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給他體面,他卻把那個女人領回家裡來,我握拳揍過去:離婚

  《婚殤》1:

  他們都說我傻,都說我能忍。

  傻的是,李望川出軌了,背叛了我。我仍是待他如初戀,替他伺候父母,給他體面。

  能忍的是,我居然能允許他繼續與那個女人藕斷絲連,眉來眼去。

  我能怎麼辦?

  我上有生病臥床不能下地幹活的老父親,下有剛滿一周歲的女兒。我手無寸鐵之力,沒文化、沒技術、沒能力,我連一份工作都沒有。

  我只有一張長得漂亮的臉!

  我能拿什麼去給我父親看病,我拿什麼撫養我年幼的女兒?

  我弱懦無能,只能靠李望川的施舍,給我錢給我父親看病吃藥,能我女兒買奶粉買尿不濕。

  對於他的背叛,我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今日,李望川把那個女人帶回家裡來了。

  他背叛我大半年時間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

  她叫何小青,剛大學畢業出來沒多久,在他公司幹前臺工作。她人長得不算特別漂亮,但身材很好,個兒也高,說話聲音嗲嗲的,能酥死人。

  看到她,我懵在原地,她倒很是大方地過來與我擁抱,嘴巴甜甜地叫我姐姐:

  「南秋姐姐,你好啊。我一直聽望川念叨著你,一直都想來看你,今日剛剛得空。」

  我木訥地站在那兒,目光朝李望川看去,眼神詢問他:

  「這是什麼意思呢?」

  李望川眼神閃了閃,看了眼在嬰兒車裡坐著的孩子:

  「哦,小青想來家裡看看孩子,我就想帶她回來了,順便在家裡吃個晚飯。」

  他話音剛落,何小青立即鬆開我,轉身去把她帶來的東西翻找出來,展現在我面前:

  「南秋姐姐,你瞧,這是我給小寶買的衣服、奶粉,還有玩具呢。」

  「哦,謝謝。」我淡淡地應著。

  接著,我與他們說道:

  「你們先坐著聊吧,我去做飯了。」

  說完,我狼狽地逃離客廳,跑到廚房去。

  走進廚房,我渾身突然發抖得厲害,一股窒息的感覺,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拼命用力抑制住眼眶裡的淚水。

  我不想哭,不想給自己丟人!

  這時,李望川走了進來,站在我身後。

  他看了我一會兒,剛剛緩緩開口道:

  「南秋,你別誤會。今日帶她回來只是讓她看看孩子,我沒有打算讓她住這裡。你放心好了,你永遠都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我站在水池旁,埋頭洗著菜,等他把話講完,我依舊淡淡地回他一句:

  「哦,謝謝。」

  「南秋。」

  男人伸出手,從我身後摟著我的腰,他把頭埋在我後肩的秀發上,語氣溫和得嚇人:

  「今晚,我隻屬於你一個人的。」

  說完,他的薄唇就要往我脖子上蹭。

  我還沒來得及將他甩開,何小青卻跑了進來了。

  她看到我們夫妻湊在一塊的親密,臉色瞬時垮了下來,語氣不再嗲嗲的了。

  「望川,你與南秋姐姐在這兒做什麼?」

  李望川緊張又慌亂地一把將我鬆開,轉身拉著女人的手走出去。

  他邊走邊與那個女人低聲解釋道:

  「剛剛我什麼都沒幹,只是想問問她給我們做什麼好吃的。」

  女人冷哼:

  「哼,若你還敢與她廝混一塊,以後就別來碰我。」

  聽著,我渾身顫抖得更厲害了,像是吃了蒼蠅一般惡心!

  我在心裡哭喊著問自個兒:

  「葉南秋,你到底在圖些什麼?」

  很快,我把四菜兩湯做好了。

  我把飯菜端到客廳的餐桌上,喊在沙發上膩歪的兩個人過來吃飯。

  完了,我把孩子放到嬰兒車裡,帶上保溫瓶,對他們說道:

  「我去給我父親送飯,你們吃飯吧,不用等我回來。」

  李望川攔著我:

  「南秋一塊吃吧,等吃完了我再陪你去看爸爸。」

  何小青不樂意了,嘟起嘴甩臉:

  「望川,你不是說了嗎,等吃完飯了就開車送我回去。」

  李望川為難了,看看我,再看看何小青。

  我苦澀一笑,繼續給他體面:

  「沒關係的,我自己去就好。」

  說完,我滿臉死灰地帶著孩子出門了,給他們騰地方,讓他們廝混纏綿去吧!

