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在今天,眾所周知的是,時尚所透露的資訊,遠不只是視覺風格與審美選擇,按照學者王德威的說法,「時尚是身體發膚和世界接觸的界面,‘穿梭’內裡與公共場域,‘踐履’物質生活和消費想像。」

  美國文化社會學家戴安娜·克蘭新近出版了《時尚及其社會議題:服裝中的階級、性別與認同》一書。在她看來,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性別、年齡、種族等因素都是構建其衣櫥的重要依據。

  下文經出版社授權摘編自《時尚及其社會議題:服裝中的階級、性別與認同》的第三章「作為非言語反抗的女性著裝行為:符號邊界、另類著裝與公共空間」。克蘭在文中探討了另類服飾的出現,如何打破了女性在公共空間中的身體表達界限,又如何與當時的女性解放運動相互交織影響。受篇幅所限,較原文有刪減,標題為摘編者所擬。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或許正如克蘭在書中所言:時尚始終是女性的社會議題,而著裝行為也總是出於社會動機。如果一位女性將自己的外貌和身份看作一個不斷演變的方案,那麼她對消費品的選擇就會成為一個龐雜的協商過程:從經由序言圖像傳遞的相互沖突的霸權規范,到她自己對性別差異的理解。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張

  《時尚及其社會議題:服裝中的階級、性別與認同》,[美]戴安娜·克蘭著,熊亦冉譯,譯林出版社,2022年2月。

  原文作者 | [美]戴安娜·克蘭

  摘編 | 青青子

  領帶、草帽與西裝外套:

  服裝史裡的女權運動

  雖然時尚風格起源於法國,但英國對另類風格的影響是毋庸置疑的(特別是在運動裝和定制西裝夾克的設計上),這表明了英國文化對另類女性形象的接受度。這可能受到了英國女性統治者傳統的影響,並在19世紀的維多利亞女王身上得到體現。1837年(她在位的第一年),維多利亞頭戴男性軍帽,身穿藍色軍裝,在溫莎檢閱了她的軍隊。

  另類風格可以理解為承襲於男裝的一組符號,它由單獨或共同沿用的單品構成,並巧妙地改變了女裝的整體效果。男士領帶是最常見的另類服飾之一。領帶在另類風格中的重要性與其在男性裝束中的作用相幹。吉賓斯指出,在維多利亞社會:「每個人的領帶都宣告了自己當下的社會地位……和抱負。」由於19世紀的男裝變得更加暗淡和刻板,領帶因此被用以編碼著裝者的出身,即所屬「軍團、俱樂部、運動或教育背景」。盡管女性戴領帶是一種普遍意義上的獨立表達,但也會關涉不同的另類生活方式。伊麗莎白·蓋斯凱爾(Elizabeth Gaskell)的小說《克蘭福德》(Cranford)以19世紀40年代的英國小鎮為背景,將其中的未婚女性角色(代表著真正的禮儀)描述為戴著「領帶以及像騎師帽一樣的小帽子」。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2張

  英劇《克蘭福德》劇照。

  1851年,服裝改革家阿梅莉亞·布盧默(Amelia Bloomer)的女兒據說戴著深紅色的真絲領帶,搭配淡紫色的束腰上衣和白色長褲。此時開始頻繁出現的中產階級和上流社會女性照片可以表明領帶所傳達的不同含義。1855年,一位匿名攝影師曾拍攝了一名年輕女子的照片,她佩戴了四種不同款式的領帶作為當時的時髦配飾:「蕾絲衣領、蝴蝶胸針固定的項圈,以及……有設計感的男士蝶形領結」,此外,還戴了一條項鏈。坎寧頓夫婦提到,女性的領結和領帶「在1861年很顯眼」。1864年,一位英國女性以海邊為背景拍下了照片,她戴著領帶,穿著很寬鬆的裙子以及一件與當時男士夾克風格相呼應的外套,同時還戴著水手草帽。值得注意的是,1876年威斯康星大學的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性和男性幾乎一樣多)顯示,所有年輕女性都戴著某種款式的領帶。

  從19世紀70年代開始,許多年輕女性都會穿戴黑色天鵝絨頸帶。頸帶的寬度從0.25英寸到0.5英寸不等,與這一時期男性所戴的黑色領帶(1英寸寬)非常相似。19世紀末,所有社會階層的成員(包括上流社會女性)都佩戴緞帶領帶,盡管法國時尚史幾乎從未提及緞帶領帶的存在。中產階級女性將其與商務服、校服和護士制服進行搭配;工人階級女性則將其與仆人和保姆的制服,以及工廠的工作服一起穿戴。各式領帶通常是運動裝的一部分,尤其是在19世紀最後十年流行起來的腳踏車運動。到了19世紀末,上述三個國家女性戴領帶的照片越來越多。戴領帶的女性也開始出現在繪畫作品中,這是社會認可度提高的標誌,因為肖像畫比攝影要正式得多。

