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關心人類,我們來聊聊暗戀

  《重慶森林》裡暗戀著巡警「663」的阿菲,是兀自燦爛、熱烈的「夢中人」;巖井俊二的《情書》裡,兩個女孩的書信來往中逐漸浮現一個男孩的暗戀心跡,涵蓋了關於愛情與友情、生與死的思考。

  暗戀滋味,相異又相同。那些個試探、歡喜和氣餒,總是真實可感。而諸如此類的記憶,又常常被我們加工、抽象成浪漫化、文學化的符號。

今夜不關心人類,我們來聊聊暗戀 找女朋友 第1張

  電影《重慶森林》中,巡警「663」和阿菲相識於快餐店。(圖片來源:豆瓣)

  當我們談論暗戀時,我們在談論什麼?回首那些隱秘的心路歷程,我們是怎樣迷失、又怎樣找回自我?過往歲月的暗戀經歷,是否在我們對於親密關係的認知中有著遙遠的回響?

  小寒已至,趁三五知己圍坐爐前,不如暫且放下期末季的疲憊行頭,讓我們來聊聊不遠處的青春時光裡,那些個無疾而終的暗戀故事。

  01. 有沒有一個人,

  讓你想回到認識Ta的第一天

  「正常的戀愛是兩個人同時寫故事劇本,但是暗戀者卻是一個人在寫。」胡鄧副教授是我校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主任,在提及暗戀時,他做了這樣一個形象的比喻。

  暗戀在英文中的常見表達是「unrequited love」,或是「unreciprocated love」,意為「沒有回報的愛」。在暗戀的過程中,人們能夠體會到各種各樣極其微妙的、矛盾的情緒。正如臨床心理學家Leon Seltzer所言,暗戀是一場甜蜜的折磨(Blissful Torture),在這一場自我創設的甜蜜折磨裡,暗戀者們心甘情願地付出著。

  相愛並非易事,但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暗戀經歷。暗戀時那滿懷期待又小心翼翼的模樣,那渴望坦白又害怕受傷的心緒,像你像我又像Ta。

  @L:「不知怎麼就把相機對準了她」

  第一次被她吸引是在一次班會活動上。那天活動結束之後全班拍合照,拍著拍著大家就玩鬧起來了。吵嚷的人群裡,我不知怎麼著就把相機對準了她和她旁邊的另一位同學。我一直舉著相機,直到被她發現了才按下快門。那張照片裡她的眼神很美,像我最喜歡的那句話:「她沒有見過陰雲,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顏色。」對她的第一印象是乾淨,特別是眼睛。

  @Summer:「我寫了一張表白的明信片」

  我和他一起主持了一次學校的活動,就這麼認識了。某個期末的晚上,我寫了一張表白的明信片,沒有署名,拜托我的同學幫忙轉交給他。我躲在空教室的門背後,透過門縫,看著他很認真地雙手捧著那張明信片,一邊讀一邊在走廊裡踱步。他皺著眉頭,可能是在想到底是誰寫給他的。我記得他讓我的同學傳給我一句話:「那就請讓她多保重。」

  @W:「他像偶像劇男主角一樣出現」

  我那時頂著個蘑菇頭,四肢粗短,架著防彈玻璃那麼厚的粉框眼鏡。初三時,他像偶像劇男主一樣轉學到我們國中,開學考就把我從全校前十的紅榜上擠了下去,我因此生發了「想嫁給他」的願望。高中開學第一天,我聽說他當了數學科代表,立馬去求老師讓我當語文科代表。因為在青春小說裡,語文科代表和數學科代表總是一對兒。

今夜不關心人類,我們來聊聊暗戀 找女朋友 第2張

  電視劇《最好的我們》裡,耿耿和餘淮成為同桌。(圖片來源:豆瓣)

