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懸案」塵埃落定,韓日從對手變成合作夥伴?

尋夢新聞LINE@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 「最大懸案」塵埃落定,韓日從對手變成合作夥伴?, 尋夢新聞

當地時間2019年10月12日,韓國釜山,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參觀日本帝國主義強制勞工國家紀念館,向1910-1945年日本殖民統治朝鮮半島期間的韓國強制勞工致歉。(視覺中國/圖)當地時間2019年10月12日,韓國釜山,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參觀日本帝國主義強征勞工國立紀念館,就1910年至1945年日本殖民統治朝鮮半島期間強征韓國勞工一事道歉。(視覺中國/圖)

長達半個多世紀令人擔憂的韓日勞工賠償懸案塵埃落定,卻被韓國在野黨和許多人斥為「恥辱」。

「在當前嚴峻的國際形勢和全球性綜合危機下,韓國和日本之間的合作非常重要。我認為,從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應該為國民切斷惡性循環,不要讓韓日關係長期僵化。」2023年3月6日,韓國外長樸春星宣布,國內企業將向受害者提供賠償。

韓國政府公布「賠償換補償」方案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迅速伸出橄欖枝。「韓國是日本的重要鄰國,這一解決方案是日韓回歸良好關係的途徑。同時,也需要進一步加強戰略合作,包括美日韓之間的合作。」

但韓國輿論普遍認為,真正應該賠償的新日鐵、三菱重工等日本企業並沒有承擔責任。當天晚上,韓國600個民間組織在首爾廣場舉行抗議示威。「尹西月政府主動向日方低頭是外交恥辱。」

「地獄島」風暴

韓國政府的賠償對象是2018年勝訴的15名勞工案件原告,要向他們支付包括賠償金在內的共計40億韓元。韓日勞工賠償懸案由來已久。

「我很難過,因為只有我一個人能來打官司。要是他們在這里就好了。」坐在輪椅上的李春喜是四名原告中唯一活著的人。

老李曼·惜春被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強迫勞力。這段悲傷的歷史已經在韓國作家韓水善的小說《軍艦島》中呈現,並被改編成同名電影。

被強行征用的勞工被日方稱為「應征者」。在軍艦島海底煤礦,他們每天在高溫中辛苦工作12個小時以上。影片中,一群被奴役的勞工最終冒著生命危險逃離了這座「地獄之島」。

現實更殘酷,大部分工人永遠留在軍艦島。1974年,居住在日本的韓國人岡正治牧師去了長崎附近的軍艦島。他在廢棄的煤礦里發現了一些散落的骨頭,一些花名冊上列出了朝鮮人的名字。

軍艦島又稱端島,位於長崎港西南,因形似軍艦而得名。雖然它的面積只有0.06平方公里,大約有70個足球場那麼大,但卻有5000多人擠在狹小的公寓里。他們是從中國和韓國強招募的勞工。

新日鐵住金公司和三菱公司都參與了軍艦島的開發。前者在島上的八幡有一家鐵廠,曾經有上千名工人。

一名幸存者向CNN回憶說,他們就像「鼴鼠」一樣站不直。首先,他們用鏟子挖煤,然後他們用手打碎大煤塊,所以他們一直在海底煤礦工作。

根據韓國政府的調查,從1910年到1945年,約有6萬名勞工被強行從朝鮮半島征召,分配到包括軍艦島在內的7個勞改營。

從1940年到1945年,至少有722人非正常死亡。1945年8月,1600多名工人在原子彈爆炸中喪生。在此期間,一些試圖逃跑的勞工要麼淹死在海上,要麼被帶回「軍艦島」拷打甚至處決。

現在還很難搞清楚勞力力的規模。韓國《朝鮮日報》文章認為,在日本占領朝鮮半島的35年間,多達14萬受害者被強迫做苦力。

「約有70萬朝鮮人被強征入伍,其中33萬人被分配到工作條件最差的煤礦。僅在福岡縣,就有50多家煤礦強行征用韓國人。在三井和三菱的煤礦,也有6萬韓國人被強迫勞力。」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日本歷史學家竹內康成開始調查勞工問題。

1945年8月,長崎被美國原子彈轟炸後,部分勞工被強行從軍艦島招募到長崎市區進行城市重建,並受到殘留放射性物質的照射。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隨後的幾年中去世了。

然而,日本政府和相關企業一直不願承認勞工來自「強征」,「援助」一詞經常被用在外交辭令中,就像他們騙勞工上軍艦島時稱之為「一份快樂的工作」一樣。

歷屆韓國政府大多採取了強硬措施。甚至在樸槿惠執政時期的韓日關係蜜月期,兩國都試圖一勞永逸地結束歷史問題。但受害者指責樸槿惠政府上述協議,要求每人賠償30.3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854萬元)。