  金斯伯格認為領帶是19世紀90年代「女權制服」的核心,並這樣描述過一位年輕女性的穿著:「高聳、硬挺、系扣的領子以及用小珍珠別針系著的普通領帶,是對男女平等的堅定主張,標誌著對男性特權的抨擊。」與此同時,金斯伯格指出,這位年輕女性用寬腰帶來突出自己的細腰,並在長髮上紮了一個大蝴蝶結,以此來「委婉地兼顧自己的選擇」。她穿著寬袖襯衫和修身短裙,以順應當時的時尚潮流。戴領帶是一種社會聲明,這在法國小說家科萊特(Colette)的例子中也可看到。1900年科萊特與丈夫合影時,她身著中產階級女性的傳統服飾—戴著鑲有雛菊的大禮帽、穿著蕾絲襯衫並搭配著項鏈。幾年後,她與丈夫分居時則被拍到系著長領帶,沒戴帽子。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3張

  電影《柯萊特》劇照。

  帽子也是男性身份的有力象徵,並在這一時期受到了女性的青睞。從19世紀30年代開始,人們就有戴高頂禮帽騎馬的習慣,這一習慣一直持續了整個世紀;到19世紀末,人們騎馬時則開始戴圓頂禮帽。女性在其他活動中戴男帽的做法始於19世紀中葉。水手草帽最初是一種時髦的童帽,而在隨後的19世紀60年代卻逐漸成為女性時尚。根據布魯的說法,19世紀70年代流行的是德比帽(圓頂禮帽),「幾乎和男士禮帽一模一樣」。當時的威爾士王妃亞歷山德拉(Alexandra)被拍到身穿午後禮服,頭戴一頂窄邊圓布帽,這不禁令人想起男性的圓頂禮帽。19世紀80年代出現了和男性一樣的軟呢帽。在這一時期,女性在運動時都戴著男性的騎師帽、狩獵帽和遊艇帽。

  在19世紀80年代,硬草帽(或稱平頂硬草帽)作為男帽變得極為流行,在接下來的三十年裡,女性也都普遍戴著這種帽子。它在男性和女性中都非常受歡迎,可以說是一種「中性」配飾。這種有著精確的幾何線條且設計簡潔的帽子,與此時女帽的典型款式形成了鮮明對比,當時的女性通常戴著面紗,並在帽子上堆滿鮮花、緞帶、蕾絲、羽毛、小鳥式樣的裝飾,有時還有爬行動物、貝類和昆蟲的裝飾。搭配著領帶和西裝外套的平頂硬草帽表達了年輕女性在諸如辦公室工作等新職業中的獨立性。在女仆裝之上穿著男式夾克並打著蝴蝶結,這在當時構成了一種表示反抗的姿態。

  西裝外套被稱為「19世紀女性解放的象徵」。隨著時代的發展,女性西裝外套的簡潔與時裝的日益繁復形成了鮮明對比。在17世紀,上流社會的女性會穿著夾克在鄉村騎馬和散步。19世紀上半葉,裙裝主導了時尚,但到了19世紀中葉,夾克又在鄉村或海邊再度流行起來。寬鬆夾克和仿男士夾克與帶有男性化襯衫領的短上衣、蝶形領結和草帽相搭配。這些風格起源於英國,而當時的英國已經是男裝風格的引領者。19世紀60年代,盡管「男士雙排扣定制夾克」很流行,但完全沒有受到人們的推崇。1874年,亞歷山德拉王妃被拍到身著女性版的海軍軍官制服。1877年,男士諾福克夾克(Norfolk jacket)的仿制版在英國流行起來。在美國,女性參與內戰推進了男性化套裝的發展,包括「深色夾克、短裙和素色襯衫」。她們在隨後的幾十年裡也一直穿著這類套裝。

  在19世紀的進程中,著裝的另類風格融入了越來越多的單品,而單品本身也在不斷發展,尤其是西裝外套。但即使在19世紀末,女性也在有選擇地效仿這種風格。戴領結和草帽意味著一種不夠強勢的表態。而打著活結領帶,穿著訪男式女襯衫、馬甲以及裁剪得體的夾克和水手服,抑或戴著男帽,這些則都是強有力的宣言。在社會的各個階層,包括社會上的女性和工人階級,都可以看到這種風格。著裝的另類和主流風格在照片中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4張

