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暗戀大八歲男神,我心虛不敢承認,誰知他卻先主動吻過來

故事:暗戀大八歲男神,我心虛不敢承認,誰知他卻先主動吻過來 找女朋友 第1張

  本故事已由作者:海棠疏雨,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帳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今天是我教師資格證面試的日子。

  作為一個非師范專業的半路選手,在通過筆試和國語考試後,我終於迎來了成為一名教師的最後一關——面試。

  關掉鬧鐘,我早早地起來,精心打扮了一番,希望能給面試官們留下一個好印象。

  到達考點的時候,時間還早,我買了兩個大包子,找了個沒人的長廊坐著吃早餐。邊吃邊給自己打氣,等會兒一定要一舉將面試官們拿下。

  就在這時,一道修長筆挺的身影闖入我的眼簾,瞬間將我的目光牢牢鎖住。

  眼前走過來的男人五官俊美,氣質儒雅,自帶一股歲月沉淀的成熟魅力。鼻梁上的金絲眼鏡與他冷白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有種稍縱即逝的禁欲美感。身高目測一米八五左右,良好剪裁的西裝將他的身形襯得高大挺拔。

  沒想到一大早過來面試,竟然有如此眼福!

  我激動地掏出手機,想跟群裡的姐妹們有福同享。但沒想到,手上的動作不穩,將另一個還沒來得及啃的包子掉到了地上……

  於是,我眼睜睜地看著那個肉包子像車輪一樣,骨碌碌地滾到帥哥面前停下,並在他的皮鞋上,留下一個油光發亮的印子。

  我尬得無地自容,馬上站起來向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但沒想到,帥哥極有涵養地說了句沒事,然後錯開我,走了。

  2

  面試時間即將開始,我找到自己的考場,然後和考生們一起去抽考題。

  我面試的科目是小學語文,抽到的題目也不算難。

  是一年級的拼音內容。

  我將整理好的思路和板書寫在草稿紙上,在心裡默默地給自己加油打氣。

  孫意,你是最棒的!

  在經歷了漫長的等待後,終於輪到我試講了。

  我深吸一口氣,理了理自己的儀容,自信滿滿地推開教室門,走進去。

  走上講臺的那一刻,我瞬間愣在原地。

  面試官共有三位,其中兩位是看起來非常和藹可親的中年人。

  而另一位……分明就是剛才在樓下,被我肉包子無辜襲擊的那位帥哥!

  我瞄了一眼放在他桌前的名牌,考官——陳亦。

  他居然……是今天的考官之一?

  似乎看出了我的震動,陳亦開口說道:「這位考生,你可以開始試講了。」他的聲音有些清冷,帶著些微沙啞的質感,瞬間將我拉回神。

  我趕緊調整好狀態,開始今天的試講。

  原本在腦海裡設計好的教學思路,此刻當著他的面,我突然有些放不開了。畢竟試講,就是一場沒人配合的表演,但箭在弦上,也不得不發了。

  我咬咬牙,對著三位考官,用盡我生平的演技開始表演起來。

  「每個小朋友呢,都有自己的家,那我們的拼音寶寶,也同樣有自己的家。有沒有小朋友知道,拼音寶寶都是住在哪裡的呢~~~」

  我一邊做作的夾著聲音,盡量讓自己顯得親和,一邊像個智障一樣,隨著話語作出相應的動作。

  拋出問題後,我馬上轉換學生的角色跟自己互動:「老師老師,我知道~拼音寶寶是住在拼音格裡的。」

  客串完學生,我繼續精神分裂,回到老師的角色:「說得沒錯呢~小明同學,你真棒。大家說,小明同學說得對不對呀?」

  「對~~~小明同學你真棒,真棒真棒你真棒!」

  我像個大傻瓜一樣,不斷地轉換角色,塑造熱烈的課堂氛圍。

  其他兩位老師見我這番騷操作,紛紛露出了欣賞的目光。就連坐在左邊的陳亦,唇邊都隱隱帶著一抹笑意。

  雖然此刻我已經想換個星球生活了,卻還是得乖乖地在黑板上繼續寫板書。

  由於太過緊張,我有些手抖,突然「呲啦」一聲,粉筆斷了。

  我就眼睜睜地看著另一截粉筆,像早上那個肉包子一樣骨碌碌地滾到了陳亦的腳邊。而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腦子為什麼會像進水了一樣,脫口而出的對陳亦發嗲:「呀,老師的粉筆掉了,可以請陳亦同學幫老師把粉筆撿起來嗎?」

