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影評:講故事高手溫子仁和他的「海鮮盛宴」

鳳凰網娛樂訊(文/二十二島主、Echo) 2018年對於DC的粉絲們來說,著實不太好過。看著那邊廂漫威借著《毒液》《蟻人2》等片賺個盆滿缽滿,而己方的《閃電俠》等卻不斷推遲檔期,直到12月《海王》的上映才緩緩揭開廬山真面目,不過好菜不怕晚,這桌由溫子仁精心烹制的「海鮮盛宴」,不僅足夠華麗,而且款式多樣,確實要比預期「美味」不少。

其實《海王》本身的故事稱不上多麼新奇,人物的邏輯動機也基本都在預料之內。在一個施展空間比較狹隘的故事體系內,卻能夠綻放出如此驚人的力量,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掌舵手溫子仁的奇思妙想。其實感覺得出來,他在這部《海王》的運作上並沒有把重心放在故事,而是在於如何將故事講得精彩。還好溫子仁本身就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他非常了解如何將觀眾的腎上腺素調動起來,比如之前的《電鋸驚魂》和《玩命關頭7》,一部是恐怖片,一部是動作片,在溫子仁的情緒爆點設置下,觀眾很容易就達到情緒高潮。在《海王》中也一樣,我們的英雄什麼時候該打鬥,什麼時候該落寞,什麼時候該擺pose,什麼時候該接吻,什麼時候該笨蛋,已經達到爐火純青之境,所以看完《海王》之後,大家說的最多的就是:這片子真燃!這一點,溫子仁功不可沒。

溫子仁雖然受西方文化浸染,但畢竟骨子里還流著東方人的血液,他在上大學時學的也是中國民族劃分。所以在他的這部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一絲東方風韻,尤其是人物關係,比如失蹤的母親,忤逆的弟弟,忠誠的師父,瀟灑的伴侶,這其實放到古典俠客故事當中也並不為過,而中國觀眾對於這樣的故事再熟悉不過,所以仔細品味會很有親切感,這正是溫子仁的高明之處,他很巧妙地將東西方觀眾觀影品味上的共通點進行聯結,並對異同點進行消弭,最後呈現出的就是一部全球觀眾都會喜愛的作品,之前DC走的沉鬱風,國內外觀眾就很難買帳,所以溫子仁的思路還方式都是正確的。

不僅如此,溫子仁還在程序化的好萊塢創作環境中,加入了自己天馬星空般的想像力。如果交給中規中矩的導演來拍,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到《海王》會是一個什麼樣子,但溫子仁出乎意料地是,將一部奪位謀權片生生變成了熱血冒險片,我們可以跟隨著海王和湄拉的腳步上天入地下海,比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撒哈拉沙漠部分,和義大利小鎮大戰,這和人們印象中的《海王》完全不沾邊,但放在電影里不僅不突兀,反而增加了影片的複雜性和精彩度,這是一次很冒險的嘗試,也是類型片絕佳的一次突破。

海王在漫畫中和其他很多英雄不一樣的是,他並不反感殺戮,甚至有些渴望鮮血,這使得他在外型和性格上很難討喜。溫子仁對海王的性格做了一定程度上的改編,弱化了他的殘忍,突出了他自卑的性格。整部《海王》表面看上去是一場王位爭奪戰,實際是亞瑟戰勝自卑的成長史,而獲得三叉戟就是他性格極為重要的轉折點。在此之前,他並非全然不信三叉戟的存在,而是會自我質疑:作為一個別人口中的「野種」,真的有具備拿到三叉戟,成為王者的能力嗎?而當他無所畏懼地向守護獸說出:「我只是個無名小卒,我拿到三叉戟不是為了王位和我自己,而是為了和平」時,他的性格已經做到了蛻變,不再拘泥於個人的偏執,而是真的能夠勇敢地面對挑戰,觀眾們看到他的成長,尤其是最後威震七海之時,可能都會露出欣慰的姨母笑。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部以男性為主角的個人超級英雄電影,《海王》中幾乎所有關鍵性情節都是由女性角色來推動的。比如他的母親和湄拉公主。不管是開始接觸亞特蘭蒂斯文化、決定組織陸地與海洋的戰爭還是最後去尋找三叉戟,亞瑟更多的是處於一個被動接受的狀態。真正在決定著電影劇情走向和人物命運的其實是兩位女性角色,而她們在對於自己命運的掌控度上顯然也遠遠超出傳統超級英雄電影的范疇。妮可·基德曼飾演的女王由於不想屈服於政治婚姻而出逃到陸地上來,最終又為了保護丈夫和兒子回到了海底;而艾梅博·希爾德飾演的湄拉公主,她主動找到亞瑟,希望亞瑟可以阻止陸地和海洋之間的戰爭;也是她主動背叛了自己的婚約,救下了險些死於自己弟弟之手的亞瑟,並提出了解決方案。

很顯然,在《海王》這部電影里,女性角色不再僅僅是男主角亞瑟的陪襯,而是真正獨立的、有個人思想並能付諸行動的人。雖然給娛樂至上的超級英雄電影賦予太多深層次內涵顯得有些雞肋,但還是希望未來可以有更多類型片在拍的好看的同時,能給觀眾帶來一定的思考與啟示。

本文系鳳凰網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