  中產階級女性身著「另類」服裝。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兩位法國業餘女攝影師的肖像照說明了著裝與自我形象之間的關聯。第一位女性將自己的照片命名為「業餘攝影師」,她穿著19世紀90年代主流風格的女裝。第二位女性則拍攝於十五年後,她身著另類風格:仿男式女襯衫配蝶形領結。值得注意的是,她拿著一本專業攝影雜誌擺了個姿勢,大概是為了表明她對自己職業技能的認同。作為一名職業女性,她是一所私立寄宿學校的校長。

  重要的是,這些男裝始終與女裝結合在一起,而且這種著裝方式並未遭到社會的排斥。直到20世紀初(尤其是20世紀20年代),女性所穿的西裝外套才開始具有女同性戀的內涵。相比之下,作為聯邦軍隊第一位女性助理外科醫生,瑪麗·愛德華茲·沃克醫生(Dr. Mary Edwards Walker)選擇了男式長褲和長禮服,但這樣的著裝風格令她遭遇了相當大的敵意。國會為此專門通過了一項特別法令,授予沃克穿褲子的權利。

  19世紀的女性是如何理解這些男性服飾的呢?這些單品是否如佩羅特所說的那樣「失去了原有的意義」?女性將男裝元素融入女裝的頻率、所沿襲的單品並未抹殺男性氣概的事實,以及這種著裝行為跨越社會階層界限的方式均表明,這些單品構成了關於女性地位的象徵性聲明,以及貫穿整個19世紀的關於女性地位的爭論。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5張

  女時裝攝影師的自拍。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領帶、男帽、男士夾克和馬甲等另類風格不再與主流風格形成鮮明對比。19世紀占主導地位的女性理想(性感的女性)已被獨立而率真的年輕女性所取代,這類年輕女性有著男孩般的形象,並融合了上世紀主流女性和另類女性形象的一些特質,具體來說,前者代表著柔弱無助的女性氣質,後者則代表著自信和運動精神。另類風格不再是對立風格。其中的單品(尤其是西裝外套)現在已是主流風格的一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一種新的另類風格出現了,它與紐約、倫敦和巴黎的女同性戀亞文化有關,但這一風格在這些圈子之外並未得到廣泛效仿。這種風格更接近於「穿異性服裝」,而並非將某些男裝與女裝關聯起來。

  腳踏車的出現,

  改變了人們對於女性運動服的態度

  19世紀的歐洲和美國要求女性在街頭以及在別人家中都要按照主流時尚著裝,但在某些公共場所,女性還是能夠通過另類服飾來模糊符號邊界。在19世紀的最後三十年裡,越來越多的場所(比如學校和度假勝地)可供女性逃避主流的著裝規范,以衣著獲取另類身份。當街頭的美國服裝改革者在褲子外面穿裙子並提議將其作為普通服飾時,他們遭到了嚴重的批評,但用於學校、大學和療養院的運動制服與之非常相似,人們能夠接受後者顯然是因為它並不會出現在城市街頭。公共場所著裝行為的規則因地點、階級和性別的不同而呈現出細微的差異。例如,女性在海裡遊泳時可以穿褲裝,但在海灘上散步時則不能這麼穿。19世紀下半葉,新運動(尤其是腳踏車運動)的引入重新定義了在公共空間中表達符號邊界的方式。從某種意義上說,在公共場所穿另類服飾是存在於更隱蔽空間中的更激進變革的一種表現。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6張

  腳踏車騎行裝。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在20世紀以前,女性休閒活動中的體育運動幾乎只為上流社會而保留。女性參加這些運動時的著裝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所處公共場所的性質。如果在家附近或社交俱樂部進行體育活動,那麼通常需要符合中產階級的女性著裝標準。網球、槌球、滑冰和高爾夫被視作社交而非體育活動。因此,19世紀70年代,人們希望女性參加這些運動時的著裝與其他社交場合一樣:長裙、束身衣、裙撐和大禮帽。當她們在機構內部或鄉間運動時,其運動著裝還可能包括男性化的服飾。女子學院提供了這樣的環境:女性可以在不為人所見的情況下開展男性運動(如棒球)。體育運動被視作「男性的領地」,是其證明男性氣概的一種方式。人們由此認為在公共場合參與男性運動的女性是粗俗乃至不道德的。