  說完後,教室裡明顯靜默了一瞬間。另外兩位老師差點沒笑出聲來,而我的思緒也瞬間回籠,一股臊意直沖上我的天靈蓋。

  正當我不知所措,想自己把話圓回來時,就見陳亦動了。

  他彎腰將那截粉筆撿起來,遞給我:「老師,你的粉筆。」

  我趕緊上前接過,聲音有些發虛:「謝謝陳亦同學。」

  接下來的內容,我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講完的。反正十分鐘的試講一結束,我就使出我生平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那間令人失語教室。

  3

  雖然那次面試的經歷讓我倍感羞恥,但好在,最後的結果還是好的。

  我順利地拿到了教師資格證。

  在爸媽朋友的介紹下,我成功得到了一份小學語文老師的工作。

  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一到華東學校報到,我就愛上了學校裡歡快輕松的氛圍。

  負責接待我的教學主任姓黃,為人十分親切,他向我介紹了學校裡的基本情況。

  華東學校是一所包含小初高的綜合性學校。本來我的辦公室是要安排在小學部的,但是小學部最近的辦公室布局有所改動,正在裝修,所以要先暫時把我安排在高中部的辦公室裡。

  黃主任把我帶到辦公室,向大家介紹我:「這是我們小學部新來的孫意老師,大家歡迎。」

  辦公室裡的老師們都挺熱情的,我也靦腆地向大家打了招呼。

  這時黃主任往另一道門那邊揮揮手:「陳老師,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小學部新來的孫意老師。」

  我定睛一看,人都麻了。

  這不是我面試時的考官陳亦嗎!

  剛剛還留在我臉上的甜美微笑瞬間變得微妙起來。

  他似乎也認出了我,有些驚訝。

  黃主任不明真相,繼續給我介紹:「這是我們高中部的語文老師,陳亦。是位非常優秀,也很有經驗的老師,小學,國中,高中的語文課程他都教過,以後你有什麼教學上的問題,都可以向他請教。」

