖正的眼睛。

風凝住了所有瞬息,周遭的一切緩慢又安靜,烏冬被身上突然升高的溫度告知,自己得到了一個擁抱。

廖正清了清嗓子開口:「烏冬,是我喜歡的女孩子。」

使用 Facebook 預約

About 小秘書 22242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綺綺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綺綺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