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烈火烹油到批量死亡,區塊鏈媒體夢碎

尋夢新聞[email protected]每日推播熱門推薦文章,趣聞不漏接❤️

加入LINE好友

從烈火烹油到批量死亡,區塊鏈媒體夢碎

和其他行業相比,區塊鏈媒體的行業周期要短的多,半年時間就從遍地撿錢到批量死亡。回顧過去,很多人對這個行業的印象都驚人的一致:從業者魚龍混雜,職業操守堪憂。90%以上區塊鏈媒體被認為是騙子。它們批量被淘汰後,這個行業還有春天嗎?

作者 | 張吉龍 編輯 | 安心

從今年年初到現在,李見換了三家公司,title也變了三次,他先是一家傳統媒體的記者,然後變成一家區塊鏈媒體的記者,現在是一家幣圈交易所的公關(PR)。

在區塊鏈媒體行業里,李見的經歷並非孤例。從傳統媒體人到區塊鏈媒體人再到離場,行業的起伏改變了很多人的職業軌跡,在短短的幾個月里,很多人從心懷熱情到理想破滅,對這個行業充滿了失望。

從烈火烹油到大範圍的裁員、倒閉,轉型,區塊鏈媒體在短短幾個月內完整的經歷了一個周期。大部分玩家已經退場,少部分人還在艱難堅持,他們希望自己能夠挺過這個冬天,但行業回暖到底還會不會來?誰也說不準。

1

烈火烹油

很多人的故事都從春天開始,與財富勾連。

2018年一月份,李見從一家傳統的財經媒體辭職了,加入到一家區塊鏈媒體。這家媒體的創始人是他的朋友,也是來自北京一家著名媒體的前輩,剛剛創業就拿到了一家國內頂尖VC的上千萬天使輪投資。

「當時第一是看風口,區塊鏈號稱要顛覆互聯網。第二是看人,前輩比較厲害,就出來了。」當然還有第三個他覺得不大好意思說出口的理由——錢多,「待遇大概是傳統媒體的兩到三倍」。

在2018年的春天甚至整個前半年,「區塊鏈」三個字散發著魔力和暴富的味道,區塊鏈媒體、區塊鏈培訓、區塊鏈社交,任何能與這三個字沾邊的行當似乎都能賺的盆滿缽滿。

當時在招聘網站上,所有帶著「區塊鏈」字樣的崗位,月薪的單位都以萬計,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能輕鬆拿到上萬的月薪,一個有幾年工作經驗的媒體人薪資高達3萬甚至更多,一個區塊鏈的技術專家可以拿到5-10萬月薪。

那個時候,有人統計過區塊鏈行業人才的平均薪資——高達2.5萬元,一個媒體編輯可以開價3萬元。招聘平台BOSS直聘發布的《2018 旺季人才趨勢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前兩個月,區塊鏈相關人才的招聘需求達到2017年同期的9.7倍,發布區塊鏈相關崗位的公司數量同比增長4.6倍。

「當時開出百萬年薪的公司也不少見,連BAT都黯然失色。」葛葛說,她毫不諱言自己就是沖著暴富的目的加入了區塊鏈媒體。

在前一份智庫工作中,葛葛偶然從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董事長肖風等人那里第一次聽說了區塊鏈,感到很新奇。但真正驅動她下決心加入區塊鏈媒體的是她的一位室友,一個憑借某ICO項目就賺了40倍利潤的男生。

發生在身邊的一夜暴富的例子尤其撩撥人心,為了找到投資方法,葛葛決定先進入一家區塊鏈媒體學習一下。

通過投簡歷、面試,她成功地進入了一家名為XX財經的區塊鏈創業媒體。在這里,葛葛發現,懷著同樣心態的人不止她一個,包括創始人。當時這家媒體的十幾個人全部是從傳統媒體轉型而來,沒有人懂區塊鏈到底是什麼。但是這不妨礙這家媒體拿到國內一家新媒體集團的投資。

在2018年的頭幾個月,資本對區塊鏈媒體的投資呈現瘋狂的狀態,「隨便一個四大門戶的頻道主編出來都能隨隨便便拿到上千萬的融資」,一位區塊鏈自媒體人士對全天候科技表示。火星財經上線26天估值1.5億,深鏈財經創辦7天融資1000萬,資本的瘋狂令人怎麼舌。

那時候,區塊鏈媒體們仿佛是活在天堂一般的夢境里,到處都是錢,幾乎每天都有媒體融資的消息傳出。有時候一天有好幾家區塊鏈媒體宣布獲得融資。今年3月2日這一天,就有巴比特、金錢報、 區塊之家、金色財經多家媒體宣布完成了數百萬數千萬融資。