  就這樣,我和陳亦從考官和考生一躍變成了朝夕相處的同事。

  4

  第二天,我早早地來到了辦公室,其他同事都在有條不紊地準備自己的教案以及教學工具。

  陳亦走過來,敲敲我的桌子:「孫老師,黃主任讓我帶你去工具室領教具。」

  「哦……好的。」我跟著陳亦往工具室走去,兩人一路無話。

  到了地方,陳亦倒是盡職盡責地向管理教具的老師介紹了我,並讓我有什麼需要直接告訴教具老師。

  我把日常需要用到的東西都分揀出來,因為是給小學生上課,所以需要用到的具象教具比較多,我一個人拿有些吃力。

  正當我猶豫要不要向陳亦求助時,他主動開了口:「我來吧。」說完,他提起我的一大筐教具就往前走。

  我趕緊跟上他:「謝謝,陳老師。」

  他似乎心情不錯:「不叫我陳亦同學了?」

  有時候,最尷尬的不是自己做了蠢事,而是事後還有人繼續幫你回憶自己做過的蠢事。

  我幹笑兩聲:「別開玩笑了,陳老師。」

  隨後陳亦突然想到了什麼:「對了,你們小學部馬上會有公開課評比,你記得準備一下。」

  「公開課?」

  「嗯,算是一次大型評比。」說完,他煞有其事地問我:「你應該也是一個學期的試用期吧?」

  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我心裡陡然一緊:「這個公開課評比,會影響轉正嗎?」

  陳亦淡定地看著我:「不會啊,嚇嚇你。」

  「……」

  陳亦同學可真是條有仇必報的真漢子。

  5

  黃主任安排我接手的是一年級兩個班級的語文。在適應了一段時間後,我徹底愛上了教師這份職業。

  同學們非常可愛,同事們也各司其職,非常友善。可以說是神仙工作單位了。

  唯一讓我感到煩惱的是公開課的評比大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作為一個有輕微社恐的人來說,讓我走上講臺,可以。但讓我上公開課,著實有點難為我了。

  到了正式評選這天,老師們紛紛給我加油打氣,就連陳亦都臨時給我傳授了好幾條如何不緊張的秘訣。

  評比時間是在下午,陳亦作為語文組的優秀教師,也是此次的評比人員之一。

  我們一起往評比賽的教室走去,一路上我還在心無旁騖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直到陳亦停下來叫住我:「孫老師。」

  「啊……怎麼了?」

  他清咳一聲,有些尷尬的看著我:「你……褲子後面,好像弄髒了。」

  褲子後面?

  我下意識轉頭去看,但這個角度看不到哪裡臟了,我正想問陳亦,就見他直接撇過臉,一副非禮勿視的表情。

  頓時,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等我跑到廁所之後,發現果然是大阿姨來了。

  看著白色鉛筆褲上紅紅的一片,簡直無了個大語。還好,我有隨身在包裡放衛生棉的習慣。

  等我處理好之後,發現陳亦還現在不遠處等我。他把自己的外套遞給我:「雖然不太合身,但你先湊合穿吧。」

  這時候也顧不上客套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過外套穿上:「謝謝。」

  陳亦今天穿的是件短款的淺駝色風衣,沒有太多設計裝飾,款式非常簡單,跟我今天的襯衫和鉛筆褲意外的搭。穿上正好到我膝蓋的位置,能完美遮住褲子上那一塊紅紅的血跡。

  最後的公開課評選,總算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結束後,我和陳亦一起回辦公室。

  現在正是上課時間,走廊裡學生不多。經過樓梯拐角時,好像隱隱聽見有女生在哭。

  我們對視一眼,便一起走過去。

  樓道裡坐著兩位女生。一個在哭,一個在安慰。一見到我和陳亦,便從臺階上站起來,向我們問好。

  那個女生哭得梨花帶雨,看著就於心不忍,我問她怎麼了?她搖了搖頭沒說話,只是見有老師在場,抽泣聲變小了些。

  陳亦認識她們兩個,但面對女孩子的眼淚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於是遞給我一個眼神,我瞬間秒懂,於是細心的安慰她們。

  青春期的女孩子,眼淚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兒不哭了,又開始八卦起來:「陳老師,這個美女老師是誰呀?她怎麼穿著你的衣服,該不會是你女朋友吧?」