  我帶著孩子走到大街上,看著行色匆匆的行人,望著道路兩旁霓虹燈閃閃發光,吹著徐徐的晚風,我的眼睛越來越模糊了。

  緊接著,我淚如雨下,心痛得無法呼吸。

  我咬著牙,在心裡恨恨地罵自己一句:

  「葉南秋,你活該,你犯賤。丈夫被人搶了,正與別的女人在家裡廝混,你卻半點反抗都沒有,你怎麼如此懦弱?」

  是,我很懦弱,很無能!

  我揚起手,狠狠地往自己臉上呼過去,五根紅紅的手指印印在皙白的臉上,觸目驚人,讓路過的行人看得目瞪口呆。

  行人也許是在暗問:

  「這是女人怎麼了?神經病人嗎?」

  對,我瘋了!

  我蹲在地上,手扶著嬰兒車,當眾放聲痛哭起來。而車裡的孩子感受到我的哭聲,也哇地一聲,嗷嗷地跟著我哭…….

  回到父親家裡,父親正在床上躺著看書。

  看到我和孩子,他立馬笑得合不攏嘴,暗黃的氣色也有點了喜色。

  他伸手招呼著:

  「來來來,南秋趕快把孩子抱給我,讓我抱抱她。」

  「好。」

  我把孩子抱起來,放在父親的懷裡。

  接著,一老一小地互相逗樂著。

  我默默地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不忍心破壞這美好的場景。

  因為,我不知道這種美好,還能維持多久。

  父親的病,已經無藥可救了,他的日子所剩無幾了。

  想到這兒,我鼻子又是一陣泛酸,又想哭。

  我慌忙尋了個借口:

  「爸,我去陽臺把今日晾曬的衣服給收回來。」

  「好咧。」父親樂呵呵應道

  他看著我單薄落寞悲傷的背影,眸色閃過一滴淚花,卻依舊強撐著努力給我營造輕松的氣氛。

  伺候好父親吃完飯,我準備回去了。

  父親卻拉著我的手,笑容慈祥地看著我的眼睛,輕聲問道:

  「南秋,你其實一點都不快樂,是不是?」

  「沒有的事,爸你不必多想,我很快樂。」

  父親依舊笑著,伸手摸著我的頭髮:

  「傻孩子,你就別騙我了,你身上流著我的血液,我怎麼會感受不到你的心境?」

  「爸……」

  我仍想做辯解,父親揚手,打斷我的話:

  「南秋,父親只想與你說一句。面對不公的時候,你千萬別心軟別害怕,握拳揍過去狠狠反擊,就是了。」

  「爸爸,可是我…你們!」

  我吞吞吐吐地,想把心中一切的委屈告知父親,可我終究不忍心讓他為我操心。

  父親看穿了我的心思,眼圈泛紅:

  「傻孩子,你為何要這麼做?你為了我和小寶,甘願做一個無心無痛的死人嗎?我們不要這樣的你,我們只要你活得有尊嚴,活得快樂堅強勇敢!」

  我眼淚簌簌掉落,咬著唇從牙縫裡擠出一句:

  「爸爸,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剛回到家裡,丈夫李望川隨後開門進來。

  看到我,他先是愣了愣,隨後笑著朝我走來,笑著說:

  「我剛把小青送回去。」

  「哦。」

  我抬頭冷著眉,看到他脖頸處那紅色唇印,我笑著朝他勾了勾手指:

  「李望川,你給我走過來一點。」

  男人笑嘻嘻地朝我走來,走到我面前,他伸手想對我耍流氓:

  「怎麼,大半年沒與我親近,是不是想我了?」

  他話音還沒落,我握拳奮力狠狠對著他的臉揍過去,想一拳把他揍死就得了!

  接著,我對他怒吼一句:

  「李望川,你這個喪盡天良的畜生,我要與你離婚!」

  未完,待續!(作品名字:《婚殤》,想要閱讀全文,請到我主頁查看,謝謝!)

About 小秘書 33587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