數據顯示,僅僅在 2018 年上半年里,區塊鏈媒體便獲得了大約 11.39 億元的融資額度。順為資本、策源創投、洪泰基金、英諾天使等等市場知名機構紛紛加入戰局。在金主的支持下,區塊鏈媒體的好日子來了。

從烈火烹油到批量死亡,區塊鏈媒體夢碎

(圖片來自網路)

2

魚龍混雜

資本推動區塊鏈媒體繁榮的同時,也催生了虛妄。

姚洋在創辦區塊鏈媒體前是一家傳統垂直媒體的高管。創業後他很快發現,這個行業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創業者大部分都是90後,「90後特別多,80後很少,除了頭部的大咖,70後基本沒有。」

而且這個行業比他想像的還要浮躁和混亂。它像一個巨型磁鐵一樣吸引了騙子、傳銷者、投機者的加入,傳統媒體人反而被稀釋在大潮里,「做行銷、做傳銷、做微商,90%-95%的從業者都是亂七八糟的人。」

姚洋很快意識到,這是個沒有規則的行業,「傳統的媒體或者新媒體,至少大家都是媒體出身,大家做報導還比較客觀。」 姚洋說。

但是區塊鏈媒體沒有了門檻,真正想做事情的人被淹沒在行業喧囂里,沒有幾家媒體能實事求是、保持客觀。「大部分所謂的區塊鏈媒體,只是利用媒體引導輿論、去幫交易所站台、鼓吹項目、做投機的事情,導致這個行業被做爛了。」

姚洋認為,所以後來區塊鏈行業里一提到媒體,大家都覺得是幫忙吹噓的,完全背離媒體的本質。

雖然新聞里說很多傳統媒體人都去幹區塊鏈媒體了,但實際上,傳統媒體人創辦區塊鏈媒體在整個行業里面還是少數派。

「你去看下XX財經(某頭部區塊鏈媒體)編輯都是什麼學歷,包括李笑來投資的幾個媒體。」李見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有學歷歧視的人,但他表示,如果頭部的媒體從業者全部都是這種背景,多少能說明一些問題。

見慣了從業者的底色,李見逐漸對這個圈子失望了。有一次,李見在一個媒體群里遇到了一個說話「不明覺厲」的人,他感覺這個人「不是大佬就是傳銷高手」。和對方從下午一點聊到五點後,倍感相見恨晚,李見準備立刻買機票去和對方面談。沒想到對方的地址竟然是在一個職業技術學院;李見原以為對方是該學院的教師,結果對方說自己是該校機械專業的大一學生。「這不是個別現象,圈子里很多這樣的人。」李見說。

區塊鏈媒體高薪招來的都是些什麼人,說好的傳統媒體人轉型呢?

在這個行業里待了一段時間後,李見很快意識到,傳統的媒體精英和很多一夜暴富的區塊鏈媒體創業者不是一個頻道上的人。」假設我是一個高中文化的暴發戶,你是一個月掙一萬的記者,現在我給你一萬五來跟我幹,你可能很樂意,但一交流就會發現,我就是一個大老粗和傳銷分子,你會因為多掙五千塊錢跟我幹麼?」

3

「區塊鏈媒體99%都是騙子」

李見曾經經歷過這樣一個面試場景:兩個從985高校畢業的大學生到一家區塊鏈公司面試,企業主是一個1993年出生的土豪,場面一度極其尷尬,「這邊在聊行業未來,那邊滿嘴談怎麼騙錢」。

「先下個結論,區塊鏈媒體99%都是騙子」,李見堅持認為,這個結論不武斷,他本來想說100%,考慮了半天還是決定口下留情。

關於區塊鏈媒體的商業模式,姚洋總結下來分為四種:第一種還是傳統媒體的玩法,靠廣告、活動讚助賺錢。第二種是做內容付費模式,收會員費。第三種是純炒幣的媒體,利用QQ群、社群帶頭炒幣。第四種是以媒體為幌子幫交易所或者錢包公司做產品做推廣。

而李見則認為,區塊鏈媒體只有明暗兩種賺錢模式,實際上是明暗交織。很多區塊鏈媒體都有資質分析、項目評級的業務,但是這個領域充滿貓膩。「就一個白皮書幾張紙你怎麼評?大家都心知肚明,實際上就是你給十幾萬,我找個人隨便寫幾篇文章評一下就算了。」李見說,大家都心照不宣,「我知道你在騙,你也知道我在騙,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在騙。」

辦會也是區塊鏈媒體謀求暴利的方式。李見提到,辦峰會賺錢的方式五花八門——賣展位、賣專家演講、賣新聞稿。一個展位十五萬,一個教授出場費幾十萬,一張合影五萬,這都是李見親身經歷的事情。