  這誤會大了,我趕緊否認:「我是小學部的孫老師,不是你們陳老師的女朋友。」

  那女孩一副明了的樣子:「我就猜到陳老師肯定沒對象。」

  「啊?為什麼?」

  你們陳老師這麼帥,我在心底默默補上一句。

  她說:「看到女孩子在哭都不知道哄,所以肯定沒對象。」

  「噗嗤……」見陳亦一臉無奈,我不厚道地笑了。

  他故意板起臉:「你們是不是作業太少了?」

  兩位女生吐吐舌,瞬間溜之大吉。

  6

  相處時間久了之後,我發現,陳亦身上的嚴肅高冷其實多半都是裝出來的。他實際上是個很好相處,也沒什麼脾氣的老師,偶爾還自帶冷萌的幽默感。

  這也讓我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熟悉。

  周六,是辦公室裡兩位老師的婚禮。他們邀請了辦公室所有的同事去吃喜宴。

  而我和陳亦,作為辦公室裡唯二還沒有結婚的老師,直接被抓壯丁去給他們做伴郎伴郎了。

  用新娘唐老師的話來說,畢竟到她那個年紀,身邊沒結婚的朋友不多了。

  周六那天,作為伴娘,我提前來到了婚禮酒店。等我到的時候,唐老師還在化妝,見我來了,她熱情地招呼另一個化妝師給我化妝,並協助我換上伴娘服。

  兩個女人,化妝時閒著也是閒著。

  唐老師開始八卦起來,問我有沒有男朋友。

  我說:「還沒有呢。」

  一聽這話,唐老師瞬間來勁了:「咱們學校裡好多優秀的單身男老師呢,你要是看上哪個,跟姐說,姐給你牽線。」

  我連忙擺擺手:「我連學校裡的人都還沒認全呢,唐姐。」

  「也是哦,畢竟你才剛來我們學校不久。」接著,唐老師又說:「不過咱們辦公室就有個優秀的單身男老師啊。你看咱們陳老師,多優秀啊。又帥,工作能力又強。就是年齡比你大得有點多。」

  陳亦?他年齡很大嗎?

  我小小的好奇了一下:「陳老師多大啦?」

  「他呀,跟我們家老白一樣,今年32啦。」

  說曹操,曹操就到。唐老師話音剛落,新郎伴郎們就來接親了。

  在經過一系列的闖關後,新郎終於成功的接走了新娘。

  新郎進門的那一刻,見到他美麗的新娘,立即十分誇張地「哇」了一聲。

  唐老師忍不住吐槽他:「得了吧你,之前買婚紗的時候你都沒反應,現在哇什麼哇。」

  新郎嬉皮笑臉的說道:「買的時候‘哇’,就不好講價了嘛。」

  下了樓,我作為伴娘,上了陳亦的車。

  途中我忍不住偷偷瞟了他幾眼。看他一襲正裝的樣子,讓我想起了第一次見他的那天。然後我又想起唐老師的話,可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大我十歲的樣子。

  結果,偷瞄人家馬上就被抓包了,陳亦問我「怎麼了?」

  我心虛地坐好:「沒……沒什麼。」

  7

  到了婚禮現場,一系列流程走完之後,我已經開始累了。

  跟我一樣累的還有伴郎陳亦。此刻,我們像對難兄難妹一樣開始瘋狂進食。

  準確的來說,瘋狂進食的只有我一個。陳亦倒是慢條斯理地吃著飯,像在西餐廳裡一樣動作優雅,搞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而我瘋狂進食的後果就是,吃肉丸的時候太著急,一不留神就將大半個還沒來得及嚼碎的直接吞了下去。

  下一秒我明顯感覺到肉丸卡在喉嚨裡,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來,瞬間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

  陳亦被我的樣子嚇到,忙問我怎麼了?

  我指了指喉嚨,臉憋得通紅,又說不話來。

  好在陳亦懂我的意思:「東西卡住了?」

  我瘋狂地點頭,眼眶裡的淚花都快飆出來了。陳亦先試著讓我用力咳,但我不但咳不出來,反而更難受了。

  緊急情況下,陳亦立刻站起來,直接從後面環住我,用拳頭在我肚臍眼上兩指的位置,用海姆立克急救法大力地按壓。

  幾個回合下來,我感覺喉嚨裡有什麼東西直接被擠了出來,正是那個罪魁禍首——牛肉丸。

  陳亦放開我:「怎麼樣?好點了嗎?」

  「好……好了。」我大口地喘著氣,能自由呼吸的感覺真好。

  等我平復下來,才發覺剛才我和陳亦的距離太近了。此刻我在陳亦旁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想到剛才……我不禁有些臉熱。

  倒是陳亦,施救完後就繼續慢條斯理的吃飯。絲毫沒注意到他身邊的人心跳已經亂到可以打鼓了。

  8

  周一,我剛到辦公室,就發現陳亦正在和班上的一個男孩子談話。

  陳亦手裡拿著個手機問他:「你早戀了?」

  那男生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否認:「沒有沒有,陳老師,我沒有。」

  「沒有你拿手機在這看《情侶姓名筆畫,測試你和她之間的緣分》?」

  姓名筆畫測姻緣,瞬間讓我有種穿越回青春期的錯覺。試問哪個女孩子在青春期沒有悄咪咪用自己和心上人的名字測過緣分呢?