  @麥兜:「表白是不可能表白的」

  年少時光確實有那麼一個特別的人。他喜歡打球,然而我每次走過籃球場的時候總是梗著脖子一副忠貞不屈的樣子,打死也不往球場看一眼——天知道我有多想看他。青春期的孩子們愛起哄嘛,那時候我基本上每天都會問問老天爺:什麼時候才輪得我和他被起哄呢?表白是不可能表白的,雖然當時為他寫了好多詩。現在回頭來看也不覺得不值得,終究是填滿了少女想像的天空吧。

  @賽斯貝德:「我喜歡的人在螢幕裡」

  「我愛你,與你無關。」第一次讀到這句歌德的詩,是在大劉的《三體》裡。當時受到很大的震撼——「喜歡」和「暗戀」都是一種獨立的狀態:永遠向往愛,渴望愛,但又不為愛失態,不為愛沉迷。可能我比較特殊,我喜歡的人在螢幕裡。看著她冰面降落,看著她腳踩綠草,看著她笑靨如花,看著她翩翩起舞……我靜靜地看,默默地欣賞,獨自開心,抽身離去。這份愛,與她無關,卻彌足珍貴。

  @翼公子:「我們在學校湖邊相遇」

  那時候下了課,我拿著旺仔小饅頭去學校的湖邊喂金魚,她走過來,靠在欄桿上看著我喂魚。秋風把湖吹成了海,金魚跳出水面爭食。出於禮貌,我抓了一把小饅頭攤在手上遞給她,她接住後,盡力俯下腰,想要一顆顆地送到魚的嘴前。落下的小饅頭像流星一樣,大家一直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過了多久,魚在倒映在水面上的雲裡作了好幾輪畫後才散去。我的青春也曾這樣追逐曼妙無常的浮雲。

  02. 喜歡你,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暗戀一度是認知心理學領域火熱的研究課題。

  關於愛的動機,心理學家這樣解釋:人們之所以願意持續地對一個人投入愛,是基於與對方建立一段戀愛關係的可能。而暗戀的產生,則代表了一種動機悖論(Motivational Paradox)——即便看不到回報,暗戀者也會持續付出。

  美國心理學家Aron和Allen(1998)研究發現,這種悖論的產生可能出於三種原因:

  (1)暗戀者看重對方成為伴侶後的潛在價值;

  (2)暗戀者誤解了對方「善意的拒絕」;

  (3)暗戀者沉溺於默默愛一個人的狀態。

  @Summer:「他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對象」

  我覺得那個時候我會去追逐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對象。他不僅成就很好,人緣還好,在各個領域都很優秀。相反,我不是很能處理人際關係。他好像完全活成了我想成為的那個樣子,我想去追逐這個遙不可及的背影。他的兄弟的起哄也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他對我是有好感的。

  @嘿嘿:「他只是出於責任感、熱心腸」

  前一個學期他幫了我很多忙,我發現自己每天都在想他,沉浸在依賴當中。即使知道他並不是出於喜歡我才幫助我,只是出於一種責任、熱心腸來幫我,我還是會非常感動,並且是幸福的、心動的那種感動。

  @CC:「我不想被他看到我的缺點」

  一開始我是想過向「戀人」的方向去發展的,但是在後來的相處過程中,我覺得這個人實在是太好了,我覺得我不夠好,配不上他,我覺得他只能是我瞻仰的對象。我怕我們走向愛情後,我會不可避免地暴露我身上的缺點。我不想被他看到我的缺點,也怕我會不可避免地看到他的缺點,從而破壞他在我心裡的形象。

  @W:「我只喜歡不喜歡我的人」

  我只喜歡不喜歡我的人,我能夠從暗戀中獲得快感,而且我特別喜歡這種自己把握節奏的感覺。因此我需要一個暗戀的人,是誰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得有這麼一個人,而他恰好塑造了我喜歡的人的樣子。

今夜不關心人類,我們來聊聊暗戀 找女朋友 第3張

  電影《情書》中,藤井樹收到一份來自「天國」的信。(圖片來源:優酷視訊)

