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拒郭德綱,29歲爆紅,住80元月租房到開茶館當老板:盧鑫不簡單

  作者:娃娃愛葫蘆

  聲明:原創文章,禁止抄襲,違者必究!

  

  最初認識盧鑫,是在《笑傲江湖》。

  他和玉浩的組合「相聲新勢力」,一句「天雷滾滾」讓人爆笑,印象深刻。

  他們還將小時候看的動畫片和傳統相聲結合,皮卡丘,櫻桃小丸子,讓人眼前一亮。

  看了看盧鑫的經歷,最窮時1包泡麵吃3頓,靠蹭飯找的搭檔,3拒郭德綱,媳婦生娃他在一旁說相聲鼓勁,這麼能耐的嗎?

  01

  

  1987年,盧鑫出生於內蒙古赤峰。

  爸媽是地質隊人員,一年12個月,需要外出8個月。

  和父母聚少離多的盧鑫,從小跟著奶奶。

  奶奶愛聽播音,盧鑫便搬著小板凳,依偎在奶奶身旁,相聲,評書,聽的不亦樂乎。

  聽著聽著,他便學了起來,有模有樣。

  有一次,他偷偷打電話到電臺,說要模範「單田芳」老師,略微滄桑的聲音,緩緩道來的語氣,還挺像。

  雖然被奶奶發現後一頓罵,說浪費電手機費,但盧鑫最終拿了獎,這可把奶奶和爸媽高興壞了。

  也是因為這次電話獲獎,想要「模仿」和「表演」的欲望在盧鑫心裡深深埋下了種子。

  在之後的日子裡,盧鑫一放學就在家模仿各種相聲和段子,跟著電視跳舞。

  2004年,盧鑫考上了西安外事學院,學的是英語專業。

  但喜歡表演的他經常在周末去打工,四處演出。

  跳舞一場只有50元,唱歌80元,當主持人卻有300元。

  機靈的他當即決定「我要去當主持人。」

  於是他和活動舉辦人「混眼熟」,要了人家的聯繫方式,人家去哪演出他跟到哪,唱歌跳舞,買便當買水,他都不嫌累,鞍前馬後給人家撐場子。

  有時候原定的主持人有事來不了,他就去替班。

  就這樣,「混」了2個月後,他成了正式的主持人,一個月下來能掙1500元,解決了自己的生活費。

  也是在這段日子裡,他參加社團,外出商演,練就了一身「本事」和膽量,說唱,跳舞,主持,樣樣精通。

  大學的「打工」生涯給了盧鑫表演和練膽的機會,讓他能夠近距離地和制作方以及觀眾接觸,逐漸了解觀眾的口味和笑點,豐富了他的表演形式,也練就了他穩定的臺風,為他日後的相聲事業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02

  

  畢業後,盧鑫當過公司職員,朝九晚六,條條框框的生活讓性格灑脫的他覺得很拘束。

  之後他又被朋友聘請為模特公司的主管,幾個月後覺得不適合,他又辭職了。

  初生牛犢的他還跟朋友開過廣告公司,然而沒管理經驗,也不了解市場運作,不久他便把自己大學攢的錢都賠了進去。

  就這樣,處處面壁,幹什麼什麼不成,盧鑫迷茫了。

  他不斷問自己「我到底能幹什麼?」

  想起大學時跳舞唱歌主持的日子,他覺得很懷念很開心,也許那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

  一番思考之後,他決定做回自己的「老本行」——表演。

  「哪怕從0開始,我也要搞出一番名堂!」盧鑫下定了決心。

  之後,他開始四處找出路。

  他挨個酒吧找,一天50元的演出費,人家不要。他不斷碰壁。

  哪怕他免費演出,一個月給一箱泡麵就好,人家也沒看上他。

  那時候他掙不到錢,特別窮,只能租80元的房子,經常停水停電。

  身上沒有錢,他只能吃天天吃泡麵。中午把調料拿出來,涮一下面,把湯喝了。晚上把一半面扔碗裡,兌水吃一頓。第二天起床,再把剩下的一半面吃了。

  他還經常偷跑到樓道裡,把人家煮完不要的調料撿回來,兌水一喝,又是一頓。

  按盧鑫的話說:「那時候就是換著花樣吃泡麵,一包泡麵能吃三頓。只要不發毛,都能吃。」

  沒有錢,處處碰壁的日子磨煉了盧鑫的意志,也鍛煉了他不服輸的韌勁。貧苦的日子不僅沒有嚇退盧鑫,反而更堅定了他「表演」的決心。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盧鑫模仿「小瀋陽」引爆全場。滑稽的動作,搞笑的東北話,臺下的觀眾被逗得哈哈大笑,掌聲不斷。

  原來演喜劇效果這麼好?