「樸槿惠政府不聽取受害者的意見是錯誤的。」文在寅2017年5月當選會長後,在受害慰安婦和韓國民眾的一致反對下,認為韓日和解與治愈基金會「瀕臨死亡」。

2000年5月,文在寅第一次與勞工訴訟結緣。當時,文在寅還在釜山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他對勞力訴訟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日本政府和輿論認為,文在寅政府「強烈的反日傾向」體現在韓國否認「慰安婦」和強征勞工協議的歷史結論上。

「只給我們兩個銅板就打發我們走吧。」

多年來,日本政府的態度一直是「慰安婦」和「援助勞工」等歷史問題,在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的框架下已經得到了完全徹底的解決。

「日本政府認定他們不是‘征用者’(包括強制動員),而是過去來自朝鮮半島的勞工。」2018年12月1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眾議院重申,「朝鮮半島的勞工問題已由1965年的《韓日請求權協定》完全並最終解決。」

日方堅持朝鮮人民不能再向日方索賠。2013年8月,新日鐵住金賠償案一審結束後,時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提出要求:日本企業不得對被強征勞工進行個別賠償。

據韓方調查,至少有300家日本企業參與強制勞力。目前韓國共有14起索賠案,涉及三菱重工等87家日企。

日本政界和商界擔心勞工賠償會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如果個人賠償被認定為合法,將打破韓國、中國和東南亞「戰後賠償」的歷史原則,引發新一輪反日和反日情緒。

2010年秋,宋茜建築向183名中國工人支付了1.28億元人民幣的賠償金。一家日本法院當時裁定,宋茜建築公司沒有賠償的法律責任。然而,出於「和解」的目的,宋茜建築公司同意進行「人道主義個人賠償」。

此舉被視為擅自打破了「強制征用勞工訴訟不予個人賠償」的原則,遭到日本企業界的廣泛批評。2018年11月,三菱綜合材料株式會社決定向二戰期間被強征的中國勞工道歉並賠償。這是日本首次決定對中國的強征勞工進行道歉和賠償。

二戰期間,三菱在中國強征勞工3.9萬人,其中三菱煤礦勞工3765人,至少720人死亡。三菱承認上述歷史事實,並表示將進行「痛苦的反省」和「真誠誠懇的道歉」。

在此之前,三菱已經向被強征的美國戰俘,以及英國、澳大利亞、荷蘭等國的被強征勞工道歉。韓國《朝鮮日報》注意到,日本雖然承認韓國受害者,但仍堅持「法律情況不同」。

日方認為當時中美是交戰國,而韓國是「殖民地」和「被占領土」,所以對中韓採取了不同的政策立場。但日本同意在民事範圍內支付戰爭期間拖欠韓國勞工的薪水。

「煤礦以給被征用者省薪水為由,不發薪水。實際上是強制奴役。」日本歷史學家竹內康成說。

戰爭期間,韓國大部分被征用的人都沒能足額拿到薪水。其中,1947年新日鐵將被征用勞工的「欠薪」存放在日本政府。

” 316日元養老保險退休津貼已經存入銀行帳戶.”2004年11月的一天,當時已經82歲的魯接到日本社會保險廳的通知,「在恢復時期的1947年,這筆錢可以買6頭牛,現在只能買一碗面。」

1943年冬,呂雲澤被日本最大的鋼鐵公司新日鐵(現已改名為新日鐵)征用,擔任起重機操作員。當時日本企業強制將工人的大部分薪水存起來,解釋為「給錢就浪費了」。

「日本只用了兩個銅幣就把我們送走了。」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在韓國光州的新聞發布會上哭了。

1944年,老人被強行帶到三菱重工,從事了一年多的強制勞力。從2009年開始,他和其他5名受害者分別收到了199日元的「養老金提現費」。

近年來,針對韓國勞工退休津貼問題,日本政府一直採用「韓日正式建交時就清算了」的說辭,只同意按照戰時貨幣水平支付。

從對手到夥伴

在尹熙月之前,韓國歷屆政府在勞工問題上一直採取強硬態度。

韓國《中央日報》一篇題為《韓日關係越差,韓國總統支持率越高》的文章注意到,2012年8月10日,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登上獨島(日本稱「竹島」),支持率迅速上升6個百分點。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首次參拜靖國神社後,韓國樸槿惠政府也採取了抗議和對策。很快,樸槿惠的支持率從48%上升到53%。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5年12月,樸槿惠政府與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達成和解協議,不僅被在野黨和市民團體批評為「倉促達成的協議」和「賣國協議」,其支持率也在短短一周內下降了3%。

「與日本的矛盾不僅團結了狂熱的支持層,也團結了潛在的支持層。相反,在國民感情問題上,反對派很難發出反對的聲音,所以總統的支持率迅速上升。」韓國INSIGHT K研究所所長裴鐘燦分析道。