刨除了各種成本,辦一場峰會帶來的收入是驚人的,純利潤經常可高達數百萬。李見曾經親手操辦過一次在國外舉辦的區塊鏈峰會,一場活動就賺了600萬。「一個自媒體不到10個人,籌劃2個月,賺了600萬,這是什麼概念?很多10個人的公司恐怕一年的流水都沒有600萬。」

在這個行業里,有影響力的頭部自媒體很容易將流量變現,快訊、文章都能賣的出去。今年初,業內有傳聞說一篇軟文報價高達10萬元。李見覺得這並不誇張,他點名說某區塊鏈媒體不是一篇文章十萬元,而是一條快訊就賣十萬。更有豪放一點的項目方,嫌按篇付費麻煩,一次性付50萬包年,「只要求以後有事幫忙隨便發一下就行。」

不知名的小媒體也能活得很滋潤,它們的生財之道就是寫「黑稿「:寫一篇質疑項目的文章發布在一個不知名的公眾號上,就有人主動上門來協商刪稿。「當然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會直接說給錢刪稿這麼Low的事情。先是感謝對方對自己的監督,為了表示感謝,項目方表示會出一筆‘監督基金’,首期10萬塊,稿子刪掉之後再給10萬。算下來一篇文章就有20萬收益。」

項目方花這麼多錢買一篇稿子不心疼麼?相比一個項目上億的利潤,李見認為,項目方根本不在乎花幾十萬「搞定「媒體。

而錢賺的太容易,區塊鏈媒體就變得越來越浮躁,巔峰時期,國內有上千家區塊鏈媒體。認真寫報導的媒體沒有幾家,葛葛也慢慢發現,老板走著走著初心就變了,「最開始我們都是記者,後來就開始幹商務、活動執行之類的活。」

4

批量死亡

區塊鏈媒體的命運與比特幣的價格共振。

從年初的17000美元,到年中的7000美元,再到現在的3500美元上下,隨著比特幣價格雙重腰斬之後,礦機廠商、交易所、項目方、風投、媒體,整個區塊鏈產業的各個環節都開始崩塌。

回憶起來,誰也搞不清楚第一個區塊鏈媒體的倒閉發生在什麼時候,當大家開始覺察的時候,趨勢已經不可阻擋。

9月9日,金錢報停更;10月10日,虎爾財經App關停,這兩家在春節期間宣布完成數千萬元融資的區塊鏈媒體存活不到一年就宣告死亡。

頭部媒體目前還有力氣感嘆一下寒冬的嚴酷。金色財經創始人杜鈞在朋友圈里稱「金色財經每月虧損近300萬」,另一邊,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也在朋友圈透露,火星財經從9月份就開始賠錢,如果不浪費,帳面上的資金還能撐三年零一個月。

從烈火烹油到批量死亡,區塊鏈媒體夢碎

根據一份業內流傳的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已經有接近80家知名的區塊鏈媒體被封號、停更或者轉型,而不知名的小媒體死的更加默默無聞。

從烈火烹油到批量死亡,區塊鏈媒體夢碎

(來源:三言財經)

「區塊鏈媒體要麼轉型,要麼死,沒有第三條路。」這是李見最近和一些媒體行業的朋友聊天後得出的結論,他認為,90%以上的區塊鏈媒體都會死,並且這個行業已經沒有康復的可能,「大家對這件事情心照不宣,有的是默默的死,有的是掙扎一下死。」

這背後,「最根本的原因還是項目方和VC們沒錢了」,某區塊鏈媒體創始人馮一冬對全天候科技表示。

隨著市場的走冷,「韭菜」越來越難割了。馮一冬感嘆,「韭菜」們越來越精,傳統的割法已經沒有效果了,大家開始變著花樣創新,從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虛擬貨幣發行)到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證券化代幣發行)再到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交易所發幣),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個新名詞出來,「兩個月沒接觸區塊鏈,就看不懂了。」

同時,監管也如影隨形。12月4日下午,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關於防范以STO名義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風險提示》,稱STO涉嫌非法金融活動,相關機構和個人應嚴格遵守國家法律和監管規定,立即停止關於STO的各類宣傳培訓、項目推介、融資交易等活動。

在行業里面隱秘流行了近一年的STO宣告終結。

投資機構們也不好過。姚洋認為,有時候也不是VC們不想投,是它們自己也沒錢了,「這個行業周期就是三到五個月,很多投資機構在上半年已經把錢花完了,下半年形勢不好已經募集不到錢了。」姚洋的區塊鏈媒體之前拿了兩輪融資,他很慶幸自己當初拿到的是法幣而不是token(代幣),很多媒體融資時拿的是token,現在幣市太差了,根本換不到法幣。