  在那之後,盧鑫延續開了好幾場「小瀋陽模仿秀」,場場火爆,他不僅掙了錢,也更清楚地知道觀眾的笑點在哪裡,應該按什麼節奏演,開始了解應該怎麼「抖包袱」。

  也是因為這場模仿秀,盧鑫有了對喜劇的想法:我是不是可以演小品,或者說相聲?

  世上沒有白走的路,也沒有白受的苦。

  模仿小瀋陽的經歷拉近了他和觀眾的距離,讓他逐漸領略喜劇的魅力,也練就了他的演技和技巧;

  而清貧的日子為他日後的創作積累了許多生活經驗,磨煉了他的意志和決心,讓他更堅定了自己對「表演」的追求。

  可以說,盧鑫和喜劇越來越近。

  03

  

  2011年的某天,盧鑫在餐廳吃飯。朋友給他指了指隔壁桌:「你不是想要認識說相聲的嗎,他們幾個就是。」

  盧鑫看了看對桌的玉浩,他厚著臉皮坐到人家飯桌上,還喝了很多酒。

  那時的玉浩剛比賽完,拿了4000元獎金,正在請朋友吃飯。

  人太多,他也沒發現人群中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等到盧鑫喝高了開始亂敬酒,玉浩才發現被一個「不認識的」蹭飯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見。

  後來,盧鑫還到玉浩工作的地方,免費聽他們說相聲。

  按玉浩說的話,「當時覺得這人是有多厚臉皮啊,蹭吃蹭喝還蹭相聲。(開玩笑)」

  盧鑫說:「這搭檔是蹭飯蹭來的。」

  不過盧鑫這人真挺能「混」的。

  沒多久,他就在玉浩的公司給自己找到了工作,成為一名電臺主播,做的節目是地方的一個脫口秀。

  晚上他則繼續到餐廳開「夜場」,模仿唱歌跳舞,日子慢慢好了起來。

  

  之後,《笑傲江湖》劇組到西安找喜劇人,盧鑫錄了視訊,但前兩年都落選了。

  但他確實能耐,硬是和其中的一個導演成為了朋友。

  第三年,這個導演打電話給盧鑫,讓他直接過來參賽,吃住他全包了。

  臨時的電話,又是「相聲」節目,沒有搭檔的盧鑫趕緊找了玉浩幫忙,兩個人馬上動身去了上海。

  來到上海後,40多個導演現場直接考核,他兩傻眼了。

  從來面對的都是觀眾,可沒見過這麼多導演。

  抓緊編了40多分鐘,他兩硬著頭皮上了場。

  使盡了渾身解數,把以前積攢的所有包袱都用完了,演了1個多小時,他倆才算過關了。

  初賽的時候,他倆也沒什麼奪冠的信心,人這麼多,重在參與。

  人家都在排練,寫稿,他倆就在後臺四處竄,幫人家編劇本,給人家出點子,甚至還幫人家縫衣服。

  抱著「玩一玩」的心態,他倆竟然走到了復賽。

  

  復賽可是直接上節目,他兩這下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行,我們得認真點。」

  於是他倆開始搜集各種素材,絞盡腦汁創作劇本。

  一次次審核和彩排,他們被導演挑出各種毛病。

  導演說「你看,演一遍人家笑了,演到第十遍就很多人不笑了。說明你們這包袱就不好。」

  評審們異常嚴苛的要求,盧鑫和玉浩只能收起劇本,灰溜溜回到自己房間,再斟酌打磨。

  這個地方不好笑,推到重來;這個地方到第5次沒人笑了,說明效果不夠好,再挖深一點。

  原本不當一回事兒的倆人,這會兒變成了熬夜寫稿表演想包袱的「好學生」。

  按盧鑫的話說:「進去前我白白胖胖的,出來後都換個人似的。」

  不知是不是老天看到了他們的努力。原本成就一直墊底的盧鑫玉浩,竟然一路逆襲,一路「開掛」,來到總決賽。

  總決賽那天,其他選手都很緊張,節奏都有點快。

  到了盧鑫這裡,原本就近視,看不見觀眾的反應。

  加上那天表演的場子特別大,站在臺上完全聽不到臺下觀眾的掌聲和笑聲,包袱出來也不知道觀眾到底笑了沒有。

  看不見聽不到,盧鑫反而更淡定了。

  一字一句,相聲中融進了英語,模仿和唱跳,他倆將《新說相聲》這個作品詮釋得十分到位。

  最後,他倆組成的「相聲新勢力」組合在決賽中脫穎而出,奪得了2016年《笑傲江湖》的總冠軍!