  「在內心先醞釀一個盡善盡美的女子,然後把她放射到你愛的人身上,所以你愛的人其實不過是寄托精靈的驅殼。」朱光潛在《厚積落葉聽雨聲》裡這樣寫。

  胡鄧副教授則認為,暗戀者之所以不願表達,或許是因為自卑而止步不前,或許是因為尚未做好承擔表白後果的準備,總的來說,都來自於對未來的不確定性的畏懼。「如果暗戀變成了明戀,故事劇情可能會偏離自己的想像發展,暗戀者很害怕這些不確定性。」

  可以看出,在暗戀中,對暗戀對象的認識是部分剝離於現實的,暗戀故事的發展也是暗戀者一人可控的,由此,從某種意義來說,暗戀者一人也可以完成演出,收獲故事的完滿。

  03. 追著光,自己也成了一束光

  在暗戀這個脈絡裡,表白往往意味著結束。

  表白信裡,Summer引用了《春江花夜月》裡的一句詩:「願逐月華流照君。」回信中,Summer的暗戀對象卻說:「對不起,天好像有點暗。」

  但是,暗戀從來不只是結局重要。

  泰國青春喜劇電影《初戀這件小事》中,成就普通、性格內向、相貌平平的國中生小水,喜歡上了優秀的學長阿亮。為了吸引心儀男孩的注意,小水從外貌到氣質不斷提升自己,最終蛻變成為眾人眼裡光芒萬丈的話劇的主演與儀仗隊的領頭。對一個人的喜歡,往往使我們渴望成為更好的自己。

今夜不關心人類,我們來聊聊暗戀 找女朋友 第4張

  電影《初戀這件小事》中,在儀仗隊訓練的小水。(圖片來源:豆瓣)

  高中時,Summer努力將作文寫得很好,好到范文讓全年級傳閱。「可以被他看到」這件事,對Summer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想和他站到同樣的高度,所以我會去努力。」

  2019年,高考失利的司空選擇遠赴河北復讀,這個秘密只有她和媽媽知道。一直撐到三月,高考的壓力與退學的風險讓她幾乎崩潰。對同班男孩的喜歡拯救了她。「如今回想起來,感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我把‘跟他在一起讀大學’作為一個目標,狂熱地追求著。」

  北辰也是如此。2020年高考復習的緊張階段,每一個身心俱疲的夜晚,來自喜歡的人的每一句話,都變成了激勵。「他跟我道別時說的那句‘讓我們都加油去超越自己’被我做了一整年的手機屏保。」北辰在日記裡寫下了這樣的話:「懷此微志,他日功成,重聚敘情。」

  盡管結局也許並非皆大歡喜,但暗戀的過程好似一場心靈奇旅,會讓人收獲對自我、對愛情更飽滿的認知。

  CC的暗戀以對象出國留學告終,高考志願結果讓司空與心動對象失之交臂,北辰最後也沒能鼓起勇氣向他告白……但在他們看來,感激總多於遺憾。

  Summer對自己的暗戀經歷作出總結:「給我最重要的教訓就是,真正的愛情絕不是像我這樣一個人卑微地付出。」這段暗戀經歷教會了Summer,健康的愛情應當是兩顆心相互碰撞,又相互悅納,是平等的、互惠的、正向的。在這個過程中,獨立的個體也將收獲獨立之外的、新鮮的、豐盈的生命體驗。

  復旦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梁永安認為,人與世界的關係是一種文化性、精神性的關係,擁有了愛情,這種關係就會變得更有肌膚感。愛情在社會和家庭之間,起著很大的互補和調試作用,兩個人形成一個充滿溫情的小世界,就可以撫平戾氣,心安處即是吾鄉。