  騎馬是上流社會女性最早參與的娛樂活動之一。17世紀中期,女性在鄉村騎馬、散步和旅行時所穿的騎馬服包括「當時男性穿的帶裙擺的外套大衣,脖子系有類似的領結,頭上戴假髮和三角帽」。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男性化的衣服通常會搭配長裙和各種襯裙。19世紀,女性繼續穿著源自男性化著裝的騎馬服,但主要還是為了騎馬。1850年女性的「側鞍騎乘」(sidesaddle ridding,一種歐洲淑女的特殊騎馬方式)風格著裝是由男裝裁縫而非女裝裁縫師制作的,它在腰部以上效仿了男士正裝,但在下擺融入了長裙設計。到了19世紀80年代,大多數女性都在裙子下面搭配修長的深色直筒褲。她們還戴著類似男式的絲綢高帽、騎師帽和草帽。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人們才認為跨騎更合適。馬褲由專業裁縫按照男士馬褲的風格制作,直到1900年以後才開始有更多的女性穿馬褲。騎馬服的演變揭示了上流社會女性接受男性化著裝的程度,這甚至還包括了在其他情況下完全不合時宜的各式褲裝。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7張

  英劇《唐頓莊園》(第一季)劇照。

  泳衣屬於另一個領域,上流社會女性可以在此展開不太適當的著裝行為。倫切克和博斯克將避暑勝地描述為「時尚實驗室,有錢人在那裡可以嘗試新的著裝和行為方式」。早在19世紀60年代,女式泳衣就選用了不能在其他公共場所穿著的短褲或燈籠褲,並與束腰夾克一起搭配。比爾德(Byrde)引用了當時雜誌的說法,認為年輕的女性穿這種衣服就像「漂亮的男孩」。在美國,人們通常會在褲子外面穿及膝或及踝的裙子。長襪是可以隨意搭配的。到了1909年,女性的泳衣幾乎沒有什麼變化。雖然束身衣的種類通常比室外著裝少很多,但它依舊備受推崇。

  此時,人們希望女性在沙灘上像平常一樣穿戴(長袖襯衫、拖地長裙、束身衣、寬大的帽子和手套),而照片顯示她們中的大多數的確如此。海洋本身被定義為一個閾限空間,一般的服裝(和道德)標準對此並不適用。海邊木屋的運用強化了地上和水裡的明顯分離,女性在那裡換上泳衣,並由此下到海裡。從照片上可以看出,盛裝打扮的女性在海邊或河邊涉水時,光著腿並不稀奇,這與裙子應該始終蓋住腳踝的規范形成了鮮明對比。

  年輕女性在中學或大學而非街頭所穿的校服提供了一種另類服飾話語,它往往比服裝改革家的話語更為有效,因為可能這才是大多數女性的著裝。19世紀中葉,美國女子大學的開設與流行的健康和鍛煉運動不謀而合。大學採納了學生必須參與的運動計劃及其相應的著裝,這些衣服可能正是為她們而設計的。這些學校通用的服裝是運動服、及膝褲裙,並搭配黑色棉質長襪。值得注意的是,這類運動服僅限於運動,不能在公共場合穿。如果學生們有可能現身於公眾視野,那麼就必須穿裙子。無論如何,當時的主流時尚雜誌都撰寫了有關運動服的文章,並說明了制作流程。運動服的式樣在19世紀末得到普及。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8張

  身穿運動服的女學生。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主要用於體育活動的校服在向英國引介非限制性著裝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女校的校長非常清楚自己作為服裝改革者的角色。1877年,蘇格蘭的一所學校(「未來英國許多女子學校的典范」)推出了一套校服,包括「藍色及膝束腰外衣,下面搭配燈籠褲[及膝燈籠褲]或長褲」,這種服裝是20世紀20年代時裝的先驅。

  與英國或美國相比,法國女性從事體育運動的爭議更大。流行雜誌認為女性如果穿著優雅時尚且不失女性氣質,那麼參與體育活動就不會招致太多批評。1880年通過的一項法律要求公立男校開設體操課,但這在女子學校則變成了選修課。巴黎一家百貨公司的商品目錄上刊登了青春期女孩身著及膝長褲擊劍和體操的廣告,而在19世紀末,巴黎一所教師培訓學校的女教師在健身課上卻被拍到穿著遮住腳踝的黑色長裙。

  腳踏車對19世紀90年代著裝行為的影響源於它是一項全新的運動,因此並未被視作男性活動。這也是一項很難在私下進行的活動;因為它需要空間和公共道路,盡管早期上流社會的女性騎行者試圖在公園裡單獨活動。英國最早的女性騎行者是上流社會女性,她們坐馬車到倫敦公園去騎腳踏車。腳踏車騎行與以前的娛樂活動有所不同,因為穿著當時的時裝幾乎沒法騎腳踏車。