  一邊想,我已經一邊在心裡默默的拆分陳亦和自己的姓名筆畫……

  剛拆完筆畫,我就暗暗的唾棄自己,都什麼年代了,真老土!

  但測出來的結果是……我們註定是相守一生的愛人誒!

  好吧,我收回剛才覺得它土的想法,畢竟土到極致就是潮嘛。

  等那個男生走了,辦公室的老劉問陳亦:「咋了,你們班學生早戀了?」

  「不確定,要再觀察一下。」

  老劉嘆了口氣:「我們班倒是沒發現早戀的,就是這個月成就太不理想了。」

  想到我們班那幾個老喜歡打小朋友的調皮蛋,我也深有感悟:「真是班班都有本難念的經吶。」

  陳亦摘下他的金絲眼鏡,捏了捏鼻梁:「其他年級是有本難念的經,我們高三班級簡直就是藏經閣。」

  「說得太對了。」老劉哈哈大笑:「對了,五一勞力節學校要搞團建,你們參加不?」

  「團建?」

  「對啊,去海邊呢,自願報名的,你們去嗎?」

  海邊啊~我興奮地點了點頭。隨後下意識看向陳亦,他沒說去也沒說不去。

  但在五一當天的出發隊伍裡,我還是看到了他。

  陳亦看起來像是匆忙趕來的樣子,等他上車時,大型巴士上的位置已經不多了。

  剛好我右邊還有個座位,於是我對他招手,指了指我旁邊,陳亦走過來坐下:「早。」

  他臉色似乎有些蒼白,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我問他:「你怎麼了?」

  「沒事,有點低血糖。」

  我趕緊從包裡掏出一塊巧克力遞給他:「那你先吃點甜的墊墊。」

  「謝謝。」

  從學校到海邊距離較遠,大概要一個半小時左右才能到。還好天氣不熱,大家在大型巴士車上倒也自在。

  陳亦在吃完巧克力後就睡著了,趁著他睡覺,我總是忍不住偷偷打量他。

  此刻他摘了眼鏡,鼻梁線條看起來更加高挺流暢,帶著一絲不羈的冷感。

  本來他的睡姿是中規中矩地躺在靠背上,結果車身一個大轉彎,直接將熟睡的陳亦甩到我身上。他的頭也直接枕在了我肩膀上!

  還好我倆是坐在最後一排,沒人看見。不然估計明天陳老師和孫老師正在戀愛的八卦就會傳遍整個校園。

  我懵得大氣都不敢出,輕輕地用手戳了戳他,卻毫無反應,估計他睡熟了。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乾脆心一橫,眼一閉,也開始睡覺。當然,男色當前我肯定是睡不著的。