還勉強活著的區塊鏈媒體也大多都在裁員,「現在的話題點不是說哪家媒體在裁員,而是哪家媒體沒有裁員」,一個前區塊鏈媒體人士透露,號稱還能堅守三年的金色財經和火星財經都已經經歷了大裁員。

對於裁員傳聞,金色財經創始人杜均回應全天候科技稱,「必須裁員啊,我們差不多從153人裁員到目前80,裁員50%。」

12月4日,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稱,把火星財經的辦公室徹底開放出來做成聯合辦公空間,開放80個卡位,每個卡位大概3500元每月,要求年付。「說白了就是裁員完了辦公室坐不滿了,把剩下的工位拿出來賣錢,沒有其他的原因。」馮一冬表示。

除了裁員之外,12月6日,火星財經王峰還在微博中表示,將組建專門開發和發行區塊鏈遊戲的「藍火工作室」,火星財經會配合做垂直社區。

更多的區塊鏈媒體則希望轉型成為泛科技媒體,堅守到回暖的那一天。共享財經創始人史青偉對此並不看好,「(區塊鏈媒體)本質是資本催熟的遊戲,泡沫太大,破的也快,未來即便市場回暖,也不需要太多媒體。」

5

春天還會來嗎?

隨著一輪輪的倒閉、裁員,經歷過繁華的區塊鏈媒體現在開始沉寂了許多,原來熙熙攘攘聚集起來的人群也都風吹雲散了,很多人的生活又回到了原點。

李見之前所在的那家區塊鏈媒體里70%的人都已經離場了。有人正在求職,打算重回傳統財經媒體,有人和他一樣,去了其它領域做了公關,而一些渾水摸魚進來的人,也結束了在這里的生活,據說有的人已經回到工廠的流水線上。

但是對有些人來說,曾經烈火烹油般的繁華已經永久地改變了他們,他們很難再沉靜下來,回到過去的生活。

李見說,自己也曾經有新聞理想,但不會再回歸傳統媒體了,見證了幣圈的繁華,他表示還是想追求一些風口。他現在任職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日子也不好過,保守可能三季度利潤相比一季度下降了80%,所以眼下這份工作他也不打算繼續幹下去了。李見說,自己正在投簡歷,希望下一份工作能找到一些在幣圈牛市里賺到錢的土豪,跟著他們在區塊鏈錢包、AI技術等風口上創業。

三個月之前,葛葛也跳槽到了一家韓國的區塊鏈交易所,過上了另外一種生活,但是,能不能穩定下來她也說不準,「未來我覺得可能會自己創業,開一家服務區塊鏈的公關公司。」

只有姚洋還堅守在區塊鏈媒體領域,但是他也承認現狀不太樂觀,「只能說還沒有死。」他還對區塊鏈媒體春天再來抱有期望。

問題是春天什麼時候會來呢?姚洋也不知道,但他認為,在春天來臨之前,這個行業必須要解決很多問題。

在姚洋看來,區塊鏈媒體最大的瓶頸就是區塊鏈的市場太小了,關注人群非常小眾。今年年初,火幣網發布了一份報告稱,區塊鏈的全球關注人群不到3000萬,而中國只有四、五百萬的受眾。姚洋認為,這兩個數字就算從年初到年末翻一倍,也不過是6000萬和1000萬,相比之下,國內股市的開戶人數早已經超過了一億人。「行業還是太小,沒有流動性,也缺乏新的用戶,只有更多的人關注這個行業才能發展起來。」他說。

另外姚洋覺得,區塊鏈媒體應該變得更加開放,和外界有更多的互動。以前這個圈子太過封閉,都是自己和自己玩,導致圈子外的人覺得圈內的人太浮躁,圈內人覺得外面的人不懂這個行業,大家互相鄙視,互相不理解。

說到最後,監管還是避不開的話題。「這個市場上瘋子太多了。」姚洋說,行業的監管也不可缺失,起碼要讓行業受到政府的認可,變成一個正面的、積極向上的行業。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姚洋、李見、馮一冬為化名)

*本文為全天候科技原創作品,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在後台回復「轉載」二字,獲取轉載格式要求。

* 《「清華幫」AI造富》

* 《”超級二代”孟晚舟》

* 《互聯網巨頭「怕死」焦慮大爆發》

About 尋夢園
尋夢園是台灣最大的聊天室及交友社群網站。 致力於發展能夠讓會員們彼此互動、盡情分享自我的平台。 擁有數百間不同的聊天室 ,讓您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