  最合適的騎行裝束是褲裙,它看起來像裙子,但實際上是及膝短褲和燈籠褲。隨著腳踏車在美國的普及,燈籠褲大概流行了兩年(1895—1897年),但很快就消失了。在大多數情況下,燈籠褲是和裙子搭配的。如果女性不穿裙子,她們就會遭到「嘲笑和蔑視」。到了19世紀末,人們能夠接受的解決辦法就是穿更短的裙子。19世紀90年代,女性已經開始在夏季度假勝地穿短裙了,但19世紀90年代中期,第一批穿及踝長裙的女性還是遭遇了充滿敵意的尖叫人群。英國的一些女性穿著燈籠褲;其他人則穿著款式特殊的裙子,這種裙子在騎車時可以在腿上把裙子扣成褲子的形狀。在城市公園和鄉村以外,人們對這種裝束相當抵觸,尤其是在工人階級中:「‘理性著裝協會’中的女性騎行者無論到哪裡都會遇到嘲弄的人群,有時還會遭受暴力(尤其在城市地區)……越是貧窮的地方人們對此越是憤怒」。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9張

  一位騎腳踏車的法國女性在攝影師的工作室中拍攝了她的腳踏車和騎行裝,包括及膝的褲裙、草帽和時髦的寬袖襯衫(約1895年,法國)。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奇怪的是,在法國,運動服在腳踏車出現之前還不為人所知,女性也很少參與體育活動,因此女性騎行者所穿的褲裙很快就被接受了。1892年,在發明了廣泛普及、性能安全的腳踏車僅四年之後,內政部長就頒布了禁止女性穿褲裝的法令,這一禁令只有在騎腳踏車時才能解除。早在1893年,法國的一家百貨商店就開始銷售褲裙可能用短裙遮住褲子的騎行服了。大多數女性都在燈籠褲外面穿裙子,或者直接穿褲裙。不過,關於這類著裝的爭議遠沒有在美國那麼激烈。其原因似乎是這項活動主要是為數不多的上層社會女性在進行(腳踏車對其他女性來說太貴了),她們在公園裡練習,比如巴黎邊緣的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或在海邊而非城市街道上騎行。

  根據法國服裝史學家的說法(Monier 1990:121,125),腳踏車成了「解放的象徵之一」,它徹底改變了人們對女性運動服的態度。她聲稱:「事實上,這種名噪一時的腳踏車以這樣的形式出現:它決定了能夠喚起人們對於著裝、女式短褲、女性解放和身體自由的現代觀念的時刻……」然而,法國設計師在1911年提出的在日常活動中穿長褲裙的建議,仍引發了爭議。在比賽中穿這種褲裙會引發極為負面的反應。人們也無法接受普通女性在大街上穿褲裝。

  工人階級女性:

  維多利亞時代理想女性的對立面

  工人階級女性幾乎無法參與體育和運動項目,但她們仍然打破了維多利亞時代所規定的公共場所著裝慣例。她們工作或受雇的公共場所對中產階級來說通常是相對「隱形」的,比如煤礦、偏遠的農村或海邊,因而這些地方允許她們穿褲子以及其他男性化服飾。同時,工人階級女性也不無例外地需要符合與中產階級女性相同的禮儀標準。

  服裝史學家記錄了幾個世紀以來英國工人階級女性穿長褲、及膝馬褲、夾克和戴男帽的情況。16世紀,在煤礦工作的英國女性開始穿及膝馬褲。17世紀,在海邊采集貝殼的女性會把她們的裙子「系成馬褲」來效仿褲裝。19世紀,這一做法得以延續,因為其他人會「在短裙下穿及膝短褲,再配上水手夾克以及系過下巴的頭巾」。在同一時期,工人階級女性在煤礦、鋼鐵廠和磚廠都穿著及膝馬褲、長褲和工裝連衣褲。除了在英國煤礦工作的女性外,大多數此類案例都幾乎未能引起人們的注意。

  1841年,英國大約有5000—6000名女性在礦井工作。一些地區的女性穿著極具特色的服飾,包括長褲、系在腰間的條紋棉質圍裙或襯裙、開領襯衫、馬甲和木鞋。天寒地凍的時候,她們要麼穿著傳統農村婦女的夾克,也就是人們所熟知的「睡袍」,要麼穿著從男性親戚那裡借來的短外套。她們戴著棉帽或圍巾,遵從著維多利亞時代的頭飾規范。通常還會配以耳飾、項鏈、鮮花和羽毛。然而,大多數女性在禮拜日仍然穿著那個時代的典型禮服。由於靠近礦山,礦區的環境與英國其他工人階級社會相互隔絕,非傳統的工作服因此得以發展。此處的男性和女性既不與其他英國工人結婚也不與之互動,因此被視為「棄兒」和「野蠻人」,但這對礦主來說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0張

  1873年的維根煤礦女孩。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這些女性的著裝引起了新聞界的注意,因為她們的男同事試圖禁止雇用女性,以保住自己的工作崗位。1842年,一份駭人聽聞的政府報告記錄了女性工作的性質、工作條件以及著裝特點,進而形成了這樣的規定:嚴禁女性在礦井下工作,不過在礦井上工作仍然是可以的。在1865和1887年,男性礦工曾鼓動並竭力禁止女性在礦井入口處工作,但此舉未能成功。