  等到了目的地,陳亦還沒有要醒來的意思,眼看就要被其他同事發現了,我只好鼓起勇氣把他叫醒。

  而陳亦似乎把我當成了鬧鐘,在聽到我的聲音後,直接一掌捂過來,準確地將掌心蓋在我的嘴唇上。

  我剩下的話頓時咽回嘴裡。這柔軟的觸感,也讓我慌得不知所措。

  好在這時陳亦終於發現了我和手機之間的觸感差異,他醒了。

  陳亦迷迷瞪瞪地睜開眼,眨巴了幾下,然後清醒過來,連忙將手收回去:「抱歉。」

  我順手抓起背包,支支吾吾地說:「沒……沒事。」,然後趕緊下了車。

  9

  五月的海邊非常舒服,老師們已經紛紛換好泳裝下水嬉戲了。

  我不會遊泳,所以租了個遊泳圈泡在水裡玩水,享受這美好的海邊時光。陳亦也換了泳褲出來。我能感覺到從陳亦出來之後,全體女老師的眼睛都直了。

  畢竟……陳亦的身材實在太讚了。屬於時下最流行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類型。

  清晰的腹肌以及若隱若現的人魚線,一看就是長久健身才能保持的健康身材。

  估計他被大家這麼盯著也不自在,換好泳褲就直接下水了。

  看著那些會遊泳的老師浪裡白條的遊來遊去,本旱鴨狠狠的羨慕了。

  陳亦在前方遊了一大圈,然後停在我面前:「不會遊泳?」

  我老老實實點頭:「不會。」

  「帶你去前面泡會兒?」

  我眼神一亮:「可以嗎?」

  陳亦拉著我泳圈邊上的把手,把我往前面帶。越往前水越深,泡得也越舒服。

  於是我得寸進尺地問:「你能教我遊泳嗎?陳老師。」

  他回過頭來:「海裡危險,有機會在遊泳池教你。」

  結果陳亦剛說完,就一個有力的浪花打過來,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海裡有多危險。雖然有陳亦帶著我,但我還是沒穩住,直接從泳圈裡掉了出來。

  我嚇得一把抱住陳亦:「啊啊啊啊,救命啊!」

  他反應極快,箍住我的腰往上一托:「別喊了,小心嗆水。」

  我眼睜睜地看著泳圈越飄越遠,只好牢牢地抱住陳亦不撒手。

  在海裡穿的本來就不多。此刻我們肌膚相貼,這種零距離的溫熱觸感讓人心間一顫,一股曖昧的氣息瞬間纏繞在我們周圍。

  就連一向淡定的陳亦,此刻我都能感覺到他的心跳地比我還快。

  10

  這次團建要在海邊度過兩天一夜,大家玩累了就回酒店房間休息了。

  難得來一次海邊,我定了早上五點的鬧鐘起來看日出。

  就在我放下手機準備睡覺的時候,我又突然想到了陳亦……想到了今天……

  我咬咬唇,鼓起勇氣給陳亦發了條微信,問他要不要一起看日出。

  發過去一分鐘,他沒回。

  五分鐘,依舊沒回。

  半小時,還是沒回。

  我有些喪氣,也有些羞赧,他究竟是沒看到資訊,還是不想回,又或者不好意思拒絕我,所以乾脆不回了?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此刻全泄了氣。

  算了,睡覺!

  第二天鬧鐘準時響起,我迷迷糊糊地起床,隨意洗了把臉就出門了。

  此刻天光還未亮起,大地都朦朧在蕭蕭的灰霧中。我獨自來到海灘邊,卻發現前面有個熟悉的身影。

  是陳亦。

  他怎麼會在這裡?