2017年,文在寅上台後,在勞工問題上對日本採取了更強硬的措施。2019年1月,韓國大邱地方法院作出判決,批准扣押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在韓國的資產。作為報復,日本政府採取了貿易制裁政策。

「政府應該說服日本殖民統治的受害者從戰略高度考慮國家利益和外交環境。」韓國東亞研究所所長孫烈認為,文在寅執政時期創造的利用歷史問題向日本施壓的「反日框架」反過來成為改善韓日關係的障礙。

俄烏衝突和朝鮮多次遠程彈道導彈試射也讓日韓產生了安全焦慮,拜登政府也開始斡旋改善日韓關係。

「在改善兩國關係方面,沒有什麼比美國的積極斡旋更有效了。」韓國聖公會大學日語系教授梁認為,「既然雙方在美國的推動下開始營造對話氛圍,韓國政府應該提出進一步解決歷史問題的方案,改變態度。」

在美國的外交壓力和斡旋下,2023年3月1日,韓國總統尹熙月在「三一」紀念大會上迅速改弦更張。他公開表示,日本已經從過去的「軍國主義侵略者」變成了「合作夥伴」。

尹熙月的發言只有1366字,涉及「記憶」和「過去」等歷史和主權問題各4次,但他8次提到「自由」,4次提到韓日合作,5次提到「走向未來」。

「三月日」又稱抗日獨立日,主要是為了紀念1919年3月1日韓國開始擺脫日本殖民統治的民族獨立運動。歷屆總統大多經常在「三一節」敦促日本反省歷史。如今,尹西月稱日本為「夥伴」。

尹熙月上台後一直強調改善韓日關係。2023年1月8日,尹西月夫人、金健熙女士與日本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互致新年賀詞「讓我們保持聯繫,為韓日兩國的密切交流貢獻力量」。

據共同社報導,尹西月可能於2023年3月16日訪日。屆時,兩國可以重啟時隔12年的主管人定期訪問的「穿梭外交」。

「(尹西月總統)提出了基於韓日共同價值觀建立面向未來關係的願景,我們非常支持這一願景。」2023年3月1日,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表示,「美國也對韓國和日本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促進傷口愈合與和解的努力感到鼓舞。」從歷史上看,從1965年「韓日建交」到2015年韓日達成「慰安婦協議」,都有美國政府操縱和斡旋的影子,但韓國在野黨和大部分民眾並不買帳。

韓國社會的「反日情緒」是否在下降?

「這是親日勢力為日本殖民統治正名的邏輯。韓國總統現在是親日派嗎?」韓國在野黨質疑。

「三月日」當天,由611個民間團體組成的「韓日曆史正義和平行動」也批評稱,「為了與日本開展軍事合作,尹西月政府正在踐踏歷史正義。」

近年來,韓日圍繞獨島等主權爭議出現了「日本軍機低空飛行威脅」、「雷達照射風波」等摩擦,慰安婦和勞工賠償問題更是爭議不斷。

在勞力報酬問題上,韓國法院凍結相關日資企業資產後,日本政府採取了經濟制裁措施。2019年3月,日本開始限制用於生產智慧型手機螢幕、電視螢幕和半導體的三種化學品的出口。韓國隨後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上訴,稱日本「出於政治動機」,損害了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等韓國製造商的利益。

但日本《讀賣新聞》援引政府官員的話稱,「日本限制半導體材料出口的措施與招募勞工問題無關」。

2023年3月6日,當韓國外長樸春星宣布國內企業將為勞工受害者提供賠償時,日本共同社報導稱,「日本政府將於2019年撤銷對韓國實施的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並將韓國重新列入在出口管理方面享受優惠措施的白名單國家。」

為了安撫韓國社會的憤怒,日本政府還將宣布允許有意願的日本企業向財團捐款,並表示將繼承過去的政府談話和《日韓共同宣言》,並向原被征勞工等團體表示「道歉」。

據韓聯社報導,作為協議的一部分,韓國和日本初步同意設立「未來青年基金」,為兩國學生提供獎學金。

日本限制向韓國出口半導體原材料,一度引發韓國抵制日貨的社會浪潮,但這一趨勢逐漸退去。

2023年3月7日,韓國關稅廳(海關)發布貿易統計數據顯示,1月該國從日本進口啤酒200.4萬美元,同比增長314.9%。韓國從日本進口的服裝、汽車等消費品也呈上升趨勢。

韓國社會的「反日情緒」迅速下降。2023年1月,韓國研究機構韓泰研究(Hankook Research)對韓國1000名成年男女進行了輿論調查。結果顯示,67.1%的受訪者認為應分別對待歷史問題和經濟安全合作。

與2021年9月的類似民調相比,韓國社會的「反日情緒」下降了8個百分點。

南方周末特約撰稿人孟瑤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