  

  盧鑫說「感覺就是運氣好,或者說贏在心態上。別人到決賽都緊張了,但我眼神不好,那天的場效果也不好,聽不見觀眾的反應。既然看不見聽不著,我反而不緊張了,該幹嘛幹嘛。」

  有一句話說「運氣是強者的謙詞。」

  就算盧鑫將他和玉浩的奪冠歸於運氣,但其實,沒有過硬的本領和心態,哪來演出的成功?

  之前的種種苦難磨煉了他不服輸的韌勁,為他的創作積累了足夠多的素材;一場場的表演練就了他穩定的臺風;重壓之下熬夜寫劇本的努力成績了他們的冠軍之旅。

  這,才是他成功的真正原因。

  在《笑傲江湖》奪冠後,許多人認識了盧鑫玉浩這對「鱸魚」組合。

  盧鑫和玉浩在收獲好評和一眾粉絲的同時,也為自己打開了一個更廣闊的的市場。

  04

  

  郭德綱老師喜歡這對才華橫溢的年輕相聲演員,曾三次邀請他們到德雲社。

  但一番思量之後,盧鑫和玉浩感激地謝絕了郭老師的好意。

  盧鑫說:「郭老師可能覺得不容易,想給我們一口飯吃,並不是我們有多好,畢竟德雲社那麼多弟子,比我們優秀的大有人在。但後來我認真想了,還是回歸西安本地,做自己的場子,從我們夢開始的地方做起。」

  2018年9月,盧鑫和玉浩創辦的「相聲新勢力」茶館在西安正式開業,他們成為了老板,帶著旗下的兄弟們撐起了自己的場子。

  他們說,「自己做可以實現更多自己的想法和創意。」

  除此之外,在2018年,盧鑫還完成了自己的人生大事。

  婚禮很隆重,現場唯美,盧鑫還在自己的婚禮中跳起了街舞。

  

  2019年4月,盧鑫的女兒出生。

  在產房裡,盧鑫給妻子拉橫幅「歡迎盧寶寶」,還在一旁說相聲,緩解妻子的緊張,並給妻子鼓勁。

  雖然是無痛分娩,但生產完妻子對盧鑫說「我當時覺得我生孩子,旁邊還有個人說相聲,挺煩的。」一番調侃,足見倆人感情之深。

  盧鑫說「其他產房都非常緊張,一到我們這氣氛特別歡快,一點都不像生孩子。」

  雖說當了老板,抱了娃,盧鑫依然沒停下自己的腳步。

  他和玉浩兩個人經常是北京和西安來回跑,參加各種表演和比賽。

  

  按盧鑫的話說,「我還是想踏踏實實地,把我們的相聲說好。」

  盧鑫一直記得自己的初心「說好相聲」,就算當了老板、當了別人的爸,有了名氣和粉絲,他也不曾驕傲。

  他一直走在相聲路上。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是盧鑫的謙虛和真誠。

  希望他帶著對相聲的熱愛,帶著對表演的熱情,在相聲的路上勇敢前行,為我們帶來更多更好的作品。

  (喜歡我的文章請給我點個讚,謝謝O(∩_∩)O~)

  參考資料:《大王小王》《馬蘭花開》

  圖片來源:網路,侵權聯刪

  

  ——End——

  娃娃愛葫蘆:90後自由撰稿人。左手職場,右手文字。堅信文字能夠打動心靈,開啟思維。關註我,陪你讀書刷劇看電影,一起成長。

  17歲落榜,國家一級演員,35歲辭副處級職務,38歲春晚:這人真絕

  13歲當兵,北漂4年還30萬,35歲中風險癱瘓,今成春晚禦用音樂人

  蘇見信:爸媽是江湖大佬,他賣過咖喱飯,開過火鍋店,逆襲成歌手

  17歲落榜,23歲當模特,25歲考中戲,34歲爆紅:高偉光挺神的

  15歲輟學,19歲車禍,29歲金曲獎,「年少有為」的李榮浩也不容易

  15歲駐唱,21歲爆紅,35歲單身,被金星讚,張靚穎:做自己的女王

《琉璃》劇中六位主演,而我偏偏最看好的是這兩位

吳宗憲當眾亂摸女兒,被指沒分寸 ,吳姍儒翻白眼

tienliwen

卸了妝的她們能打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