  「杵在那裡幹什麼?」

  我回過神來,向他走去:「你怎麼在這裡?」

  他有點奇怪:「不是你約我來的嗎?」

  「可你不是沒回資訊嗎?」我小聲說道。

  「不帶這麼冤枉人的。」陳亦笑了笑:「你自己看看手機。」

  我把手機掏出來一看,微信裡果然有條資訊,是陳亦的。

  他說好,然後問我幾點。只是資訊回的比較晚,我沒看見。

  陳亦向我走近兩步,神色自如:「所以到底是誰沒回資訊?」

  「……」

  隨著時間滴答,天光漸漸破曉。我和陳亦並肩坐在沙灘上吹著微涼的海風,好不愜意。

  看著太陽一點一點地從雲層中露出,我有些激動。

  好久沒有這麼靜下心來欣賞一次朝升日落了。我正想和陳亦分享,就見陳亦靠著昨天我們搭的帳篷又睡著了。

  嘖,果然男人過了三十歲,體力就是不行。

  不過他睡著的樣子,相比起平時的穩重成熟,多了一絲令人憐惜的脆弱美感。

  此刻的我完全顧不上日出有多美麗,滿眼都是睡著的陳亦。

  我悄悄靠近他,近距離的觀察,才發現這人的皮膚簡直好到離譜。

  見他睡著時眉心微皺,可能是眼鏡壓得鼻梁不舒服。我伸手輕輕地去摘他的鏡框……還沒摘下,陳亦就醒了。

  他睜開雙眼,頓了一秒,直接一個動作將我拉近,聲音有些沙啞:「你在幹什麼?」

  我有些慌張:「我我……我只想幫你摘個眼鏡而已。」

  陳亦笑了,我第一次見他這樣笑。

  愉悅輕松裡……帶有一絲不易察覺曖昧。

  這笑容一恍而過,我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但很明顯,這不是錯覺,因為陳亦直接打了一記直球:「你喜歡我?」

  !!!

  聽到這句話,我直接炸毛,掙脫出來,語無倫次地否認:「我不是,我沒有,你亂說!!!」

  但是瘋狂亂跳的心,和比猴子屁股還紅的臉一起對陳亦投了降,做了叛徒,向他宣告我這個大齡少女的心事。

  他向我靠近,用手輕輕固住我的臉,在親上來之前,他說:「閉上眼睛。」

  暗戀大八歲男神,我心虛不敢承認,誰知他卻先主動吻過來

  11

  團建結束後,我和陳亦的關係就從普通同事一躍變成了辦公室戀人。

  不得不說,這種悄咪咪戀愛的感覺還挺刺激。

  比如,學校開大會的時候,陳亦在上面作為教學組長總結工作,我就在下面偷偷地向他擠眉弄眼,導致他好幾次差點笑場。

  再比如此刻,在辦公室,當著所有同事的面,陳亦裝模作樣的過來教我寫教案,實際上我們在本子上寫得全是:

  「今晚去吃什麼?」

  「你已經10分鐘沒跟我講話,我生氣了。」

  「我要喝奶茶。」之類的廢話。

  由於最近牙周炎犯了,醫囑建議我近期最好不要吃甜食。但像我這種甜食愛好者還是免不了偷吃,在經歷過幾次反反覆復發炎後,陳亦最近看我看得比他們班的學生還嚴。

  於是他淡定地拿起筆,把我寫得那句「我要喝奶茶」劃掉,當作無事發生。

  可惡的老男人!

  下了班,陳亦送我回家,路過蛋糕店時我實在太饞了,於是我巴巴的看著陳亦,然後宣布:「我決定了。」

  「嗯?」

  「我決定今天過生日!」

  陳亦笑得一臉無奈:「如果我沒記錯,你的生日早就過了。」

  「我又沒說是22歲的生日。」

  「那你說的是?」

  我理直氣壯地叉腰:「我決定提前過我的88歲生日。等到88歲那年我就不過了。」

  「所以呢?」

  「所以……」我心虛的看著他:「生日肯定要吃生日蛋糕的……對吧?」

  生活不易,陳亦嘆氣:「你是想痛死自己,還是想氣死我?」

  在等紅燈的間隙,我直接撲上去親了他一口:「我才舍不得把你氣死呢~」

  陳亦剛要綻放笑容,我又補上一句:「嘻嘻,我要把你留著慢慢氣~」

  最終,我還是提前吃上了88歲的生日蛋糕,盡管只有一口,但我也非常滿足。

  而且我知道,等到我88歲那年,陳亦一定還在我身邊,到那時,他會幫我把今天預支的蛋糕補回來。

  我們也依舊會像今天一樣,分食同一個蛋糕。

  (完)(原標題:《心心相意》)

  點擊螢幕右上【關註】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About 小秘書 32594 Articles
不用擔心找不到好對象,戀愛小秘書 - 娜米 會根據您的喜好和條件,幫您安排與理想對象一對一排約、聯誼、交友友活動,現在就加入娜米的LINE_ID:ero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