  一些報紙將這些女性描繪成維多利亞時代理想的對立面:她們的衣著(尤其是褲子)被視為「無性別」的。如果穿著不當,她們便不再是女人,而是會淪為不雅、不道德、令人厭惡的「生物」。報紙上的大多數文章都旨在呼籲徹底禁止她們的工作。與此同時,這些女性的照片卻仍有相當大的市場,通常是以當時流行的「小照片」(cartes de visite)形式出現。幾位專門制作和銷售此類照片的攝影師表示,公眾對這些照片不置可否。

  19世紀80年代,中產階級的服裝改革者開始為煤礦女工的著裝辯護。此時,體育運動正在改變上流社會的著裝,這讓他們的著裝不再那麼離經叛道。在19世紀80年代末的某個地區,這樣的著裝是為煤礦女工量身定制的:「深藍色法蘭絨夾克、羽緞長褲和長圍裙。」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些其他類型的公共場所提供了這樣的環境:工人階級女性不必遵循有關著裝行為的慣例。英國女性在軍隊服役時身穿男士制服(包括夾克、領帶、帽子和長裙)。在退役後的平民生活中,她們接管了男性的各種工作,因此通常身著與工作相幹的制服。在軍火廠工作的大批女性也身穿工作服:帆布褲和罩衫。英國的農場女性則穿著工裝連衣褲、長褲,或裙子,裡面穿緊身馬褲。德馬利評論道:「官員們並不希望女性穿長褲,所以就帽子和夾克而言,鐵路上的女巡視員看起來很男性化,但她們通常會在下面穿裙子。」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1張

  邊疆農場對著裝的改良。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在美國,工人階級女性非常規的著裝行為通常出現於「隱蔽」的空間(邊境)。在偏遠地區工作時,人們經常穿燈籠褲裝。盡管大多數中產階級女性迫於社會壓力已經放棄了這種裝束,但工人階級女性仍然在農場延續了這種著裝。該裝束通常由標準的連衣裙改制而成,包括及膝裙和用同樣面料做成的管狀褲腿。

  更加遠離「文明」的公共空間是阿拉斯加的荒野。19世紀末拍攝的照片顯示,在該地區徒步跋涉的女性身穿男式長褲,戴著男帽,同時搭配女性上衣和束身衣。這些女性可能是妓女,其外表與現代風格驚人地相似。相比之下,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當美國的工人階級女性從事繁重的工業勞作時,她們需要穿「特殊的‘女性化’褲裝制服」,或在布盧默服裝的基礎上做成的又長又松垮的燈籠褲。

  盡管法律不允許19世紀的法國女性穿長褲,但這並未阻礙工人階級女性。相反,禁令反而讓這類行為幾乎不為人知。法國女性也在多大程度上從事了與男裝相對應的工作?1810年,法律禁止女性從事煤礦地下的工作,不過該法律並未得以執行(Riot-Sarcey and Zylberberg-Hocquard 1987)。法國女性也在法國北部的礦井入口處從事運輸工作,但她們所代表的雇員比例很小,並且這一數字在1860年以後穩步下降。女性似乎一直在采礦和其他重工業領域工作,但較之英國,她們並未留下相幹的圖像記錄。一些身著褲裝的女性照片暗示了這一點,照片上的女性穿著類似的長褲在鄰近的比利時煤礦運煤。值得注意的是,深諳小說創作的左拉在《萌芽》(Germinal)中將女主人公描述為身著男裝(包括長褲)的形象,這本以法國煤礦為背景的小說於1885年出版。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2張

  女演員們身著男褲、背帶褲、靴子,戴著男帽。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工人階級女性邁入了非常引人註目的職業(比如郵局職員和客車司機),她們採用女性化的方式(即不穿長褲)穿著男性同伴的制服,這一情形經常被拍攝下來。1907年,巴黎第一批女長途汽車司機成了明信片的主題,她們戴著男帽,穿著男式外套。相比之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將近五十萬法國女性在國防工業領域工作,她們中的許多人都會在寬腿褲或工裝連衣褲外面穿工作服,但她們仍然是「隱形」的。根據羅伯特的說法,「在戰爭期間,沒有一張與‘國防工業’相幹的插圖出現在大眾媒體中」。德朗德爾和米勒指出,這種裝束「在資產階級中並不成功;因此穿長褲仍然是一種局限在工廠內部的現象」。