  與他者、與世界產生微小但緊密的聯結,與此同時,也讓自己變得更好、更愛悅自己,是藏在暗戀者們心底的美好願景,鼓舞著暗戀者們哪怕願望落空,也繼續熱愛生活。

  「有時候暗戀不只是獨角戲,而是追著光,讓自己也變成了一束光。」CC如是說。

  如果這篇文章勾起了你關於暗戀的記憶,請記得:暗戀的「暗」字,有兩個太陽,一個是心底的那個人,另一個,是你自己。

  (文中L、Summer、W、麥兜、賽斯貝德、翼公子、嘿嘿、CC、北辰均為化名)

  參考文獻:

  Aron, A., Aron, E. N., & Allen, J. (1998). Motivations for Unreciprocated Lov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4(8), 787–796.

  來源:青年人大

實體交友活動能大幅提升配對成功機率 在兩性領域深耕多年的戀愛秘書娜米透露:「藉由派對的互動,讓彼此獲得初步的認識,後續再為會員們做「客製化」的安排,這樣的模式大幅提升了配對成功的機率。因為實體的交友活動,不僅能真實見到參與者外,還能透過聊天、互動來更進一步的認識彼此。根據以往經驗,約有八成的人願意再與對方一同參加派對,就有機會進一步成功讓參與者脫單。」 不要對愛情失去信心,你只是缺少一個相遇的契機 戀愛小秘書-娜米的團隊卻已經成功替4000位左右的男女安排了適合的對象,這個驚人成果背後的秘密,娜米:「因為我們團隊有『優勢』!」 擁有單身名單,了解受眾想法 找對象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為了讓顧客能發展穩定且長遠的關係,戀愛小秘書-娜米在服務「客製化」上做了許多功課,除了背景調查、深度訪談、配對分析外,娜米還會定期追蹤客戶們後續狀況,協助客戶找到幸福。 實名認證,服務安心有保障 與網路上的速食愛情不同,採用「實名認證」的制度,不僅是把關顧客的身份,避免已婚人士或動機不單純者的加入,更對客戶資料嚴格保密,讓客戶們能在安全且有隱私的狀況下認識另一半。 深度訪談,從「契合度」提高速配率 娜米自信的說:「為了做到最好、提供客戶最佳的客製化服務,即使有時要花上許多時間成本,我們仍堅持要儘可能瞭解客戶真正的特質及需求!」除了透過訪談來提高配對成功率外,娜米的團隊有專屬的人格分析測驗與數據配對分析,來彌補訪談的不足之處。 活動多元,透過互動增加火花 傳統的聯誼方式,讓許多第一次見面的男女感到尷尬不已,為了讓彼此能有多一點的互動機會,娜米的團隊每個月都會規劃不同的實體活動,從戶外踏青、娛樂遊戲、手作、料理課程到桌遊活動,希望客戶們能從歡樂的氣氛中認識彼此。另外針對想提升自身魅力的客戶,也有投資理財、形象穿搭等講座可供選擇。 娜米認為戀愛小秘書不僅要理解客戶的期待,還要成為他們愛情路上的後盾,透過專業的諮詢診斷,為客戶量身訂制一套戀愛攻略!並以朋友的角度提供約會上的建議,目的是希望協助客戶們發展長期且穩定的伴侶關係。 高配對的心法是「尊重客戶的需求,以專業的角度提供建議」過去在娜米的服務經驗裡,許多人為了心中理想的對象,在還沒認識新朋友時,就先限制了自己的交友狀況。因此娜米也建議以認識新朋友的心態與適當的設限,才能真正有效的為自己帶來戀愛的機會喔! 「相遇不一定代表相戀,但相戀都是從相遇開始!」小秘書將以無比的耐心、貼心,用專業及豐富的配對經驗作為客戶的後盾,陪伴客戶完成這段追愛之旅,只要客戶願意跨出第一步。 現在就和戀愛小秘書娜米聊聊吧 Line ID:@648vwyto 追蹤娜米的粉絲團  
About 小秘書 33680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