  20世紀的性別、著裝與公共空間

  總的來說,這三個國家的中產階級和上流社會女性在著裝和外表上相較於工人階級而言更符合與性別表達相幹的文化規范。褲子在19世紀女裝中的作用體現了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女性對著裝的不同態度。維多利亞時代的文化將褲子與男性權威聯繫在一起。服裝改革者試圖說服上流社會的女性穿長褲,但總的來說並未奏效,可能是因為人們認為穿長褲的女性企圖篡奪男性權威。19世紀,即使在「僻靜」的公共場所,上流社會的女性也只有在裙子蓋得住的情況下才會穿褲子。而工人階級女性則更容易接受褲裝。

  從19世紀中葉到19世紀末,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接受男士上裝,但直到20世紀,女性不能穿褲裝的禁忌才被克服。這種著裝規范的轉變最早出現在與休閒相幹的隱蔽公共場所中,也體現在身處工作場所的工人階級女性群體中。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在蒙帕納斯和蒙馬特地區成為藝術家和攝影師模特的工人階級女性已經開始穿褲裝了,盡管在巴黎的街頭和咖啡館,這種裝束顯然還並未出現。這些女性都隸屬於一種都市的波希米亞亞文化,其中一些人還扮演著「時尚領袖」的角色。20世紀的法國設計師Channel試圖在中產階級和上流社會的女性中普及褲裝,但並未成功。法國女性並沒有朝著將男裝納入女裝的方向發展,而是更傾向於將女性身體「男性化」:壓抑胸線和腰圍,並剪短頭髮。女性會去男士理髮店剪非常短的、帶有男性氣概的髮型,比如波波頭(bob)、超短髮(shingle)和伊頓頭。公眾對這些變化的反應非常消極。鑒於其他類型的變化發生得非常緩慢,短髮因此成了法國女性在性別和個體認同上激烈爭論的焦點。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3張

  身著寬大工作服的軍工廠工人(1916年,美國)。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在20世紀30年代的法國,有錢的女性會在度假勝地穿褲裝,但在城市裡則很少這麼穿。對於在城市街頭穿著得體的規范是極為嚴格的。一些口述歷史表明,即使在夏天,沒戴帽子、手套或不穿長襪出門也是不得體的。街上沒有穿褲裝的女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各式新款服裝的稀缺,人們經常穿褲裝,但直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褲裝才開始融入城市生活中。

  在英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工作和休閒方面都加快了休閒褲的普及。陸軍女兵的制服包括領帶、及膝馬褲或牛仔工裝褲。德馬利引用了伊夫林·沃(Evelyn Waugh)在1943年對倫敦的描述:「梳著電影明星髮型、穿著休閒褲並搭配高跟鞋的女孩與士兵一起外出。」在戰爭期間,褲裝開始為工人階級女性所接受,但直到20世紀60年代,褲裝開始納入法國設計師的時裝系列之後,中產階級女性才逐漸予以接納。

  在美國,中產階級和上流社會女性在戰爭期間主要在僻靜的公共場所(比如牧場和度假勝地)穿褲子。20世紀30年代,幾種看似矛盾的潮流匯聚在一起,促使人們在休閒活動中更為頻繁地穿褲裝。度假牧場成了最受中產階級歡迎的旅遊勝地,這反過來又導致了女性工裝連衣褲的出現。與此同時,當時對服裝時尚產生了重要影響的好萊塢電影,描繪了許多既強勢又「男性化」的女主人公。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筆下的女主人公們都在「異裝」,她們可能是這類形象中最具影響力的代表。費舍爾認為,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既是社會危機也是經濟危機,它引發了人們對身份認同(尤其是性別認同)的深切焦慮。她聲稱,這一時期關於男性氣概和女性氣質的主流觀念正處於不斷變化之中。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4張

  20世紀30年代著名演員瑪琳·黛德麗舊照。

  然而,工人階級女性逐漸將褲裝融入了她們的日常生活。從20世紀40年代西爾斯(Sears)公司的產品目錄和照片中可以看出,美國對褲子的普遍接受始於西部(尤其是加利福尼亞的工人階級女性),並在50年代逐漸傳播到東部和中產階級,以此扭轉了慣常的從東部到西部的時尚變化趨勢。奧利安指出:「越來越多的運動裝以休閒褲為特色。它們起源於加利福尼亞州,因為與西海岸不拘禮節的生活方式相符,所以無論是在工作還是在娛樂中都很受歡迎。」第二次世界大戰以重工業的工人階級女性形象為代表,並在早期階段就強化了這一趨勢。從事工業的女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通常她們的制服包括「寬鬆的褲子、襯衫和以相應面料制成的遮陽帽」。其他人則穿著牛仔褲和工作服。

  與19世紀一樣,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的女權主義者堅決反對時裝。法國女權主義者西蒙娜·德·波伏瓦在塑造女性主義時尚觀念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與其前輩不同,她們對服裝風格背後關於女性氣質的「操縱性話語」的批評要多於服裝本身。在美國,第一次大規模的女性解放示威活動所針對的是1968年美國小姐選美比賽,尤其旨在反對該比賽所代表的以女性身體為性別對象的刻板印象。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5張

  西蒙娜·德·波伏瓦舊照。

  再次與19世紀的前輩們一樣,20世紀70年代的女權主義者同樣主張以另類風格的著裝取代時尚風格,特別是各式褲裝,並搭配其他簡約而休閒的服飾(如T恤和低跟鞋)。在美國,女權主義者中的女同性戀者最為堅決地反對任何與個體著裝或身體展示相幹的嘗試。她們穿著寬鬆的牛仔褲和肥大的工裝連衣褲,搭配男士T恤或工作襯衫以及男士工作靴或運動鞋,拒絕化妝品、珠寶和傳統髮型。這類服飾不那麼極端的搭配方式是合身的牛仔褲和相應的配飾,並以此形成了更為「得體」的造型。女權主義者中的許多非女同性戀者則會穿連衣裙和長裙,或者在度假勝地穿緊身褲和短裙;其外表與中產階級女性中的非女權主義者非常相似。盡管在20世紀70年代早期,人們對女同女權主義者的著裝抱以極大的敵意和嘲笑,但僅在十年內,對這一「風格」的態度就從不滿轉變為迎合,甚至將其作為年輕中產階級女性的典型休閒裝。中產階級女性對褲裝的廣泛接受似乎是由其中的邊緣群體(特別是女同女權主義者)發起的。

  20世紀後期,人們並不允許中產階級職業女性和商務女性穿完全男性化的裝束,而是仍然期望她們能在辦公室著裝中保留女性化元素。20世紀20年代短裙式西裝出現了,但在隨後的幾十年裡幾乎沒什麼變化。在中產階級公司的工作場所,盡管女性主管會在休閒活動中穿牛仔褲和各式長褲,但穿褲裝的禁忌仍然存在。根據可能尚未得到明確定義的公司著裝規范,她們也許會穿上19世紀現代風格的另類服飾,包括西裝外套和裙子、男式襯衫或絲綢襯衫,且服裝整體上都是中性而保守的顏色。然而現在人們認為這類服飾是保守的而非反叛的。同時還會認為時髦且富有女人味或性感的外表是有失體面的。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6張

  美劇《欲望都市》劇照。

  這與工人階級的女員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們經常穿著幾乎和男性一樣的制服。在戰後時期,女性的男性化制服逐漸出現在她們所從事的與男性相似的工作職業中。20世紀40年代,英國運輸女工都身著男性制服。美國國會在1972年修訂了《民權法案》,禁止各州和地方政府的性別歧視,隨後美國警察部門採納了男性化的女性制服。從1973年開始,美國各地的警察部門都會給女性和男性授以同樣的任務,並配以得體的著裝。長褲取代了裙子,從而形成了與男性極為相似的制服(包括領帶、遮陽帽和褲子)。隨後,鐵路乘務員、護士和空姐等職業均被配以男女通用的制服。法國也發生了類似的變化,過去針對女性穿褲子的限制已經消失了。但在這些職業的較高階層中,人們發現如果在中產階級公司的工作場所中穿褲子的話,還是會存在矛盾心理。在工作中,女性適應男性文化的程度因其被允許或要求「同化」的程度而各不相同。

  領帶曾是19世紀女性解放和挑戰男性社會地位的象徵,在20世紀末則因佩戴場合和佩戴者的不同而產生了相異的含義。在廣告、時尚雜誌和電影中,它始終是女性獨立的象徵。在面向上流社會女性的由設計師專門設計的豪華服飾中,領帶偶爾會被用以彰顯或模仿女性權威。在拉夫·勞倫(Ralph Lauren)的一則廣告中,女性歪戴著領帶,與她的兩個男性同伴形成了對比。但這並未得到有效施行。20世紀80年代初,領結在女性高管中非常流行,想必是充當了較為平和的女權的一種體現。相比之下,經常出現在工人階級女性制服中的領帶,無論是公共的(軍隊)還是私人的(航空、鐵路公司)都失去了這些內涵,這似乎反映了女性在某些官僚機構和公司等級制度中的常規同化。

對於女性而言,時尚究竟是賦權,還是枷鎖? 相親聯誼 第17張

  對領帶的戲仿,並以此作為女性獨立的聲明,歪打著領帶的女模特與她的男性同行形成了鮮明對比。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原文作者 | [美]戴安娜·克蘭

  摘編 | 青青子

  編輯|走走

  導語校對|李銘

About 小秘書 32779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